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青瓷

第1章

青瓷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7-01-10 23:40:52
(快捷键:←) 第一章了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一念永恒修罗武神混沌剑神万域之王龙王传说武炼巅峰大道争锋校花的贴身高手武道宗师
  与颜若水的饭局早在两天以前就定好了。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张仲平还是给他去了个电话。手机通了好久才接,颜若水压低了嗓子,说正在开会。张仲平赶紧说,我是3D拍卖的张仲平,晚上没问题吧?颜若水嗯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没想到过了一个多小时,颜若水给他发来了一条短信息,说临时出差,再约。饭局就这样取消了。颜若水是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总是很忙。他曾经跟张仲平抱怨,说自己是天生忙碌命,没有办法。张仲平心里明白,除非是领导召见,否则,你很难指望一个忙忙碌碌的人履约。张仲平约颜若水吃饭约了好几次,好不容易才定下今天的日子,没想到临时又变了卦。张仲平接到那条信息之后,尽管有些失落,心想还是应该去个电话。又拿不准颜若水那边的会散了没有,方不方便接电话。正犹豫间,颜若水主动把电话打了过来,说:“兄弟,对不起,真的不好意思呀,兄弟。”张仲平见他口口声声兄弟长兄弟短的,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表示遗憾,问他出差要几天,回来后给个信,大家一起聚一聚。颜若水说:“行行行。到时候我来安排吧,顺便把刘局也叫上,大家好好聚一聚。”颜若水主动提到刘局让张仲平很满意。

  刘局叫刘永健,是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的局长。开始张仲平叫刘永健也是叫刘局,后来两个人熟了,才改口叫健哥。张仲平与颜若水认识,就是通过健哥介绍的。健哥有次向张仲平借车,张仲平把自己开的奥迪A6借给了他,顺便问他认识不认识颜若水。张仲平是明知故问,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每年要处理几十个亿的不良资产,大部分要通过各级法院进行拍卖,健哥管执行,是颜若水他们公司经常要找的人,怎么可能不认识呢?他这么问,是想看看健哥同不同意打他的牌子。健哥很爽快地答应了。有天上午九点多钟,健哥打电话要他去一趟。张仲平不敢怠慢,准时赶到了。不久,颜若水也来了。他一来,健哥就吩咐张仲平泡茶。颜若水先是连忙说不用,后来又赶紧说我自己来,张仲平不同意颜若水自己来,颜若水就望着张仲平笑一笑,随了他,以为他是刘永健的同事和下属。健哥叫张仲平为仲平,叫颜若水为颜总,里面的意思就有些微妙,难怪颜若水会产生误会。健哥为了不让他产生这样的误会,便及时地帮他们作了介绍,说:“张总人不错,公司业务做得好,有机会还要请颜总多多关照。当然是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之下。”健哥好像替张仲平把该说的话都说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说。两个新认识的人赶紧换名片,就这样认识了。因为健哥的关系,张仲平并不担心颜若水会对他虚与委蛇。但是,介绍人的作用也就是把你领进门,怎样建立关系还得靠自己。张仲平吃的就是这碗饭,知道后来的戏该怎么唱。说穿了,颜若水也是做生意的,不过是帮公家做生意。公家跟公家的生意不好做,私人跟私人的生意也不好做,私人跟公家的生意,就好做多了。有句话,叫商道即人道。按照张仲平的理解,就是做生意先做人,人做好了,生意也就好做了。第一次跟颜若水通话之后,张仲平便打电话回家跟唐雯请了假。张仲平一家三口,女儿张小雨读寄宿中学,平时不在家。老婆唐雯是大学教师,今年准备考博士,正恶补外语,总觉得时间不够用。对于张仲平不回家吃饭的事,唐雯早已习以为常。张仲平不想让唐雯知道他的计划临时有了改变,否则,她可能还得去菜市场买菜,挺麻烦的。而且唐雯对于做菜不怎么用心,做的菜味道一般。这对于在外面吃刁了嘴的张仲平来说,实在也没有什么吸引力。已经五点多钟了,再另外约法院或其他资产管理公司的人,有点不妥。一是显得没有诚意,二是多半约不上。

  张仲平是3D拍卖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他的工作基本上就是跟法院、资产管理公司(包括银行)的人,一起泡。省里市里像他们这样的拍卖公司有四五十家。请客吃饭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请客的人比被请的人要多得多,供求关系不平衡。再说了,这年头谁还稀罕吃什么饭呢,答应跟你一起吃饭是看得起你,给你面子。而且,从公安系统率先颁布“禁酒令”之后,政法系统的其他单位和党政机关,也都纷纷效仿,公务员接受请吃请喝算违纪违规。听说就有不少厅局的纪检干部扛着摄像机到一些高档酒楼和娱乐场所转,等着抓典型。这样,客就更难请了。当然啦,饭还是要吃的。不吃饭怎么做生意?简直不可想象。中国的事情是一阵一阵的,叫搞行动。抓得紧的时候避一避,风头一过照吃不误。注意一点嘛。对于请客的人,尽量不要碰到同行。对于被请的人,尽量避免遇到同事,也就可以了。酒楼包厢的生意一般都比较好,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张仲平为了请颜若水吃饭,推掉了跟江小璐的约会,这时便又想约她。江小璐是张仲平的女朋友,在去机场口的收费站上班。张仲平有次送省高院一个朋友去机场,回来的时候江小璐搭他的便车进城,就这样认识了。

  认识不到两个小时,两个人就上了床。这件事说起来好像有点不可思议,其实不然。至少可以找出以下几个理由:第一,张仲平是一个长得很帅气的中年男人,显得很潇洒很成熟;第二,这个男人开一辆崭新的奥迪A6,也算是个成功人士;第三,就是缘分天注定了。你想想,每天有多少辆车从机场回城?早几秒或晚几秒,江小璐上的就会是别人的车。偏偏江小璐上车不久,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张仲平这才有机会直接把她送到她住的那个小区。停车的地方离她的家还有五十来米。张仲平车上正好有一把雨伞,为了不让她淋湿,打伞送她是唯一的选择。张仲平把江小璐送到她住的那个单元的门口之后,江小璐也不可能一句客气话都不讲。江小璐说:“谢谢你。”抬头望了望天之后,又说:“雨好大的,你光顾了我,大半边身子都淋湿了,真的不好意思。”张仲平说:“为了光顾你,湿身是值得的,也是荣幸的。”张仲平的话,已经有了一点暧昧,江小璐望着别处说:“要不,请你上去喝一杯热茶?”张仲平在门口换了拖鞋,是女式的,红色。他的脚只能伸进去三分之二。江小璐说:“不好意思哟。”张仲平说:“没关系,我喜欢穿小鞋。”接着张仲平朝几间房子瞄了一眼,说:“不错,挺精致的。”江小璐笑了一下,说:“一个人住还行。”江小璐的这句话让张仲平看了她一眼,觉得两个人的关系完全具备一步到位的可能性。江小璐烧了开水,泡了茶,然后两个人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电视的时候出现了冷场。本来刚才在车上时你一句我一句还挺谈得来,这会儿却都不说话了,有一点点紧张的气氛在两个人的周围弥漫,使得他们的身体和姿势,显得有那么一点僵硬,而且两个人都没有去换频道。这可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因为电视里播完一个歌舞节目之后,接下来播放的是一个农业知识讲座。一男一女都那么装模作样地盯着电视屏幕,好像很投入,恰恰证明了两个人心猿意马。最初的身体接触是从脚指头开始的,而且隔了袜子。张仲平用两只手抱着后脑勺靠在沙发靠背上,又把两条腿幅度很大地摊开,好像累了需要四仰八叉地躺着休息一会儿。就这样一下子似乎无意地碰到了江小璐的脚。江小璐也早已换了拖鞋,她坐在单人沙发上,其实只是把脚斜着搁在了拖鞋上面,并没有穿进去。张仲平很容易在自己眼睛余光的指挥下,让自己的脚指头抵达了江小璐的脚板心。

  最初的接触让张仲平的心跳了一下,但江小璐并没有把脚缩回去,好像对他的小动作一无所知。这是不可能的。张仲平经常在外面洗脚,知道脚板心的神经其实最为敏感。张仲平偷觑了她一眼,而她仍然全神贯注地两眼直视电视屏幕,好像电视里正在讲授的苹果树病虫害防治知识深深地吸引了她,与她的生活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张仲平用脚指头轻轻地蹭了她一下,她仍然没有动。又蹭了一下,还是没有动。张仲平就知道他可以有所作为了。正是这样。张仲平伸手将她的胳膊一拉,就把她拉到了自己怀里。江小璐没有忸怩,也没有太主动地迎合,一切都显得自然贴切、水到渠成。江小璐的轻易就范既没有让张仲平感到得意,也没有让他感到遗憾。他认为这很正常,把它看成是两个人的一种默契。两个人有没有缘分,在互相之间看上第一眼时就应该知道了。男的女的如果碰巧想法一致,过程完全可以简化。否则,反而会被认为是一种矫情。当然,张仲平后来一直看重江小璐,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张仲平每次跟江小璐见面、做爱,总是没来由地很兴奋。这使他的临场表现有时候很好,有时候又有点差强人意,成绩不太稳定。

  张仲平对她的事情知之不多,也就在车上时自我介绍的那一点儿,后来就没有再问过。男女交往互相之间刨根问底,很大程度上都是为能否上床做准备,既然已经上过了床,其他的求知欲就不是很强了。张仲平后来才知道江小璐不仅很早就结了婚,又很快离了婚,还有个两岁的儿子,目前跟她父母亲住在另外一个城市。江小璐很懂味知趣,从来没有给张仲平惹过什么麻烦。例如,她一向只在他上班的时间才跟他联系。张仲平认为这样最好。一个女人并不因为和你上过了床,就以为有了将某种责任强加于你的权利,这差不多就是一个好女人了。张仲平当然也不会傻乎乎地把那种责任揽在身上。所以他们的关系是单纯的,彼此轻松愉快的。不过,江小璐的电话通了又不接的情况,也还是有的。这种时候,张仲平心里也会一紧一紧的。有时候,他半真半假地吃醋,问江小璐怎么回事。江小璐说:“没怎么回事,手机不在身边罢了。”张仲平说:“不会是在谈恋爱,不方便吧?”江小璐说:“你是不是希望我谈恋爱,早点嫁出去?”张仲平不好说希望你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只好嗫嚅半天,顾左右而言他。江小璐的手机占线。

  张仲平上了一回卫生间,回来想再拨一次,座机却响了,是丛林,他的大学同学,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的庭长。丛林知道他没有饭局以后,就要他开车去接他,说要带他去赴宴。张仲平问他是不是鸿门宴?丛林叫他不要啰唆,反正不要你买单。张仲平问丛林带个人可不可以?丛林想了想,说算了吧。张仲平刚出电梯,江小璐的电话追来了,问他是不是给她打过电话。张仲平说:“是的。第一个饭局取消了,本来想跟你一起吃饭的,谁知刚才又接了个电话,这会儿又有事了。”江小璐说:“这么巧。”张仲平说:“应该说这么不巧,你不知道,吃饭最累了。”江小璐说:“要看跟什么人一起吃吧?”张仲平说:“对对对,跟你一起吃饭就不累,还可以减肥,因为你秀色可餐。”江小璐轻轻笑了一声说:“你别贫了,快去忙吧。”张仲平说:“好,要有时间我来看你。”江小璐说:“行呀。”快到市中院大门口的时候,丛林的电话又来了,问张仲平到了哪里。张仲平告诉了他。丛林要他继续往前开。张仲平知道,丛林不想在单位门口上车。正是下班的时候,要注意影响。开过市中院门口一百多米,张仲平看到了丛林,胳膊底下夹着公文包,正一边朝前走一边打手机。

www.xiaoshuotx
青瓷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第一章了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抗战之大国崛起元尊执掌武唐云的抗日抗日之特战精英三国大驯兽师特种军医大唐贞观第一纨绔汉乡帝国的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