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青瓷

第8章

青瓷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7-01-10 23:40:5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修罗武神混沌剑神绝世战魂超品相师玄界之门万域之王一念永恒武道宗师武炼巅峰
  扶桑海岸是3D公司一年以前在省高院做的一笔业务,将近三千万,大部分拍卖成交款当时就转给了省高院,只留了几十万的尾数在公司的账上挂着。这也是省高院执行局的意思,主要是担心在项目移交、过户时出什么状况,需要动用资金解决。这是最后一次与高院结账,所以张仲平把公司财务部的熊部长带来了。张仲平将熊部长留在财务处,自己上了执行局。执行局的法官很少待在办公室,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办案,但刘永健还是比较好找。作为执行局的头儿,一般很少亲自出马,除非是大案要案,需要他挂个名,牵个头。刘永健果然在办公室,正在接待下面哪个地区的执行局局长和他们的一个副院长。张仲平很少到省高院执行局来,这次到健哥办公室,也就是打个招呼,把结账的事给他说一声。张仲平讲了几句话就走,没想到健哥却跟了出来。他很快地朝走廊两头看了看,说:“做过法人股的拍卖没有?”张仲平说:“做过。”健哥点点头,说:“那好。”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张仲平不会觉得健哥的话无头无尾,更不会傻乎乎地去追问是怎么一回事,与健哥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关系早已默契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地步。张仲平心里头很兴奋,知道大买卖可能又要来了。

  张仲平是通过丛林认识刘永健的。认识了一两年,关系也就平平常常。张仲平和丛林还有另一个同学,姓蒙,上大学时是班上的班长,毕业后留在了北京。他官运亨通,已经做到了相当的级别。张仲平一开始并不是没有想到要利用他来加深与刘永健的关系,但又觉得天高皇帝远,不方便麻烦人家,丛林直笑他幼稚。上大学时,张仲平与老班长的关系很好,睡上下铺。两个人不仅结伴打球,晚自习替对方占位子,互相之间帮着打饭,张仲平还帮他写过情书。一次舞会上,老班长看上了外语系的系花。那个张仲平后来称为嫂子的人,亭亭玉立,长得很漂亮。不过也可能是外文小说看多了,满脑子的罗曼蒂克。老班长一连写了三封情书,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老班长睡上铺,整夜辗转反侧,弄得张仲平叫苦连天。张仲平比老班长小五六岁,中外文学名著看过不少。那会儿虽然还没有正式谈过恋爱,理论知识倒是一套一套的,俨然是个恋爱专家。老班长不耻下问,要张仲平帮助分析问题出在哪儿。张仲平一看老班长情书的底稿,就找出了症结所在。老班长居然把情书写得像案例分析。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老班长连声说:“对呀。”张仲平说:“你要让别人感动先得感动自己,要让别人发热先得自己发烧。”老班长接受了他的意见,却总是找不到什么方法能够让自己烧起来。张仲平说:“简单地说,把自己弄得不要脸就行了。”老班长说:“不行吧?”张仲平说:“换一句话说,不要脸就是勇敢和执著,这可是男人的优良品质呀。有一句恋爱真经,叫做胆大心细脸皮厚。”老班长听得一愣一愣的,说:“对,有道理。”老班长埋头苦干了两个晚上,写出来的情书,让人看了以为是个欲火焚身的色狼。张仲平看得直摇头,说:“哥哥呀,谁让你这么赤膊上阵了?关键部位也还是要披点羊皮的。”老班长嘿嘿直笑,埋头改了一个晚上,张仲平看了,觉得进步不大。老班长烦躁了,说:“鸡巴鸟情书,不如干脆提把刀子去问她,行就行,不行就自行了断算了。”张仲平说:“你要真这样做,我估计她会很激动。”老班长说:“是吗?然后呢?”张仲平说:“然后她可能会晕倒在你怀里,也可能会报警。”张仲平起了好为人师的念头,便自告奋勇地捉刀,一写竟洋洋上万言。那时张仲平正暗恋一个名叫夏雨的女孩子,他替老班长写的情书完全是有感而发,不仅情真意切,而且文采飞扬。

  不知道是老班长的勇敢执著起了作用,还是张仲平的情书起了作用,他俩的事总算成了。丛林提醒张仲平去找老班长很不容易,等于默认了自己人微言轻、能力有限。报纸上别的拍卖公司的广告隔三差五地出来,搞得张仲平真的有点儿像热锅上的蚂蚁。丛林问他是要面子还是要票子,你既然下海了,就没有回头路可走,大家都在拉大旗,作虎皮,你不这么干,等于浪费资源。张仲平决定上北京去看老班长,却又为准备什么礼物而发愁。他找来丛林商量,丛林直摇头,说:“你书生气太重了,得改。但也不要矫枉过正,搞得浑身都是铜臭气。所以,红包就没意思了,商场里能够买到的东西也俗。”张仲平说:“老班长不是喜欢书法吗?我想弄幅字送给他,行不行?”丛林说:“谁的?”张仲平说:“林则徐的。”丛林说:“真的假的?”张仲平说:“当然是真的。你忘了我是搞艺术品拍卖的?那个卖家要八万,砍砍价,三四万能拿到手。”丛林说:“这个你就不要跟我讨论了,你又不是去送礼,主要是去看同学,意思到了就行了。噢,你别忘了嫂子和他儿子。”张仲平上北京后不久,就有了老班长他们单位组织的一个短训班。张仲平打听到刘永健参加了,就又上了一趟北京。

  张仲平一直记得刘永健走进傣家风情园包厢时的表情。那时他和老班长已经先到,两个人谈起大学时的趣闻逸事,快活得一次又一次哈哈大笑。就在这个时候,服务小姐在外面轻轻敲门,接着,侧身将面带微笑的刘永健让了进来。气氛很好。那天晚上,三个人还一起去了天上人间。从北京回来以后不到几个月,张仲平便拿到了扶桑海岸第三、四层商铺的拍卖委托书。再后来,张仲平叫刘永健就不叫刘局了,开始叫健哥,刘永健叫张仲平也不叫张总了,叫仲平。为此,张仲平心里对丛林也就存了一份感激。张仲平的大办公室里有一排博古架。每一层的顶部都安装了小小的射灯,里面零零散散地放着几件瓶呀罐的,透过七个厚的玻璃门,自有一种古朴、典雅、庄重的肃穆之气,这与那些公司里摆放着财神爷、金钱蟾蜍、招财猫之类的老板一比,就显出了主人的品位和档次。不少朋友都知道,张仲平喜欢收藏古董。拍卖行之间的竞争很激烈,但张仲平似乎很超脱。听说哪里有艺术品和古玩杂件的拍卖会,都会前去看看。张仲平说,现在没有好的投资渠道,银行存款利息低,还要交利息所得税。股票吧,一赚二平七亏损,弄不好就血本无归。

  投资铺面地产倒是不错,但咱这种底子哪里打得水浑?收藏古玩就不同了,东西越搁越值钱,如果急着要用钱,变现也快。张仲平的这番议论,等于是另外一种广告,别的拍卖公司老板怎么会不觉得他够朋友呢?间或有一两个朋友问他怕不怕买到假货,张仲平回答:“怎么不怕?但能够上拍卖公司的东西,经过了层层把关,虽然不保真,基本上也值得信赖。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看买家自己的眼光。而且,正因为有假货和赝品,古玩市场才魅力无穷。如果所有的东西都是真的,就不存在鉴定家、收藏家一说了。因为那样一来,只要比谁的钱多就可以了。现在多好,固然可能花大钱买药吃,但同样也有可能捡漏,花小钱淘到真货和精品。”当地有个很大的文物市场,叫香水湾文物市场,时不时地,张仲平都要去逛一逛。香水湾这个地名很香艳,据说几百年前这里曾是除了苏州、扬州以外名气最大的烟柳巷。一边是妓院赌场快活林,一边是茶肆酒楼当铺古玩店,正应了“繁荣娼盛”的说法。现在的香水湾文物市场在省博物馆的西北面,一千多米长的一条街,两边是一幢一幢连成一体的仿明清建筑,一间挨着一间开着文物商店、古玩店、字画店。一般的人以为香水湾文物市场指的就是这里,这当然也不错。
青瓷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钢铁皇朝极品富二代贴身兵王重生初中校园:超级女学生99亿新娘:撒旦老公请温柔继承者驾到:校草,闹够没!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凤逆天下:妖娆二小姐婚然心动:首席老公,抱紧我毒医兽妃:妖孽邪王,抱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