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都市言情小说 > 青瓷最新章节

第5章

青瓷 | 作者:浮石 | 更新时间:2017-01-10 23:40:55
同类小说推荐:最强弃少超品相师女总裁的神级保镖神藏末日刁民重生之神级败家子重生之资源大亨绝世高手在都市虚无神在都市从仙界归来的厨神
  张仲平上午到公司的时间本来就比较晚,刚把几份报纸翻完,就接到了唐雯的电话,说小雨出事了。张仲平吓了一跳,忙问怎么回事?唐雯说:“刚才她们学校的校长来了电话,说她跟几位同学跑到市教委告状去了。”张仲平说:“去市教委告状?告什么状?”唐雯说:“听说小雨的班主任赵老师,打了一个学生两记耳光。”张仲平舒了一口气,刚才他还以为小雨出了什么意外呢!唐雯说:“校长要家长出面把她们给领回来。”张仲平说:“你打个的去行不行?我昨天跟中院的一个朋友约好了,正准备去办一点事。”唐雯说:“你抽不出时间呀?不知道你多大的老板,这么忙。”张仲平说:“对不起呀。你先去,要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下午我争取早点回家,好不好?”“这小子。”挂了唐雯的电话,张仲平独自笑了一下,他对女儿张小雨一直宠爱有加,这可能养成了她无拘无束的男孩子性格。小雨上高一了,个子已经长得跟唐雯差不多高,早已经进入青春期。像其他父母一样,张仲平两口子心里总是有点战战兢兢,好像他们一不小心,小孩就会误入歧途。张仲平觉得应该找女儿好好谈谈了。小雨住校以后,父女俩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张仲平说的那个朋友就是侯昌平,他俩要办的那件事也很简单,是张仲平自己揽下来的。早两年公司搞艺术品拍卖的时候,张仲平认识了省里、市里不少书法界、美术界的名流,帮他们中的不少人拍卖过书画作品,其中跟省书法家协会前一届主席梁崎还有点私交。梁崎是有名的金石书法家,当地许多名店的招牌用的就是他的墨宝。张仲平给梁崎打了个红包,一定要请他收侯昌平的儿子侯小平做弟子。梁崎要张仲平带去看一下,看有没有慧根。写字呀、画画呀,不是什么人都能学的,得有悟性。有些人写了一辈子,也就一个工匠。张仲平说:“那小子的字写得还可以。万一没入您老的慧眼,就算我请您帮忙了,算多一个人给您二老解解闷。”张仲平待会儿得先去接侯昌平,再去学校接侯小平,然后一起到梁崎那里去拜师。给侯昌平送过那箱酒之后,两个人又在法院里见过几次,大家彼此点头而已,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关于胜利大厦拍卖的事,张仲平还是准备一个字都不提,因为还不到时候。张仲平原来都是从执行局法官手里直接拿业务,跟承办法官把关系搞好就行了。

  最近市中院搞改革,拍卖委托的事归司法技术室管。这事在院里引起了一些议论,据说执行局局长鲁冰意见最大。张仲平的公司习惯了原来的套路,管事的人换了,就会有个重新建立关系的过程。如果执行局和司法技术室再闹别扭,拍卖公司夹在中间,左右又都得罪不起,业务只怕会更加难做。张仲平知道拍卖委托书最后不管由哪个部门下,承办法官的作用都很重要,而他现在与侯昌平的关系还不到火候。这个时候提出来,万一被侯昌平推掉了,下次再努力,必须从负数开始,他可不敢轻易冒这个险。而且从程序上来讲,还有一个评估的环节。因为被执行人鸿发房地产开发公司已经名存实亡,连法人代表左达也早已不知去向,评估报告出来以后只能公告送达,法定六十天时间。这样,拍卖委托的事提到议事日程,起码是三个月以后的事。张仲平必须利用这段时间,把侯昌平服侍得熨熨帖帖,让两人成为哥们儿。如果他俩成了哥们儿,拍卖委托的事就好办了。侯昌平会像做自己的事情一样,把一切关系替他摆平。届时只需要张仲平到有关部门抛抛头露露面就可以了,否则就不叫真正的哥们儿。

  什么是哥们儿?一起扛过枪,一起下过乡,一起同过窗,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社会上流行的段子对哥们儿的定义,就是这样下的。张仲平不得不承认,这种民间文学具有惊人的概括性和准确性,也正因为这样,他才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侯昌平有别的哥们儿没有?他会有多少复杂的社会关系?那些搞拍卖的同行,又有多少复杂的社会关系?这些都是不确定因素,如果跟侯昌平没有一点感情基础,怎么好轻举妄动?真是鸡有鸡道,狗有狗道。做法院的拍卖业务,最需要的就是钻山打洞的本事,必须想方设法搞好跟法官的关系。哪家拍卖公司不是从案源上抓起的?有了一点线索,就得牢牢盯上,又不能蛮干,否则,只会欲速则不达。侯昌平既然那么看重儿子,为他儿子安排拜师学艺,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创意,没准会事半功倍。张仲平对侯昌平一提,侯昌平果然来了精神。自己的孩子没工夫管,却得替别人的孩子操心,这种事说出来唐雯还不一定能理解,张仲平自己倒是看得很透彻。再说了,这也不是什么让自己委屈的事,别人还不一定能够想到这个主意呢!梁崎老两口住着三房两厅。

  他的工作室是两间客房改的,很大,弄了各种各样的兰花,差不多十来盆,墻上悬挂着自己的书法作品,装裱精美,房间里飘荡着翰墨的香味。侯昌平的儿子比他高出了半个头,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帅哥。一进门就爷爷奶奶地叫得很甜。梁崎的夫人慈眉善目,见小男生这么乖巧,先就有了七分喜欢,说他长得像自己的小孙子。他们的儿子早年到英国留学,一直就没有回来,目前在曼彻斯特,为他们生了一个孙子和两个孙女,难得回国一次。不知道是张仲平的红包起了作用,还是梁崎真的把他当成了忘年交,三个人一进屋,老两口都很热情,梁崎还亲自为侯小平铺开了宣纸,叫他写几个字看看。侯小平也不怯场,想了一会儿,提笔写了“精气神”三个字。梁崎不住点头,说:“不错不错。”侯昌平听梁崎这么一说,忍不住摸了一下儿子的头。梁崎说:“知道什么是精气神吗?”没等侯小平回答,梁崎又说:“精气神本是古代哲学中的概念,从渊源上看,属于道教内丹学。人们常说,天有三宝日月星,地有三宝水火风,人有三宝神气精。中医认为精气神是人体生命活动的根本,人要健康长寿,一是说要注意精气神的物质补充,二是强调不可滥耗‘三宝’。我这样讲是不是太扯远了?好吧,我们不谈那么深,就说说它的字面意思。精,就是精神、精气、灵魂。你学过成语,知道养精蓄锐吧,还有精力充沛、精神倍增,好多啦。人要有精神,人没有精神怎么样?没精打采,病恹恹的,像得了乙型肝炎。字也要有精神,这样才会显得健康、有力、顶天立地,对不对?”侯小平连连点头。梁崎说:“什么是气?气就是气韵,就是元气。俗话怎么说的?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人没有气就死掉了。字没有气,就会呆板、死气。跟要死的人差不多,有什么美感?一个五大三粗的人,要是没有一点灵气,那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可爱不可爱?不可爱。可亲不可亲?也不可亲。学写字,先要学做人,做一个心胸开阔的人,有气派。做一个底气很足的人,不惹事,也不怕事,叫大气;堂堂正正的,叫正气。气要养,架子要练。如果没有气,架子是虚的。怎么说的?花架子,空架子,虚张声势,都不行。要有气势。

  你看,气势气势,气在势前面,气比势重要,对不对?”侯小平说对,旁边的侯昌平和张仲平也一个劲地点头。梁崎说:“再说神,这个神就有点玄乎了,精神,神奇,神来之笔,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神是一种境界。什么境界?痴迷的境界。超越自我的境界,随心所欲的境界。古时候的文人写文章,老师是不打分的,不像现在,六十分、八十分、九十分、一百分,没这种搞法。而是分档次,几个档次?下品、中品、上品、逸品、神品。神品是最高境界,可遇不可求,可意会不可言传。不是一般的人能够达到的。偶尔达到过的人,也不能吹牛皮,说自己想什么时候来神就什么时候来神,那不成神经了?”说得大家都笑了。梁崎说:“‘宁静致远’这四个字有多少人写过?不计其数。你们看这一幅,我自己很满意,就有一点神品的意思。”梁崎到底未能脱俗,拐个弯把最好的赞美还是留给了自己。张仲平觉得老头子蛮可爱的,文章字画,像孩子不像老婆,当然还是自己的好。张仲平要请梁崎老两口一起吃饭,梁崎说:“免了免了,我最怕到外面吃饭了,山珍海味的,一点都不符合饮食科学。”从梁崎家出来,张仲平要拉爷儿俩进酒楼,也被侯昌平谢绝了,说就近找个路边店吃就行了,还嚷着要请张仲平的客。吃饭的时候,侯小平仍然很兴奋,缠着侯昌平像个女孩子似的唧唧喳喳。他觉得梁老师讲得好,把字比做人,通俗易懂,又生动。张仲平觉得这步棋走对了,看得出来,侯昌平对他的安排非常满意。他嘴里没说什么,但当张仲平开车送他回中院的时候,还是在下车之前在张仲平的肩膀上使劲地拍了拍。张小雨小时候也练过字学过画,进高中以后学习任务重作业多,把这业余爱好都丢了。她的事不知道唐雯处理得怎么样了。没想到张仲平三点多钟回家的时候,小雨正在家里没事似的玩电脑,唐雯也在,闷着头在书房里看书。张仲平问到底怎么回事,唐雯要他问小雨,小雨头也不抬,两只手在键盘上忙乎,说没事呀。唐雯说:“还没事,学校都闹翻天了。”小雨说:“什么叫闹翻天?天是什么?天怎么闹得翻?太夸张了吧?”张仲平说:“怎么说话像吃了火药似的?有话好好说不行吗?妈妈一句话就引出你那么多反问句,你是搞反问句批发的吗?”张仲平很快就把事情搞清楚了,小雨班的同学上英语课时递条子,被老师逮着了,老师要他把条子交出来,他不仅不交,还把老师气跑了,班主任赵老师过来整风,那小子居然趁他一转身就大做鬼脸,弄得班上同学哄堂大笑,赵老师一时冲动打了他两耳光。小雨和几个同学就跑到市教委,把赵老师给告了。张仲平暗中叫苦不迭。就事论事,对小雨她们几个同学也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但这件事可能产生的连锁反应,想想却让人担心。

  赵老师会高兴吗?他和小雨他们几位同学的关系今后怎么处?学校里又会是什么态度?学校还真把电话打到了家里,又是校长亲自打的,他告诉唐雯一个消息:张小雨她们几个到市教委告状的时候,被电视台的一个记者碰到了。这个记者就教师打人事件进行了采访,节目可能最迟将于后天播出。学校不想让这种事情上电视,很着急,希望那几个告状的学生的家长,能够通过私人关系把节目撤下来。校长最后说:“学校也会努力的,但主要是靠几个肇事学生的家长。”张仲平有点不舒服,不知道张小雨他们几个同学怎么就成了校长心目中的肇事者。可是,他得忍着,还得想办法把事情给摆平了。他打了七个电话,终于找到了那个名叫曾真的女记者。乍一见曾真,张仲平竟有些发呆。“请你把节目撤下来。”张仲平向曾真提出这个请求时,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有点心跳加速。“节目撤下来可以,给个理由先。”曾真说。

  张仲平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长发飘飘的女人,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一字一顿地说:“你恐怕不得不这样做。这不是请求,是命令。因为我无法预测这个了无新意的电视报道,将对我女儿今后的生活产生怎样不利的影响。必须无条件地制止。”曾真说:“嗬,这么霸道。据我所知,你可是通过了N层关系才找到本记者的。”张仲平说:“这是一个父亲为了心爱的女儿向你求情,你忍心拒绝吗?作为补偿我可以给你提供更劲爆的新闻线索,比如说一只金刚鹦鹉吃掉了一只猫,猫的肚子里还有一枚戴比尔斯钻戒。或者,我们谈谈条件,你这一辈子的冰激凌都由我包了,怎么样?”曾真说:“冰激凌是垃圾食品,吃了让人发胖的。想靠它来收买我,没那么容易吧?”张仲平说:“那怎么才能收买你?请你吃饭行吗?”曾真说:“我很忙的,请我要提前预约。”张仲平说:“那就改日?”后来,两个人多次谈起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曾真说他一开始就居心不良,地道一个臭流氓。张仲平则说自己一语中的,你是当午,我是锄禾,咱俩心有灵犀。

www.xiaoshuotx
青瓷无弹窗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同类新书推荐:乡村艳色玩美人生乡村风月重生之名流巨星海贼法典爱情公寓之最强大叔当哈利波特遇见英雄联盟我可能是个假神明宝藏王国神奇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