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玄幻奇幻小说 > 长生界最新章节

第688章 怎能忘记(大结局)

长生界 | 作者:辰东 | 更新时间:2014-04-11 18:55:10
同类小说推荐:圣墟万域之王龙血战神大主宰修罗武神完美世界混沌剑神神墓灵域武动乾坤
  前面还有关于结局的一章,交代了某些人的去向。我以为两章加起来六千字就能结束了,但结果发现有很多东西都必须写出来,结果写了足足将近一万八千字,是预想中的三倍量。

  所以,最后这张大结局这么晚才贴出来。实在没有办法,汗,前后将近一万八千字啊。我没有懒惰,写了大半夜,通宵直到现在。

  “这具石王体可承载皇者神力……”五位异界圣祖同时发现了异常。

  “返本还源,望穿古今!”一名异界圣祖大吼,双瞳中shè出两道神芒,笼罩那九分合一的石人。

  一幅幅画面飞快浮现而过,他们看到了这尊石人的过去。

  这尊石人来历非同寻常,竟然是在九州由九灯神火孕育出的天生石王,可以说具有三皇五帝等人的传承,可承载皇者神力,具有无限潜能。

  同时看到了关于他的很多的往事,被老石龟捡到、养大,轰杀九十九重石阶无功而返,被魔影打裂。

  “咦,还有一尊!”很快他们在那悬浮的天帝城中又发现了一尊石王。

  借助双瞳,看穿过去。

  “名为天帝,血肉无上祖神……有意思!”异界圣祖冷笑。

  所谓的天帝也是九灯由孕育而出,本应与九分的石人合二为一,有冲击皇者的可能。

  但是,天帝有悔,未与九分石人相合,自己沉寂无尽岁月修炼石王体,想独自破关。

  但是再出世时,第一尊石人已经九分殒落。他以血肉祖神躯继续修炼石王体,但未能兼修石王体,最终有悔而终,在死亡世界重生。

  “喀嚓喀嚓”

  天帝城中传来碎裂的声响,一尊石王破碎躯体,展现出血肉之躯,而后刹那间与九分的石人合一。

  化成一尊半血肉半石王的强者,头顶帝城向前走来,抵住五位异界圣祖。

  与此同时,盘古、伏羲、燧人、女娲、神农等各自shè出一道神光,没入其半血肉半石体的身体中,让其顿时战力提升。

  三皇五帝等想借助这尊石王体出手,合力激战异界五位圣祖,因为他们自己即将朽灭。

  “我们的形体虽然腐朽了,但道源还没有绝灭,杀他如拔草碾虫!”五位异界圣祖向前逼来。

  由诸天圣物构建的小世界中顿时光芒万丈,大道本源震动,双方开始了最后的大对决。

  “杀……”

  外界喊杀震天,不断有石王陨落。

  天地间早已被血水染红,无尽的尸骨堆积成山成海。

  也不知道大战了多久,可以腾空的人越来越少,无尽修士永远在自这个世间除名。

  “轰”

  就在这时,由圣物构建出的小世界中,随着最后的惊天一击,分出了胜负。

  半血肉半石体的石人粉碎,天帝城亦化成飞灰,飘散而下。虽然石体与血肉之躯合二为一,无限接近于皇者,但纵然五位异界圣祖早已在跨界时遭受重创,也不是他可以战胜的。

  与此同时,盘古、女娲、燧人、神农等人的躯体更加模糊了,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战力。

  “咚”

  一声沉闷的巨响发出,诸天万界像是要大破灭了一般,天摇地动,所有修士全部毛骨悚然。

  在这一刻,无尽的压抑涌来,让人有窒息的感觉!

  所有修士不自禁停了下来,战斗生生被打断,一股冰冷的杀意让所有人都脊背发寒。

  诸天万界都在颤栗!

  纵然是小世界中的五位异界圣祖也全都变sè,望向遥远的天际尽头。

  如惊涛拍岸,似乱石穿空!滚滚云雾,犹如狼烟,冲入苍穹。

  无尽的云雾在翻涌,很快如海啸般冲至,万界便是因此而颤抖。

  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五匹太古蛮兽冲来,踏裂了苍穹,撼动了诸天大世界。

  五头蛮兽高大凶狂,有的形如怒狮、有的凶似恶虎、有的状若犀牛,但各个身覆鳞甲,气焰滔天。

  在它们的蹄下,无尽混沌在翻涌,激起滔天巨浪拍打天穹!

  它们踏破大世界而来,是的,没有错,五头凶狂的蛮兽接连踏碎九重真实的大世界,破碎苍穹出现在这里。

  可以清晰的看到,在他们的身后就有九个古界永远的朽灭,不复存在了,在它们的铁蹄下彻底粉碎。

  狂暴与恐怖是它们的最真实写照!

  在五头可怕的蛮兽身上,各骑坐着一名恐怖的皇者,但这五人皆巍然不动,双目闭合,像是五尊石雕,寂静无声。

  “皇者……”漫天修士全部变sè。

  皇者未绝!

  所有人都以为异界五位圣祖是最后的五位古皇,不曾想最终却是这五人来终结一切。

  无论是异界修士还是九州强者,所有人都全部变sè,任谁也没有想到,最后是这五人来改变结局。

  “砰”

  五人同时出手,一下子就打碎小世界,让那扇门都一阵模糊,险些崩溃。

  五头蛮兽踏碎苍穹,登上九十九重石阶,越过通天死桥,五种大道本源直冲而出,直取前方威胁最大的五位异界圣祖。

  那种可怕威势让所有人都心胆皆寒,这远比虚皇以及五位异界圣祖的本源强大!

  “轰”

  五位异界圣祖当场便被镇压了,他们原本那近乎朽灭的躯体一下子就崩碎了。

  “隆隆隆”

  五种大道本源旋转,当场将异界五位圣祖的大道烙印碾碎。

  无比的强势与可怕!

  这个场面震惊了所有人,异界所有修士莫不变sè苍白,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形势逆转之快让人难以接受。

  这五位骑士恐怖的让人颤栗,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种发自骨子里的恐惧。

  “竟然是你们,乱古的……”异界五位圣祖元神被冲散的刹那,发出了最后的大吼,有惊惧亦有不甘。

  “不!”

  后方,异界众神大呼。

  但是,终究不能改变这一切,五人骑坐太古蛮兽一冲而过,五位异界圣祖形体化成飞灰,元神溃散。

  直到这时,五位骑士才睁开眼睛,顿时有十道神光洞穿虚空,他们的眸光比闪电还要可怕,比天剑还要锋锐,直透本源。

  “盘古、女娲、三皇五帝你们想不到吧,我们还活着!”

  五头蛮兽嘶吼,五位皇者当中一人的声音冷冽无比,像是刮骨的刀在锵锵作响。

  破碎的大地上,在陆战等活下来的石王前,有一道虚淡到极点的黑影重现,正是那魔尊圣影,他居然未死。不过此刻却虚弱无比,艰难的开口道:“是……乱古五雄!”

  太古前诸皇大战,那时是真正的乱古时代,这五人当年赫赫有名,神威震慑寰宇,被称作乱古五雄。

  传说,五人纵然在皇者中亦可称雄,霸绝一方,但树敌太多,最终被诸皇所杀,消逝在那个波澜壮阔的乱古时代。

  后来,万界发生惊天巨变,不容皇于世,先天九皇回返唯一真界,后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也进入本源真界。

  自那个时代后,天下间再无皇者。

  可是,任何人也不会想到,乱古五雄并为消亡,在最终的时刻出世。

  就在这时,乱古五雄中的一人,一指点出,一道本源大道光束,顿时洞穿了盘古。

  “截界指!”

  这是可截断大世界,毁灭苍生万物的指力,如其名一般,是真正的截界圣指。

  盘古王长啸,原本就已经很模糊的身体,更加的虚淡了。但是,他吼动天地,威压万界,石斧立劈而来,是一股不屈的战意在支撑着他。

  “嗡”

  巨大的颤音,可怕的石斧划破长空,斧刃都快变形了,不断震动。

  “盘古永逝!”

  乱古五雄同时出手,五头蛮兽摇头摆尾,仰天嘶吼,一冲而过,盘古那巨大的身体,顿时龟裂,出现一道道血痕,而后轰的一声爆碎。

  像是天地的脊梁崩塌了,血肉化成了黄泥,而后灰飞烟灭。

  “不!”

  九州众人无比悲恸,活着的盘古王与从过去召唤来的盘古战魂,永远的殒逝了。

  乱古五雄神威震世,让漫天修士噤若寒蝉,其中一人一招手,将盘古石斧接引到手中,道:“可惜,这第二圣兵在太古前被打碎了,残体不复往昔威力。”

  “杀!”

  九州一方,冲出一队人马,悲怒交加,不顾一切冲了过来。

  可是,他们还没有临近九十九重石阶,乱古五雄中一人可怕的目光便望了过来,“噗噗噗”响声不断,一团团血雾崩散在天空中。

  乱古五雄当中的一人随意一瞥,可怖的目光便洞穿了所有人,让一干强者全部灰飞烟灭。

  这便是传说中的太古五雄,神威盖世,没有人可以阻挡,纵然是太古前的皇者中也近乎无敌。

  “回来!”

  刑天、蚩尤等人祖低喝,余者止住了步伐。

  “蚊虫也敢向天鸣?”乱古五雄扫视诸天,睥睨天下,根本不将万界修士放在眼中。

  “纵然盘古真身复活、三皇五帝死而再生,也无法阻挡我们,我们乱古五雄并不是被他们镇压的,绝非虚皇等无能之辈可比,是我们自己归隐了而已。”

  破碎的大地上,异界的魔尊圣影,艰难挪动躯体,道:“果真是乱古的五雄……三皇五帝纵然重生,也不见得可以压制乱古五雄……”

  闻听此言,众人莫不吃惊。

  小世界中,乱古五雄轻蔑的扫了一眼魔尊圣影,而后一道神光shè来,顿时令其真正朽灭。

  其实,魔尊圣影原本也不可能长存世间了,最多还有半个时辰可活,但乱古五雄依然无情出手,可想而知他们冷酷的心xìng。

  乱古五雄长啸,声震万古诸天。

  “太古前诸皇虽征战不休,但却可长存万界中,不过我们已由预感,有惊天的变故将要发生,故此隐匿了起来。”

  “果不其然,诸皇在万界中开始朽灭,再也不能永恒长存,有近半的太古大能彻底绝灭。若不是即时进入唯一真界,恐怕天地间将再无皇者,永远绝灭。”

  “我们怀疑有人主导了这一切,盘古、女娲、三皇五帝最有可能!诸皇要破灭万界,祭炼永恒真界,而他们几人却反对这一切,怜悯可笑的蝼蚁蚊虫。”

  “虽然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但绝对与三皇五帝有关,只是可悲亦可笑,他们做成了什么?到头来全部殒落,被后世子孙召唤来战魂又能如何?”

  “我们就是要在这最后的关头,粉碎他们的一切成果,让他们所有的努力万古成空!”

  ……

  乱古五雄将盘古、女娲、三皇五帝批驳的一无是处,冷笑连连,望穿万界,以蔑视的眼光不断扫视八方,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不过是几个可笑的人,几个优柔寡断一事无成的人,几个辛苦万古却虚幻一场的可怜人。”

  “妄图改变这一切,却将自己搭搭进去的可怜虫!”

  “不过,我们最终还是要感谢他们,费尽心力准备万古,但最终成全了我们,我等将掌控唯一真界。”

  九州一方,三皇五帝等统领的上古先民部众全部大怒,有人毫不畏惧,昊英氏、有巢氏、朱襄氏、葛天氏、yīn康氏、无怀氏等部相继有人站出,上前怒斥。

  “你们纵然战力盖世,也不过是无德凶狂之辈,怎能懂得三皇五帝的博伟胸怀,怎么能与他们相提并论,你们又怎能如此辱蔑我祖?”

  “太古前,诸皇征战,只有破坏,没有建设,生灵涂炭,血染诸天,怨魂横虐三万界。”

  “你们过所之处,万族俱灭,草木皆凋,天地同朽,凶威浩荡下,无乐土,无安康,无祥和,无宁静,无生灵。”

  “只有你们的爪牙与屠刀可活。你们所做的是,要毁灭万界,有的只是流血、杀戮、破坏,毫无建树。”

  “而我们的祖先悲天悯人,他们具有大气魄、大慈悲、大毅力,要改变这一切,重定天地秩序,结束黑暗与战乱,扫平杀戮与凶狂,让万界重归安宁。”

  “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自己,屠戮万界生灵,破灭万界,祭炼永恒真界,大肆破坏!而我们的祖先,他们不是为自己,为了你们眼中的蝼蚁蚊虫,他们以大气魄,决定重定乾坤秩序,创建理想中的祥和、安宁的乐土。”

  “他们大慈无疆,大爱无界,大勇无双,岂是你们可以羞辱与对比的!”

  “无论他们成也好,败也好,他们都会令我们敬仰。纵死,也永生在我们的心间!而你们,纵活,也不过活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

  九州一方,诸多修士毫不畏惧,慷慨激昂无比。

  “够了!”乱古五雄中的一人,一声大喝,顿时将那群人震成了齑粉,只留下一片血雾随风而扬。

  “蝼蚁蚊虫也敢向天鸣?!”乱古五雄睥睨天下,道:“三皇五帝将永灭!”

  说到这里,五人骑着五头蛮兽在皇者古路上向前逼去,而此刻小世界中的三皇五帝等战魂已经越来越模糊,纵然乱古五雄不出手,他们也难以长存世间,即将随风而散。

  “伏羲纳命来!”乱古五雄中一人上前,震天吼音,让前方的几道暗淡虚影更加明灭不定了。

  本源八音在微弱轻鸣,黄铜八卦崩碎虚空中,在一道炽烈的血sè闪电中,伏羲殒落。

  后方,一盏盏古灯在破灭,油尽灯枯。

  三皇五帝齐震,但是他们的魂力耗尽了,在乱古五雄的轰击下,一个个相继消逝。

  “杀!”

  在后方,九州众神全部杀将上来,众人合力,要登临九十九重石阶。

  喊杀震天!

  天穹上,旌旗招展,大旗迎风猎猎作响,云雾翻腾。

  大庭氏、柏皇氏、zhōng yāng氏、卷须氏、栗陆氏、骊连氏、赫胥氏、尊卢氏、混沌氏、昊英氏、朱襄氏、葛天氏、yīn康氏、无怀氏……

  上古先民,足足有十几部大军,黑压压无尽,向前杀来。

  “盘古开天辟地,虽死犹生,能否忘却?。”

  “永生心中!”

  “还有谁记得,燧人氏点亮了人族地前路?”

  “我们记得!”

  上古先民,十几部大军,吼动河山,自问自答,血泪满面,向前冲来。

  “怎能忘记,神农尝百草,埋骨他乡?”

  “永不忘记!”

  “还有人是否知晓,女娲泣血补天,以血肉之jīng让我人族得以延续昌旺?”

  “我们知晓!”

  悲壮的声音,响彻天地,三皇五帝旗下,十几部旧众视死如归,冲向小世界,想要阻挡那正在发生的一切。

  可是,当他们临近时,伏羲殒落、燧人伤逝、黄帝归去、神农消亡……

  “盘古、女娲、三皇、五帝,万古先祖,不论成败,永不忘记,永活心间!”

  看着盘古不存于世,三皇五帝渐渐亡失,悲吼震动山川大地,贯穿万古诸天。

  其力虽不可撼皇,但其势却已震皇!

  悲壮怒吼不竭,十几部大军,无穷无尽,杀向乱古五雄。

  “微尘岂能撼天?!”

  乱古五雄俯视天下,连连点出神光。

  “砰”

  “砰”

  “砰”

  一片片血雾升起,无尽的血雾在弥漫,九州众生血染苍天。

  九州众视死如归,慷慨激昂,望祖先凋零,看三皇五魂灭,所有人都是血泪满面。

  纵死也没有人后退,全部向前,向前,再向前!

  他们以鲜血铺路,吼动山河:“那断裂的巨山是天地的脊梁,那干硬的黄泥是大地的血浆,那如山的尸骨是祖先的悲凉……纵死亦无悔!”

  无尽修士粉碎,大庭氏、柏皇氏、zhōng yāng氏、卷须氏、栗陆氏……很多上古先民部众永远灭族,成为历史。

  “杀……”

  漫天悲壮的嘶吼,无尽的人前仆后继,无力改变结局,他们舍生取义,以自己渺小的躯体向苍穹、向皇者表达不屈!

  “杀……”

  天人族数位古王出现,泣血而歌,杀向那小世界中。

  随后,数个文明前消逝的九州种族重现天地间,浴血而行,登天而上,以血染青天,以悲歌震动诸天圣物。

  九州一方,无尽生灵,一往无前,杀向天穹。

  纵然是乱古五雄,也不得不变sè,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悲壮的气势,一股让他们都心惊的战意。

  “那就全部毁灭吧!”

  乱古五雄出手,九州众血流成河,异界诸神也尸骨成山,诸天万界所有修士全部是乱古五雄抹杀的对象。

  “没有时间了,我们不能长久存于这个世上。要立刻进入初始圣地,成为唯一真界主宰。”

  鲜血在流淌,汇聚成河,汇聚成海,但是没有人可以阻挡乱古五雄,他们大步前行,对抗那天堑中的蛮兽,冲到了那扇门的近前。

  “轰”

  无尽杀念冲至,乱古五雄被阻挡而回。

  先天九皇、后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无尽杀念冲来,灭杀乱古五雄!

  “你们杀意无尽,神力无穷又如何,真能阻挡我们吗?”

  “没有人可以阻挡!”

  乱古五雄是大圆满境界的皇者,战力震古烁今,力挡杀念,五人同时走到那扇门前,即将迈步而入。

  “轰”

  突然,古今未来,同时震动!

  一口血sè的巨洞出现,但又在刹那间崩碎,不过有足足有八人冲了过来,将乱古五雄冲击的倒飞了出去。

  “好强大的神力!”

  乱古五雄并无惧意,反而冷笑连连。

  “终究被你们合力打穿了唯一真界,冲出了八人,但这又能如何,你们挡的住我们吗?”

  对面的八位皇者,神威凛凛,气势压盖万界,面对五雄全部露出冷漠的神sè。

  “我们八人乃是唯一真界古往今来最强的帝皇,你们乱古五雄纵然再强大,但在我们眼中也不过如此,八人足以杀你们五人!”

  八人浑身是血,显然跨越唯一真界时,他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乱古五雄并排站在一起,眼中绽放出骇人的光芒,道:“如果你们八人在全盛的状态,或许我们五人还有些忌惮,但是现在你们没有机会!”

  “我们亦想说,你们没有机会!”八皇大喝,向前逼去。

  在下一瞬间,皇级大战爆发!

  万古诸天都碎裂了,但是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乱古五雄与唯一真界的八皇同时冲进了那扇门,纵然是天堑中的巨兽也无法阻挡。

  他们边战边杀了进去!

  那扇门并没有关闭,可以看到他们在里面激烈的大战,混沌破灭了又重生,轮回更替了又重复。

  皇级大战将初始圣地都快打爆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乱古五雄与最强八皇全部停了下来,似乎都已经难以支撑,他们的躯体在碎裂。

  但紧接着,乱古五雄与唯一真界的最强八皇又同时冲起,再次大战在一起,大道本源不断碰撞。

  “杀……”

  突然他们又杀了出来,打的天崩地裂,诸天圣物乱飞,天碑都龟裂了,随后他们又杀进了那扇门。

  反反复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终于,乱古五雄与唯一真界的最强八皇停止了战斗。

  他们无法分出胜负,不再战斗,将诸天圣物的一半接引入里面,而后化成十三道光束,冲向了初始圣地的最深处。

  乱古五雄与唯一真界最强八皇无法分出胜负,现在要凭速度争夺圣地掌控权。

  但他们都留了后手,将一半的圣物接引到里面,防止那扇门意外闭合,各自都留了退路。

  毕竟,取得最后胜利的只有一方,另一方注定将灭,不得已各自留下后路。

  九州众人哀恸,祖先战魂殒落,让所有人都沉浸到难以附加的悲伤中。

  诸天万界的修士,也惶惶然不知如何是好,诸神全部脸sè苍白。

  “轰”

  就在这时,初始圣地深处传来了惊天的怒吼声,双方似乎展开了最为惨烈终极一战。

  就在这时,诸天石王全部一动,若是那双方同归于尽,岂不是他们的机会。

  这极有可能!

  “拼了!”

  无论如何,他们也难有活路,对方是要炼化万界的,所有人都要死,与其如此不如搏一搏。

  有石王祭出一艘石船,很多人冲了上去。

  “难道是皇古神船?”很多石王惊呼。

  陆战等异界诸王与那石船的主人相熟,成功得到一席之地。九州的王者被排斥在外,没有获得席位。

  通天死桥后的皇者之路,纵然是石王亦很难通过,但石船成功进入皇者之路,载着大批高手进入那扇门中。

  “三皇五帝,你们已经永逝,我们登临了这里!”乱古五雄的声音传出:“不过要感谢你们万古的努力,给我们铺就了这样一条大道。”

  “这是属于我们的!”唯一真界最强八皇的声音传出,同样充满了冷酷的意味。

  九州一方,所有人都感觉很悲凉,齐声大呼:“祖先……”

  一切成空,让每一个人心如死灰,充满了无尽的哀意。

  “隆隆隆”

  就在这时,万古诸天震动,诸天圣物摇颤。

  三皇镜、五帝塔、天碑都等全部都要冲天而去!

  那扇门渐渐模糊,即将永远的关闭。

  “盘古、女娲、三皇五帝……是你们!”

  乱古五雄大叫,充满了强烈的不安。

  唯一真界中的最强八皇,也在嘶吼:“万古的骗局,三皇五帝我与你们不死不休!”

  声音越来越近,十三位最强古皇似乎极度惊恐,正在向外冲来。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天地间,一只粗糙的大手显现,一下子抹平了那扇门,让那里彻底闭合。

  “布局万古,引我等入瓮,让天下隐藏的皇者尽出,三皇五帝、盘古、女娲你们好手段……”乱古五雄吼动万界,但是声音终究被截断了,那扇门彻底闭合。

  那只粗糙的大手,洞穿古今未来,连接到了太古洪荒前,又贯穿向无尽未来星空中。

  千古万界,古今未来,被一只大手相连相通,而后那只大手化成十道身影,正是盘古、女娲、燧人、伏羲、神农、黄帝、颛顼、帝喾、尧、舜!

  一个个人祖再生世间,重现于世!

  “这怎么可能?”异界残余的强者莫不变sè,诸天万界修士也难以理解。

  纵然是九州一方,也全都阵阵发呆,不明所以。

  “没有时间了,随后还要看你们!”

  这是诸多人祖的神念波动。

  “各位圣祖你们未曾逝去?!”

  “可以说已逝,也可以说未逝,本在不生不灭间……”

  盘古化成血泥,神农尝百草埋骨他乡,遂人神躯映火照……这是已知的历史。

  “传说并不一定准确,我们神识不朽,为你们所记,所以死亡并未成为终点。”

  “我们各自三分己身,一部分在过去,一部分在现实世界,一部分在未来……”

  “贯古通今,万古沉寂,我们等若逝去,化成天地的一部分,与万界相融相合……”

  众人震惊,诸多圣祖各自的躯体与元神,一部分在过去,一部分在现在,一部分在未来,默默沉寂万古,只为等待今rì!

  无需说,此刻亦可知晓,万界中不能容皇级强者长存,是他们在布局,在逼皇级高手全部进入唯一真界。

  “古今未来,天下皇绝!”

  盘古、女娲、三皇五帝齐声大喝,千古万界中天音震动,古今未来贯穿。

  他们化成了无尽璀璨神光,开始勾动万界之力,要以万界伟力炼化唯一真界!

  到了现在,异界修士脸sè惨白,诸天万界强者亦全都震惊到了极点。

  盘古、女娲、三皇五帝布局万古,令所有皇者进入唯一真界,谁能想到会是这样?

  今朝一夕间,要天下皇绝!

  这真是让人心惊胆战的大局!

  “我等亦将永远消逝,不复存在,重整天地秩序,建立祥和宁静的理想国度,只能留待你们,我们能做的仅仅到此……”

  盘古、女娲、燧人、伏羲、神农、黄帝、颛顼、帝喾、尧、舜全部化成了神光,在熊熊燃烧。

  “我等将与天下皇共绝!”

  一战功成,万古努力,只在今朝,解决所有想毁灭万界的皇级强者,将万古敌人一网打尽!

  那消失的门户,几次浮现而出,但又几次隐没消失。

  至此,所有人都明白了“掌控初始圣地,便可掌控唯一真界”是一个jīng心布下的千古骗局。

  这一切,都是为了完善那万古大局,将没有进入唯一真界的皇者引入,天下绝皇,沉寂万古,一战永绝后患。

  yù完满布局,先行让己方相信,瞒过所有人……至今才揭晓!

  诸皇想毁灭万界,成就唯一真界,不曾想到头来唯一真界将被炼化,万界将长存。

  蚊虫蝼蚁未绝,诸皇将全灭!

  万古大幕落下,一切都成定局。

  神火熊熊燃烧,盘古、女娲、三皇五帝化成无尽神焰,引领万界诸天以及无尽虚无地带还有浩瀚无边的混沌地域,开始熔炼唯一真界。

  “如此还不够……”

  就在这一刻,那只粗造的大手再次浮现,将萧晨掌握的石罐收去。

  “轰”

  石罐被揭开封印,里面的镇封万恶之源的五帝塔飞出,里面不断流转出庞大的jīng气,跟随熊熊燃烧。

  那是……众人吃惊。

  “这是太古前被镇封的魔xìng本源,汇聚了十五位皇级强者的终极大道神力,燃烧他们,引导万古诸天jīng气,引导浩瀚混沌本源,炼化唯一真界……”

  “三皇五帝、盘古、女娲,你们好手段!”

  愤怒的咆哮声传出,先天九皇、后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还有乱古五雄全部怒吼,无尽杀念传出。

  但是,唯一真界在被炼化,他们却无法冲出,结局已经注定!

  “轰”

  在熊熊燃烧的圣火中,一切都将结束时。

  突然,前方传出剧烈震动的声响。

  那扇门再次浮现出,因为有一半的圣物被乱古五雄与最强八皇带入了里面,他们重新构建神门,想要破困而出。

  在烈火中即将永逝的盘古、女娲等在火焰中浮现身影,全部蹙眉。

  十三位皇者将冲出,可是他们已经无力分身,要全力炼化唯一真界,对抗那数十名帝皇的杀念与怨力!

  “天碑中有无尽英灵的圣血与神魂,可以借力。洪荒古村乃是唯一真界的圣地,可以它镇压那扇门,接下来全靠你们自己了……”

  三皇五帝、盘古、女娲在烈火中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了。

  “祖先已经舍身取义成仁,我们的命运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创建理想的国度,要靠我们自己!”

  “杀!”

  “勾动万古英灵圣血,阻止他们复出!”

  千万大军向前冲去,无尽的修士在堵那扇门。

  与此同时,三声龙啸传来,逆龙王、黑龙王、赤龙王带洪荒个古村出现,村中所有人都被转移,以古村镇压向那扇门。

  “万古诸天,无尽永恒,镇封此门!”

  无尽修士在呐喊,以血肉镇封此门。

  盘古、女娲、神农、燧人、伏羲、黄帝等将永逝,如今只能靠九州众生自己。

  萧晨盘坐在地,召唤第九面天碑,轰隆一声巨响,苍穹破碎,巨碑从未知古地降临而下。

  烈火中,盘古、女娲、燧人、伏羲等渐渐模糊,渐渐消逝。

  所有人莫不悲恸,他们浴血前行,镇压那扇门。

  他们齐声大吼,自问自答,以鲜血铺路,吼动山河。

  “盘古开天辟地,虽死犹生,能否忘却?”

  “永生心中!”

  “还有谁记得,燧人氏点亮了人族地前路?”

  “我们记得!”

  千万修士,吼动河山,自问自答,血泪满面,向前冲去。

  “怎能忘记,神农尝百草,埋骨他乡?”

  “永不忘记!”

  “还有人是否知晓,女娲泣血补天,以血肉之jīng让我人族得以延续昌旺?”

  “我们知晓!”

  悲壮的声音,响彻天地,三皇五帝旗下,所有修士全部视死如归,冲向洪荒古村,镇压那扇门。

  “三皇五帝你们终究功亏一篑!”

  那扇门竟然清晰浮现了,十三位皇者将要冲出。

  就在这个时候,蚩尤与刑天等仅存的几位人祖来到了萧晨的身边,开始相助于他。

  “引无尽英灵圣血魂力封印此门!”

  万古诸天齐震,所有人都在呐喊。

  “轰隆隆”

  九面天碑shè出一道道奇异的符文,全部映入萧晨的眼内,而后他盘坐在洪荒古村内开始破碎天碑。

  萧晨一声大喝,肉壳崩碎,千万修士合力,积聚而来无尽神力,汇聚到到此,与无尽符文相合,轰隆一声,无论是那扇门背后的还是外面的所有天碑全部震碎。

  无尽英灵圣血,熊熊燃烧,溶入洪荒古村,堵住了那扇门。

  “嗡”

  就在这时,那枚重组的白骨片也飞来了,这是盘古、女娲等圣祖的圣骨jīng华凝聚而成,此刻也开始镇压此地。

  只是,纵然诸天圣物毁灭大半了,那扇门依然无法彻底闭合。因为,在唯一真界中,二十七皇、三十六帝等全部在催动神念,支撑那扇门,相助乱古五雄等人出困,救助他们就是救助诸皇自己!

  “万古努力,不能功亏一篑,祖先已经将道路铺平,我等亦可自强不息!”

  老子、佛陀、庄子、孙武、庄子、达摩、陈抟、葛洪、张三丰等大能全部冲起,以身染血,祭炼己身溶入洪荒古村内,以血肉相祭!

  随后,众多大能全部冲出,冲向洪荒古村,祭出自己的血肉神力,对抗万古诸皇。

  “我等亦不甘!”

  夏启、商汤、周文王……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等历代帝王全部出现,那是英灵神魂,带领无尽鬼兵杀至。

  “杀!”

  吕尚、吴起、孙膑、乐毅、李牧、韩信、李广、霍去病、卫青、李靖、岳飞、班超、王yīn阳、陆逊、袁崇焕等历代名将跟随在后冲杀。

  随后,天人族,古人族,龙族、人族等诸多文明史的强者全部冲起。

  诸皇的杀念无尽,但那扇门却渐渐消失,万古诸天,所有生灵合力,镇压此地。

  五帝塔五层同时出现,镇压而下,三皇镜光芒闪耀,降临而下……

  萧晨在这一刻,感觉双眼模糊了,他已经重组肉壳,感觉到了所有人的共同心绪,一往无前,视死如归!

  他看到火袅、阿水、宇文风、楚行狂、绝刀、撒摩、妖妖、雪舞、赵重阳、梦袭孽、沧海等人相继殒落……

  他看到金四亿也舍生忘死,粉碎在洪荒古村前,他看到吴明也是神钟碎、形神灭。

  他看到冰兰、雪梦、奇儿、济公活佛、廉颇老人全部殒落。

  他看到隐居在龙岛的老树人与不死王者也到了,最终殒落,实现了他们自己的诺言,尽最后一分力————战死。

  “砰”

  珂珂的失乐园崩碎了,小东西浑身是血被萧晨抱在怀中,与此同时失乐园内坠落的一面石刻让他顿时神情一滞。

  那是若水的石刻,是通天死桥上的刻画,不过此刻连通天死桥都崩碎了,此时在一阵光华中这片石刻也灰飞烟灭。

  若水,若水,若说!萧晨大喊了三声,但最终也只能转头,继续……向前冲去!

  随后,他看到清清的深狱渊崩碎,梦想之花扎根洪荒古村中,奉献出无尽神力。

  “轰”

  葬兵谷中的一干祖神兵,也崩碎在了古村内。

  “我们来结束这一切!”

  蚩尤与刑天最终冲天而起,他们的石体沐浴无尽英灵圣血,而后光芒万丈,血肉重生,被压制的力量与所有修士的jīng气合一,他们刹那升华到皇级境界。

  不过这并不是完满的境界,而是为了强行突破而突破,瞬息升华,而后带动洪荒古村镇压那扇门。

  石中帝大叫了一声,也冲了上去,他也无限接近皇级境界,浴血升华,粉碎在洪荒古村中。

  先天九皇、后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乱古五雄的杀念终于渐渐弱了下去,被盘古、女娲等神魂引来的万界神华与无尽混沌jīng气祭炼在了真界中,气息渐弱。

  “轰”

  最终,那扇门彻底消失,不复存在。

  “父亲……”珂珂大叫,它浑身是血,因为珂父也殒落了,小东西险些昏死过去,一rì连续失去两位至亲之人。

  萧晨紧紧的抱住了它。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万古诸皇的杀念亦是如此的可怕,付出这样惨重的代价才最终镇封那扇门,彻底炼化唯一真界。

  圣火熊熊燃烧,直至千百年后,神火才熄灭,万界也几乎不复存在了,唯一真界化开,诸天相连,最终成为一界。

  当万古诸天成为一界后,干枯腐朽的尸体无尽无数,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但是他们却尽了自己最后的一分力量。

  “你们以为结束了吗?”归于平静,但不能平静,落下大幕的刹那,一个可怕的声音充满了无尽怨毒与恨意。

  唯一真界被化开后,有皇者未绝!

  此时,三皇五帝、盘古、女娲却已经逝去,人祖蚩尤极尽升华刹那也已不复存在。

  三个人摇摇晃晃,从化为混沌的唯一真界中走出,杀意无尽。

  “我未死,不是贪生怕死,是为了留下xìng命等你们!”一座荒山上,萧晨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三位皇者未绝,虽然被炼化的险些形神俱灭,但毕竟活了下来。

  “一个小小的王者也敢张狂,不知死活!”三位皇者怨气滔天,大步向着萧晨逼来。

  “就凭此剑阵杀你们!”

  空间扭曲,古今未来贯通,如同盘古、女娲、三皇五帝等人一般,四十九把战剑分处在过去、现在、未来三个时空中。

  在合一的刹那,将震古烁今,威能达到极点!

  此刻,古今未来贯通,四十九把战剑浮现而出。

  萧晨体内各个神化的穴道内,一道道盘坐的身影全部站起,仰天长啸,震动山河。

  “又是盘古、女娲、三皇五帝,是他们留下的神图,这是他们大道的升华与凝聚!”

  三个未死的皇级强者大怒,唯一真界便是葬送在那些人的手中,至死那些人依然还有后手,让他们三人怒到极点。

  “我只是一个小兵,将会履行我应尽的责任!”

  萧晨体内冲出无尽的身影,与四十九把战剑相融相合,那是神图的有效补充!

  神图完整,萧晨化身为一,与之相合。

  “嗡”

  仅仅一声轻颤,三位险些形神俱灭的皇者,虽然逃过被炼化在唯一真界的一劫,但最终还是彻底灰飞烟灭!

  神图分解,神图的有效补充部分化成虚影,重归萧晨体内,四十九把战剑分开,刹那间冲向过去,冲向未来,冲向远空,依然是分处在古今未来中。

  “希望四十九把战剑永远不需要重聚了……”

  萧晨自语,战剑重新聚齐,便意味着他要再斩大敌,他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发生。

  世界安宁了下来,但仅仅过去五千年,却又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

  消失无尽岁月的赵琳儿重现,她寻到了异界等敌众残余,将她那恐怖的科武库投了过去,险些将这最后的浩大世界毁灭。

  她疯狂的大笑,眼中不断的流泪,自己走入了那片毁灭区,跟随同毁。

  万界种族千不存一,赵琳儿是疯狂的,她毁灭了昔rì的所有敌对种族,而后走向了自毁,这个疯狂的女皇结束了自己的一切。

  千年后,整个世界渐渐安宁下来。

  但是却发生了一些奇异事件,不仅皇者绝灭,就连石王都几乎殒落干净了。

  萧晨走遍世界,也不过发现了数位王者而已,石王竟也不能长存于世了,开始朽灭。

  唯有血肉之躯不受影响。

  后来慢慢的演变,所有修士只能达到长生境界,连半祖境界都无法冲击了。

  再也没有人可以毁灭这个世界。

  当然有几个人例外,经过数千年的游历,萧晨先后见到了武祖、人魔戈乾、还有独孤剑魔以及黄金狮子王父子,他们都处在王者境界,修为没有倒退。

  萧晨自然也在这个境界,他亦难以朽灭,他掌控战剑神图,自然可感应到这个天地中的所有最强存在,依稀间他觉察到了兰诺亦未亡,不过却始终没有见到,也许将来有一天会重逢。

  “贯通古今未来,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许是一种无奈与悲哀……”

  这是萧晨的真实感受,他利用战剑神图斩杀三位皇者时,刹那贯通古今未来,了解到很多不想知道的事情。生死未明的武战魂、苏滢、柳如烟、白起、以及黄金神戟与乌铁印那两个老妖孽,竟早已消逝多年了……

  金三亿、柳暮、一真、牛仁等最初时的朋友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早已消逝在数个文明史前。

  过去的人事物似乎全部留在了那片遥远的时空中!

  萧晨感觉像是彻底斩断了过去。

  走进那熟悉的村落中,在那里有他熟悉的村人,还有他的父母。这自然不是原本的洪荒古村,那里是重新建立的家园。

  但这么多年来,村人与他的父母依然在沉睡,这自然是他以大法力为之,现在一切都祥和安宁了,萧晨决定唤醒他们。

  最先醒来的是个小和尚————薄士的孩子、一真的亲侄儿。

  还有一个不愿醒来的小家伙,正是珂珂,父母全部战死,小东西可怜兮兮,心中伤感,想一直沉睡下去,逃避现实。

  在小村中还有一个禁区,那是一片神园,有一株梦想之花正在绽放,清清正在慢慢复苏。

  当然,萧晨不会任小东西独自伤悲,他决定当清清复苏时,便唤醒珂珂。

  当某一天,三具雪白的骷髅跳进小村,摇醒珂珂,随后有溜进神园后,萧晨顿时一阵惊喜,他见到了秦广王、阎罗王、轮回王三人。

  小东西到底还是个乐天派,终于再次露出了笑颜。

  “我们去找小倔龙,他重伤未死,在某一个地方沉睡……”萧晨揉了揉珂珂的头,笑了起来。

  不久之后,梦想之花中的清清也醒了过来,这个小村中顿时多了很多的欢声笑语。

  “白壳小乌龟不要跑,又来偷我东西吃……”某一天,小东西珂珂发出了这样愤怒的叫声。

  大战后,一切都渐渐平复,往昔的所有悲伤,都渐渐被修士们遗忘,祖神所要创建的理想国度终于实现。

  五千年后,这唯一的世界被命名为长生界。

  这里,百族林立,浩瀚无边,充满了无尽的神话传说,但是对于后人来说,那遥远的过去始终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难以望穿。

  过去的终究过去了,遥远的过去,那些腥风血雨,那些舍生忘死的人们,那些惨烈的大战,都终将渐渐被人遗忘……

  又过去数千年,出现了很多的野史小说。

  当萧晨看到某本杂说中记载的三皇五帝等人的事迹后,有些愤怒。堂堂人祖,竟然被写的不堪入目,甚至连女娲这样的圣母也被写出一段艳史,他感觉出离了愤怒,险些直接祭出四十九把战剑!

  “算了。”清清拦住了他,道:“各位祖先大慈无疆,大爱无界,大勇无双,不会在乎虚名,他们顶天立地,何需在乎这些野史评说。”

  当有一天,萧晨、珂珂、武祖、人魔戈乾重新聚在一起后,谈起往事时,全部感慨无限。

  想到昔rì那惨烈的大战,那永远逝去的故人,还有那大爱无疆的人祖,几人不禁目蕴泪光,想到一个个人祖被人后遗忘,不为所尊,他们不自禁唱起那首祖神谣。

  那断裂的巨山是天地的脊梁,

  那干硬的黄泥是大地的血浆,

  那如山的尸骨是祖先的悲凉。

  千百年后,琴瑟和鸣,丝竹悠扬,赞颂至圣大道永昌。

  还有谁记得,燧人氏点亮了人族的前路。

  怎能忘记,神农尝百草,埋骨他乡。

  还有人是否知晓,女娲泣血补天,以血肉之jīng让我人族得以延续昌旺。

  盛世欢歌,大道在上,一首虚幻神曲将祖先万载功绩埋葬。

  众生如蝼蚁,大道在前方,欢歌永高唱,只字不提炎与黄。

  莫名心伤。

  宏伟的殿宇,磅礴的巨宫,伪神列前方,祖先的悲凉,小小的牌位都早已遗忘,半尺神翕都无处安放。

  可否记得有个名字叫炎黄?

  你的血液中流淌着祖先的希望。

  只言大道与盛世,民族jīng神被埋葬。

  苍穹之血,大地之jīng,yīn阳交战,泣血玄黄。

  祖先的血泪,能否打动你铁石心肠?

  祖神歌谣完毕,几人想起往昔的一切,全都黯然神伤,盘古、女娲、三皇五帝、蚩尤永远逝去了,昔年最后一战历历在目,他们永远不会被忘记。

  大慈无疆,大爱无界,大勇无双,这便是真正的祖神。

  回想往事,再看今朝,祖神梦想中的理想国度真的实现了吗?几人觉得还远没有,重建长生界任重而道远。

  至此,全书完。过多的感慨,感言,我不想说。感谢各位书友一年多来的支持,长生界全部结束。

  辰东将暂别网络,我不想匆匆开新书,我要认真构思一番,要写一本我自己与读者都满意的jīng品。等哪天辰东回来后,会在长生界这本书中发布新书公告的,还希望大家到时候支持,辰东不想因为暂时离开而被遗忘。

  〖全书完〗
长生界无弹窗http://www.panqis.cn/changshengji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同类新书推荐:狐剑超时空书店我的幻想帝国金牌制甲天后超级魔法全才我是大玩家直播召唤全人类系统百分百万界美食黑店女王进化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