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都市言情小说 > 青瓷最新章节

第6章

青瓷 | 作者:浮石 | 更新时间:2017-01-10 23:40:56
同类小说推荐:超品相师神藏官道天骄都市虫皇武器专家乡村艳色最强穿越者绝世高手在都市大国重工最强弃少
  3D拍卖公司对员工实行松散式管理,除了办公室和财务人员,业务经理、副经理都不需要坐班,他们必须像辛勤的蜜蜂一样到外面飞来飞去地觅食,刺探拍卖信息,进行项目跟踪,并随时向张仲平报告进展情况。业务三部的徐艺,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在公司露面了。张仲平让办公室的小叶给他打手机也一直不通。张仲平用小叶不是很顺手,她是省建行一位处长推荐的,说是他的姨妹子。姐夫跟姨妹子的关系是很亲的,经常成为开玩笑的素材,张仲平没办法炒人家,只得把她当半个闲人似的养着。张仲平问小叶听到什么议论没有,小叶嘟着嘴,望着他直摇头。见问不出什么来,张仲平只好交代她多跟徐艺联系,电话如果通了,就说公司在找他。又过了几天,还是没有徐艺的消息。徐艺负责南区、北区两个法院,挺能干,业务做得不错,部里就他一个人。张仲平几次提出来要给他配一个副经理,都被他谢绝了。徐艺是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跟他联系不上,张仲平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小子可能想出来自己干。这几年,拍卖越来越多地介入司法执行领域和经济活动,社会上的人开始觉得做拍卖是个好路,赚钱容易,还风光。

  一个行业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很快就会发展起来,也很快就会乱起来,老的拍卖公司很快就会成为新的拍卖公司老板的培训基地。除了新批公司稍微困难一点,公司运作倒也简单。有的干脆就是夫妻店,男的在外面揽业务,女的管内勤、管财务,接到单子打个广告,再到宾馆租间会议室,就可以敲槌了。这几年经济纠纷多,又遇到银行清理不良资产、国有企业改制,多数情况下都要求通过拍卖来处理。拍卖佣金最高可以收到买卖双方各百分之五。想一想,看一看,除了拍卖,还有哪门正当生意,不要什么本钱,却能够让你一下子赚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张仲平身在其中,当然知道要办好一个拍卖公司并不那么简单。但是,因为正常的运作成本比较低,产出又可观,对人的诱惑也还是很大的。徐艺大学读的是经济管理,当过校学生会主席,人聪明,又肯学,经过几年锤炼,早已羽翼渐丰。刚出大学校门时的那种书生意气早已荡然无存,不再是一只想要飞呀飞不高的小小鸟。他要是有什么想法一点也不奇怪,也完全可以理解。像张仲平这种老板,怎样用人是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招的人不能干,不仅干不了事,还可能误事,因为如果有机会没抓住,就会被别人抢走。

  但招的人太能干了,你也得担心,他如果认为自己的待遇跟付出不对等,就会有想法,就会想跳槽或自立门户。中国人皇权思想严重,发展到现在,就是从政的想当一把手,经商的想自己当老板。张仲平也是这样干出来的,对这种事还是有心理准备。再说了,现在是市场经济,员工对单位的忠诚度和依附性越来越弱,择业和用人都是双向选择,张仲平要炒一个人的鱿鱼很容易,员工要炒他的鱿鱼也不难。徐艺要是向张仲平提出来自己干,他不会不同意,也不能不同意。但是,一件事能不能做是一回事,怎么做是另外一回事。他认为徐艺如果真想单干,应该光明正大地提出来,而不要跟他玩失踪的游戏。有什么不可以谈的呢?地球离开了谁还不是一样转?张仲平怕徐艺的事影响军心,马上跟业务二部的许达山谈了一次话,任命他做三部的副经理,接手徐艺的工作。他不能因为一个部门负责人的擅自离岗使工作出现脱节,从而丧失掉已经占领了的阵地。谜底很快就揭开了。有天上午,张仲平在市中院执行局局长鲁冰的办公室扯淡,互相交换了一下手机里面的新段子,又趁机扔了两包熊猫烟给鲁冰,眼看快到中午,便问他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便饭。鲁冰说已经有了安排,只能改日。

  他俩刚交换的段子,就有一个“改日”的荤段子,鲁冰现买现卖,说得两个人都笑了。张仲平正准备趁气氛融洽的时候告辞,鲁冰的电话响了,鲁冰已经把电话抓在手里,捂着话筒要张仲平等一下,这才开始接电话。电话里面的人也是请鲁冰吃饭的。张仲平听出来对方好像是个女律师,鲁冰就又“改日”了一次。鲁冰打完了电话,说:“徐艺是你那儿的吧?干得怎么样?”张仲平说:“不错呀。”鲁冰说:“张总,怎么说呢?能不能把他给放了?小伙子想出来自己干,怕你不同意,硬要我当说客呢。我还批评了他,要他先向你好好学学。”张仲平说:“哪里,他很能干,是公司的一员大将。”鲁冰说:“是吗?”张仲平赶紧笑一笑,说:“从公司的角度来讲,我还真舍不得放。可是,他都求到您局长头上了,我怎么办?我还能不同意吗?”鲁冰说:“那我替他先谢你了。”张仲平说:“您跟他说,也就是看鲁局您的面子。”当天晚上徐艺的电话就通了,是他主动打过来的。他谢了张仲平,然后问能不能请张总到廊桥驿站去喝茶。张仲平说:“喝茶就算了,明天上午你要是方便就回公司一趟吧。”第二天一上班,徐艺早早地就在公司等着他了,并抢在小叶前面为张仲平泡了一杯茶。

  谈完辞职的事,徐艺没怎么犹豫,又向张仲平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就是务必借一个拍卖师。张仲平不禁噢了一声。徐艺赶紧更正说:“不是借人,是借证,工商注册的事一搞完,马上就还回来,我想过了,这对咱们公司没什么影响,而且,我可以按照市场价格付钱。另外……嗯……鲁局……”张仲平赶紧摆摆手,他不想徐艺再把鲁冰给扯进来。他还不知道徐艺跟鲁冰的关系到底到了什么程度。鲁冰是从南区法院院长的位置上提到中院执行局的,是市中院的实权人物,他昨天替徐艺说的那些话,有点让张仲平心里一沉的分量。张仲平知道这可不全是他的敏感,南区法院的业务一直是徐艺在做,他跟鲁冰关系铁完全有理由。徐艺要离开公司,张仲平就得想办法修复跟南区法院和鲁冰的关系,因为关系是跟人走的,从这个意义来说,这个徐艺,还真有点捣蛋。3D公司的业务做开以后,张仲平不可能事必躬亲。

  再说了,你用人,就得信人,否则,又怎么能把事业做大做强呢?问题是,你信别人,别人值不值得你信?张仲平望着徐艺没有吭声,徐艺望了他一眼,马上把眼光错开了,说:“张总听说了吗,市拍卖行的那个谁,跟单位搞得挺僵的?”徐艺说的那人那事,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想出来单干,单位不放,自己执意走了,单位在报上登了个启事,直接把他除名了。有来无往非礼也,被除了名的那个人则把在单位知道的一些内幕,全都抖了出来。徐艺说这事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要暗示张仲平什么?张仲平把从内心里翻涌上来的一小股恶气压回去,克制着自己不能跟徐艺计较,他很快在心里掂量了一下,既然昨天已经答应了鲁冰,不如索性把好事做到底,免得徐艺说蠢话。张仲平直望着徐艺说:“借三个月时间够不够?行,那就三个月吧。”徐艺说:“那钱的事?”张仲平说:“既然外面有行情,你恐怕就得付钱,否则,别的部门经理会有误解,还以为咱3D公司鼓励自立门户。”徐艺赶紧说:“钱我是准备交的。张总,怎么说呢?对不起了。”张仲平说:“没有什么对不起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要发财,我要是硬挡着,你还不恨死我?”徐艺想插嘴说什么,被张仲平挥手制止了,他说:“你别说了,知道对不起就行,算你欠我一份人情,我到时会找你还的。”徐艺连忙说:“没问题没问题,任何时候,只要张总吩咐。”张仲平说:“我现在希望你做的,就是别挖公司的墙角。徐经理,噢,徐总,等你自己做了老板就知道了,咱们这种生意,人一走,损失的不仅是人才,还有关系,关系是什么?就是地盘,就是业务,就是经济效益,对不对?”徐艺急了,说:“张总您放心,我决不会做什么对不起咱们公司的事,我从内心里是钦佩张总的,真的。这几年,我跟张总真的学了不少东西,这使我终身受益。”“客气话就不用说了。”张仲平说,“你再客气,我可真得对你提高警惕防一手了。”徐艺说:“那我就不说了。真的真的非常感谢您了张总。”张仲平主动地跟徐艺拉了拉手说:“好了好了,从今天开始咱们就是同行了。你开业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我去给你捧场送花篮。”徐艺说:“到时候我亲自给您送请帖。”唐雯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上海拜访她准备报考的博士生导师,她怕张仲平照顾不好自己。张仲平说,拜访一下是很有必要的,如果别的考生都去了而你没去,等于输在了起跑线上。你就不用担心我了,几天时间,一下子就过了。在外人看来,张仲平家庭和睦。唐雯不是那种刁蛮的人,她主内,张仲平主外,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事需要争个是非高低。张仲平心里很清楚,自己的情感在那场疟疾一样的初恋中,激情燃烧过了也死翘翘了。后来他虽然有过一些女朋友,基本上是有性无爱,逐步地学会了怎样把感情和做爱分得比较清楚。用张仲平自己的话说,是进得去,出得来。偶尔碰到一两个特别对心思的,难免有点日久生情。但张仲平只要发现苗头不对,心里就打了退堂鼓。他怕自己操练不到家,或者运气不好,成为三种不幸男人之中的一种,采取的策略是见势不妙,拔腿就跑。按照社会上流传的段子,男人幸事有三,不幸之事也有三。三大幸事是升官发财老婆出差。三大不幸是炒楼成房东,炒股成股东,泡妞成老公。张仲平是学法律的,知道不可能同时给两个以上的女人当老公,就只有小心火烛注意安全了。

  所以,他跟唐雯的婚姻从来没有面临过什么真正的威胁。唐雯是大学副教授,一点也不小肚鸡肠,她认为张仲平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一般的人看不上眼,对他也非常放心。在送唐雯去机场的路上,丛林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平时你要陪老婆,不好叫你,这几天好好放松放松。”唐雯抢过电话说:“丛林,你可别把我们家仲平带坏了。”丛林与唐雯很熟,平时开惯了玩笑,说:“教授怎么说话啦?谁带坏谁?”唐雯说:“我们家仲平是模范丈夫,你说谁带坏谁?”丛林说:“仲平是模范丈夫,难道我就是坏人了?我不就离过一次婚吗?如果教授认为我是坏人,就得好好巴结我,否则真把你家仲平带坏了,看你怎么办。”唐雯说:“我对仲平很有信心,带不坏的。”丛林说:“嘿,刚才还怕我带坏,转身就改口说带不坏,自相矛盾嘛。说到底还是没有自信心。”唐雯笑吟吟地说:“仲平他真要变坏早就变坏了,我严防死守也没有用。”丛林说:“教授到底不一样,思想境界蛮高的。”唐雯说:“你以为教授是白当的?”丛林说:“你那里有像你这种思想境界的学生没有?给我介绍一个。”

www.xiaoshuo!
青瓷无弹窗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同类新书推荐:乡村艳色玩美人生乡村风月神级小卖部黑卡极限透支长相思首尔的幸运星重生之歌神系统垂钓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