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青瓷

第7章

青瓷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7-01-10 23:40:5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修罗武神混沌剑神大道争锋一念永恒俗人回档武炼巅峰龙王传说武道宗师万界天尊
  唐雯说:“你还用我介绍?”两个律师在鹏程酒店开了房,约丛林打麻将。丛林跟张仲平说:“要没事就来吧。”张仲平说:“算了吧,打业务牌太难受了。”丛林说:“我什么时候打过牌?我什么时候叫你打业务牌?不要冤枉好人。”丛林这次带的女朋友叫曹小米,是个幼师,刚学会打麻将,瘾特别大,围着丛林唧唧喳喳地指点江山。丛林也捺着性子,随她闹。两个律师左边一个,右边一个,看得出跟丛林很熟。右边那个姓鲍的律师,三十多岁,早早地谢了顶,光亮光亮的,像一只60W的电灯泡,手指头不停地在桌子边缘上弹拨,说:“邪门了,都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丛哥你是两手抓,两手都很硬,有什么诀窍没有?”丛林说:“都怪你名字取得好呀。”鲍律师给张仲平递过名片,叫鲍树棘。鲍树棘见丛林这么说,便很谦虚地笑了,又在没有了头发的脑袋瓜上挠了几下。正好左边的李律师刚给丛林放了一炮,说:“我呢?我的名字还不好?也输。”丛林说:“你的名字在帮人打官司的时候好,打牌的时候不好。”原来李律师的名字叫李赢。

  鲍律师和李律师是合伙人,他们成立的律师事务所,各取了自己姓名中的一个字,叫鲍赢律师事务所,名字尽管很俗很直白,但业务做得也还不错。张仲平采取的策略是游泳,宁愿不和,也尽量不放炮,除非是鲍律师或李律师放的炮。自摸是要和的,丛林放的小炮,偶尔也和他一两把。鲍律师和李律师一个劲地给丛林放炮,对张仲平却盯得很紧。张仲平尽管打得很缜密,无奈那天手气不好,不多一会儿就输了三四千。丛林安慰他说:“你老婆这次出差可以放心,估计不会有外遇。”张仲平说:“她要是有外遇就好了。”小曹说:“干吗这么说?”丛林说:“刚才鲍律师不是说了吗?情场得意赌场失意,反过来说,张总输一点小钱,就可以证明他老婆对他很忠诚,所以你看他,笑眯眯的。”小曹说:“你乱讲。”丛林说:“你不知道吧,我们有个姓朱的同学在省教育厅工作,打牌不能赢,一赢就紧张,骂他老婆肯定在外面偷人,搞得我们都喜欢和他打牌。”小曹说:“你们那同学真的是头猪。”张仲平的钱包里一般也就四五千块钱的现金,怕再点个大炮没钱付账,面子上过不去,干脆掏出一千块钱搁在小抽屉里,然后对小曹说:“你来替我挑土,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小曹说:“你干吗?”张仲平说:“我下去买点水果上来。”小曹说:“我去吧。”张仲平说:“算了,还是我去吧,你去丛林不放心,肯定会面不改色心乱跳,那还不输钱?赢了钱他会更紧张,还以为你在搞第二职业。”小曹撇了撇嘴,没有说什么,只是望着丛林。张仲平说:“怎么,还要丛林批准呀?”丛林笑了一下,拿胳膊肘碰了一下小曹:“张总让你上你就不要客气了,都是自家兄弟。”张仲平说:“就是就是,你就不要客气了,这个时候跟我客气就是跟人民币客气,因为我估计你会赢,不信咱们俩打赌。”鹏程酒店大堂里有取款机,张仲平取了五千块钱,但并没有急着上房间。他在大堂的咖啡厅里要了一瓶矿泉水,一个人静静地坐着。喝茶、喝咖啡的人不少,不断有人进进出出。大家七嘴八舌的,声音混在一块,就像是个养蜂场。钢琴时不时地响起,在嗡嗡的噪音里,像河流里漂浮的一片干干净净的树叶,沉沉浮浮,波光闪闪。张仲平拨通了江小璐的电话,问她在家里还是在上班。

  江小璐说在上班。张仲平说:“几点下班?”江小璐说:“七点。”张仲平说:“我来接你吧。”江小璐说:“算了算了,我坐班车,挺方便的。”张仲平说:“你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你男朋友吧?”江小璐说:“你说呢?”张仲平说:“我只是想早点见到你。”江小璐说:“这么早你怎么会有时间?要不,我们在那间台湾豆浆店碰面吧。”张仲平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等他拎了一些苹果、提子和布丁上房间的时候,小曹桌子前面的人民币已经堆起了一大叠,她没有动张仲平给她留在抽屉里的本钱。鲍律师和李律师一个劲地说厉害,说小曹旺丛林,又说这人的运气要是来了门板都挡不住。小曹笑得一脸灿烂,随他们说,丛林则替她谦虚,说,里手怕新手,为什么呢?因为新手一心只想和牌,没有心思做大番子。两个律师赶紧说对对对。这个时候丛林的电话响了。丛林说:“怎么?没有在家?手机也打不通?不会被人绑架了吧?”张仲平已经听出了唐雯的声音,伸手去拿丛林的手机,被丛林挡住了。丛林说:“教授你紧张了吧?这么快就查岗了?”唐雯说:“我查什么岗?给他报个平安罢了。”丛林说:“紧张就紧张嘛,别不承认。好在仲平是跟我在一起,否则,不定会有多着急吧?”唐雯说:“我着什么急?你不是说你不是坏东西吗?”丛林说:“我不是坏东西,可外面的坏东西还少吗?”张仲平说:“算了算了,把手机给我吧。”张仲平接过电话,说:“到了?”唐雯说:“到了,你早点休息吧,都快十二点了。”张仲平说:“你也早点休息吧,好好照顾自己。”唐雯说:“我住在学校的宾馆里面,很方便。”张仲平说:“行呀,回来给你报销。”丛林示意小曹还是让张仲平上。张仲平则要小曹继续玩,小曹说:“算了,再玩,赢的钱说不定会吐出来。”丛林看了小曹一眼,看得小曹直吐舌头,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张仲平重新上场之后,牌风变了。丛林还是赢,张仲平也和了两把。鲍律师和李律师各给他点了一个炮。这样,张仲平原先输的钱差不多又回来了。鲍律师最先被“打断腿”。他对旁边的李律师说:“贷点款吧。”李律师拿过公文包,抽出一叠,数也没数,就给了他。但鲍树棘真的是鲍书记。杠上开花,自己没开到,居然开到了丛林家里。原来丛林早已听牌,要的就是鲍律师开出来的二饼。鲍律师说:“怎么搞的,我喜欢的东西跑到你那里去了?”张仲平说:“对不起,这东西我也喜欢。”原来张仲平将将胡也已经听牌。鲍律师一炮两响,都是大番子,刚才的贷款悉数外流还不够,又找李律师要了六百。李律师说:“我也要赤字了。”鲍律师放了个大炮,却比自己和了还高兴,说:“这是天意呀,不能说是打业务牌吧。”他起身到卫生间洗了两个布丁,一个递给小曹,一个自己吃,边吃边说:“等一下,我去取款机里取点钱。怎么搞的,今天又是我发工资?”丛林说:“算了吧,时间不早了。明天还得上班。”张仲平说:“我看也算了,今天晚上丛哥还有任务。你们俩老放炮,他心理不平衡。”小曹嘴一翘,胳膊一伸,手指朝张仲平一戳,说:“你乱说话。”张仲平说:“你听懂了?真聪明。”丛林说:“别理他,张总痞得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又说,“老规矩,开房的钱赢家付,把押金条给我吧。”鲍律师从空空的钱夹里把那张押金条掏出来,递给了丛林。丛林则拿一千块钱递给他。鲍律师也不客气,接了,说声再约吧,就与李律师先走了。丛林让张仲平再开间房,张仲平说算了,我到公司沙发上去躺一会儿。丛林也不坚持,趁小曹上洗手间,就问上次那事怎么样了,是不是开始在跟侯头接触。

  张仲平回答了他,说现在竞争好激烈的,不抓紧,怕别的拍卖公司插进来,逼得太紧了,又怕时机不成熟,白做了工作。丛林让他自己把握好。早晨八点钟左右,张仲平和江小璐一起在外面吃了早餐,江小璐问他怎么安排,张仲平说,到你那里去休息一下吧,昨天晚上打了一通宵的牌。两人躺在了床上,张仲平想有所作为,江小璐说:“别闹了别闹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帮你把手机关了?”张仲平说:“我自己来吧。”迷迷糊糊中,张仲平感到江小璐蹑手蹑脚地进进出出,像一只忙碌的小老鼠。张仲平不知道江小璐什么时候起来的,他扭头看了一下床头柜上的小闹钟,已经快下午一点了。江小璐长得好,笑起来两个酒窝,深深的,圆圆的,小巧的鼻子下面还会有一条短短的弧线若隐若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已经很久了,但总是像初次见面一样,客客气气。

  很快就跟张仲平上了床的江小璐,其实是个很内敛的女人,一点也不放肆,在张仲平这一边,却是一种在别的女人身上从未体验过的腼腆。他偶尔想起她的时候,总是有一种想很粗鲁地强暴她的欲望。可是一见面,他的这种夹杂了暴力倾向的欲望,又会像到了年龄的领导干部一样,立即退居二线,只剩下对她的一种欣赏。江小璐应该是个好女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跟老公离婚,张仲平在刚认识江小璐那会儿,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当时江小璐一下子把目光错开了,说:“干吗问这个?我不想谈。”张仲平记住了,从此再也没有犯过傻。江小璐在厨房里忙碌。张仲平从卧室里悄悄爬起来走到她身后,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江小璐一颤,说:“吓了我一跳。”张仲平把嘴凑到她的耳朵根那儿,并不说话,撩起她的头发轻轻地吻着她的脖子。江小璐回头朝张仲平笑一笑,说:“别闹别闹。”她轻轻地抓着张仲平的两只手,让它们物归原处。

  江小璐在准备中餐,一盘水果沙拉,几片面包,一小碟白灼生菜,还有两份单面煎蛋。很简单,也很清爽,跟张仲平在外面请客吃饭点的那些菜比,完全是另外一种类型,与居家过日子的饭菜也有点区别。吃过中餐,张仲平胃部感到很舒服。他问江小璐有毛巾没有,说想洗个澡。江小璐很快就把桌子上的碗筷收拾了,说:“你先洗着吧,我到超市里去买。”张仲平说:“算了,用你的就行了。”江小璐说:“那哪行。”张仲平说:“那好吧,我去买,正好活动活动。”张仲平在超市买了毛巾,还买了几斤苹果、两盒沐林早餐圈、两盒萨其马、两包香辣鱼和一包美国杏仁,这都是江小璐喜欢吃的。然后他又给自己买了一把牙刷和两包绿箭口香糖。他本来已经买了单,回头看见超市门口新增了一个花架,花团锦簇的,又折回去买了一把马蹄莲。回来的时候,江小璐已经在浴室里洗澡了。张仲平很快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但他在浴室门口还是敲了敲门。江小璐说:“我很快就洗完了,让你。”张仲平说:“你别那么急,我跟你一起洗,帮你擦擦背。”江小璐说:“不要不要,我最怕痒了。”张仲平说:“我会听你的指挥,你说上我就上,你说下我就下,你说右我就右,你说左我就左,你说轻我就轻,你说重我就重。”江小璐给他一个湿漉漉的笑,说:“你烦不烦?”张仲平说:“不烦,我一点都不烦。”张仲平一抱着江小璐,就把帮她擦背的话给忘了。两只手里有了鲜活的东西,刚才的诺言就很难兑现了。浴室里弥漫着洗发精和沐浴香波的芳香。张仲平还说要听江小璐指挥,他这会儿自己都指挥不了自己了。张仲平说:“我拿你怎么办?”这是他自己的嘀咕,声音含混不清。江小璐以为他有什么话要跟她说,嗯的一声,企图朝他转过头来,被张仲平硬生生地压了回去,江小璐上身朝下弯的时候,后面的张仲平吱溜一下就进去了。江小璐已经开始呻吟了,她说:“不不不,不要在这里。”张仲平本来不想听她的,但内心里到底潜藏了一份对她的讨好,只好出来。两个人拖泥带水地还是把战场转移到了床上。

www.xiaoshuotxt.netxiaoshuotxt。com
青瓷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风流仕途巴比伦帝国夜天子我家果园成了异界垃圾场骠骑大将军官道之权色撩人大明王侯南宋不咳嗽我的第三帝国帝国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