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顾道长生

卷 第二十四章 第二次约会

顾道长生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7-01-10 19:29:4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一念永恒修罗武神混沌剑神万域之王龙王传说武炼巅峰大道争锋校花的贴身高手武道宗师
  盛天是关外的经济中心,土豪众多。如果按实力分级的话,曾家属于中等偏下,贺家属于上等。

  曾奶奶鏖战半生,仇敌无数,但也有很多至交好友。这些人有的做房地产,有的做实业,有的做金融,年岁相当,多半已经退居二线,将产业交给下一代打理。

  几个人退下来后,不知从何时起,便约定每半年一聚,轮流坐庄。老朋友间聊聊天,喝喝茶,也交流一些内幕消息。

  数年下来,这个同盟在小圈子里颇有名声,甚至可以影响行业的部分走向。而上半年这次,刚好轮到曾家坐庄。

  姐弟俩都清楚此事,这会儿听奶奶一提,便知她要把香拿到夏茗会上。俩人顿时有些眼热,各家有各家的子弟,聚会的目的之一,就是给小辈创造机会,结交善缘。

  只是从他们工作以来,老太太还没松过口,所以一次也没去过。

  顾玙当然不知道,只觉人家订了香,爱怎么用就怎么用,全没放在心上。可老太太定了主意,却变得跟小孩子一样,拐弯抹角的询问:

  “小顾啊,你打算做熏香还是香囊?”

  “熏香。”

  “是线香么?”

  “不,是香丸,用炉熏的。”

  “那,那这个香是……”

  他无奈,只得道:“曾奶奶,您是行家,香是要当场品的。我事先说出来了,您还觉着有意思么?”

  “哦对对,是我多嘴了。”

  老太太自知心急,亲自给倒了杯酒,笑道:“来,我敬你一杯,就算提前感谢了。”

  “不敢当不敢当!”

  他连忙起身,弯着腰跟对方碰了一下。

  “嗡嗡嗡!”

  正此时,曾月薇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她瞧了一眼来电显示,面色微变,起身道:“我接个电话。”

  说着,她便出了饭厅,跑到客厅的一个角落。

  那俩人都没在意,顾玙的筷子却忽地一顿,他最近勤练食气之法,感官神识都明显提升,那女人的声音就断断续续的传进耳中。

  “喂,天哥……我正陪奶奶吃饭呢……”

  “呵呵,天哥你又开玩笑,我怎么可能……”

  “贺天!我是跟你谈生意,我不卖身!”

  “嗬!”

  听了几句,那声音陡然激烈,倒把他吓了一跳,光听这话就透着赤果果的PY交易。而若是有人过去,更会看到曾月薇满脸涨红,拼命压制着怒意。

  话筒里的那位仍是戏谑轻漫,笑道:“薇薇,你这么说就过份了,我从来不强迫女人,我只要她们心甘情愿,这样才有意思。”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她又低吼了一句。

  “不想怎么样,我就是通知你一下,我已经派人把衣服送去了,后天早上我来接你,一定要穿哦。”

  没等她说话,那边又道:“说起来你还真适合,你家老太太不爱玩香么?我那朋友最近也迷上了,非要弄个什么沉香展,还买了一大批原料。这方面你比我懂,我当然要选你做女伴了……好了,先不说了,到时再见。”

  啪!

  贺天挂了。

  曾月薇攥着拳头,呼吸急促,对方的潜台词特明显:早晚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的爬上我的床。

  她强忍着情绪,回到饭厅时已恢复如初,仍然说说笑笑。顾玙却不时瞄她一眼,这种窥人**的行为很不地道,他在抱歉的同时又有些感慨。

  瞧上去风风光光,其实谁都不好过。

  晚上八点多钟,几人吃完了饭,顾玙没有多留,当即告辞。老太太不晓得什么心思,又让曾月薇送他回去。

  于是乎,俩人再次上了那辆小跑车。

  回程要沉闷一些,虽然那女人努力寻找着话题,可她眉间的忧色更重,反倒让顾玙有些尴尬。俩人并不熟悉,谈不上什么怜悯心疼,但看着这样一个女子,也难免不自在。

  “我就不往里走了,今天谢谢你能来。”

  到凤凰集时,曾月薇没下车,只轻轻摆了摆手。顾玙笑了笑,开门下车,眼角余光流连着那一抹颓丧。

  他往胡同里走了几步,忽地转身,敲了敲车窗。窗户打开,曾月薇倾着身子,奇道:“怎么了?”

  “我就是问问,你没事儿吧?”

  “我……”

  女人心中一悸,又惊讶又恍惚,似乎被那双眼睛看得通通透透。她顿了顿,方笑道:“没事,就是有点累,精神不太好。”

  “哦,那我回去了,拜拜。”

  顾玙也挥了下手,慢慢消失在幽暗的小巷中。

  …………

  月上中天,院中寂静。

  顾玙没有修炼食气,而是在西屋梳理一些收获。所谓沆瀣之气,就是指夜半时的水气。凤凰集没有夜生活,但毕竟人群密集,一天两天便罢,天天在院子里吞云吐雾,保不齐就被发现了。

  所以他暂且放弃了这个时间段的修炼,只采食朝霞、正阳、飞泉三气。

  而此刻,只见他默运法诀,将体内灵气集中到右手食指,那根修长的指头往前一点。

  “呼!”

  一股细微的波动忽然出现,就像白牛奶融进了黑咖啡,丝丝滑滑的裹带着气流,竟是荡起了一阵轻风。

  前方两米左右,木架上的白纸被吹得哗哗作响,久而不停。随后他手指一收,轻风立止。这一下,便将体内灵气消耗了大半,他却颇为欣喜,不禁点了点头。

  圆通柔顺,毫无凝滞,收放自如,这便是操控熟练的标准。

  话说整个修行的大基础,最难的是启灵,可谓九死一生。启灵成功,便可习食气之法。这东西一靠天分,二靠勤勉,都可水到渠成。

  他练了两日,掌握了最初步的灵气运转,剩下的就是水磨工夫,直至食气大成。

  目前,顾玙手里攥着两个完整的法诀,一是食六气法,这是根本中的根本。一是那个神奇的幻术。他灵气不足,且未研究透彻,还不能施展。

  也就是说,丫现在是没有输出技能的!

  唉,生了一颗剑修的心,摊上一个辅助的命,世间最哀伤的事情莫过于此。

  顾玙将些许心得记录在一个本子上,又秘密藏好,才转到了东屋。这几天来,他都要采食日落之气,往往很晚才回到家。

  方晴考期临近,也找不到人,倒是有日子没看着了。他在屋里转了两圈,闲来无事,便拿过手机发了几个字:“干嘛呢?”

  千万记住,这几个字只适用于半生不熟又有几分好印象的异性之间,以表达一种我现在特想撩你,可又不知道说啥,只能没话找话的状况。

  如果对方有心聊,会在回答之后反问一句:你干嘛呢?

  如果对方比较被动,只会回答一句,等着你继续撩。

  如果对方懒得理你,只会敲你五个大字:呵呵,没干嘛。最后这个无解,不要再妄图挽救,妥妥出局,连备胎都当不上!

  他边看电视边等,约莫几分钟后,那姑娘回了话:“我在想你应该想要给我发短信了。”

  好吧!

  攻受总在一瞬间逆转,从不按套路出牌。他真的发现了,自己跟对方聊天时,老是三言两句就被镇压,不得翻身的那种镇压。

  顾玙承认对她有些好感,当即也不矫情,直接道:“我做了些香饼,改天给你送过去。”

  他用的是送,不是寄。

  姑娘特懂,苦恼道:“你这样让我怎么回礼呢?”紧跟着,又过来一条:“对了,后天有个沉香展,你感兴趣么?我中午管饭。”

  “呵……”

  他抿了抿嘴,问道:“你不用上班么?”

  “那个主办方是我们客户,正好我们要帮忙宣传,就算因公济私了。”

  “好吧,那我就后天上午过去。”

  “这次我就不等你了,你自己找地方。”

  “没问题。”

  顾玙没听到贺天在电话里的内容,也不知曾月薇与此事的关系,他只为搞定了第二次见面而心情大好。

  说起来,他从小到大没什么感情经历。高中有一场夭折的早恋,大学处过一个女朋友,也上过床。不过爷爷生病后,自然就分了手。

  江小斋比他大一岁,毕业于盛天最好的大学,父母都是公务员。无论相貌、性格、学识还是家庭条件,都是一等一的优秀。

  他没想着如何如何,非要有什么结果,只是难得碰到合缘的姑娘,不自觉的想亲近。至于对方的态度,他却有些琢磨不透。

  话里话外都透着股老司机的娴熟,可见到真身,又干净纯粹的令人向往。

  如果说,鱼骨是个谜,那小斋就是罪,勾的他蠢蠢欲动。

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顾道长生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cn/gudaochang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驻马太行侧日月当空照中华续南明大唐楚霸王宋时归辛亥大英雄小军阀大唐超级奶爸兰香缘鉴宝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