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青瓷

第9章

青瓷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7-01-10 23:40:5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一念永恒修罗武神混沌剑神万域之王龙王传说武炼巅峰大道争锋校花的贴身高手武道宗师
  但除此之外它还有个特指,就是星期六、星期天的古玩集市。张仲平只逛星期六、星期天的古玩集市。张仲平知道,那些卖家来自五湖四海,大部分以贩卖行货为营生。运气好的时候,也能碰上一两件好东西。知道文物这个词的人不少,懂文物的人不多。有的东西本来来路就不正,能换几个钱,又能安全迅速地脱手,卖家也求之不得。这种卖家是在古玩集市里淘金的买家所喜欢的,只是不多见,要碰。那一天,张仲平已经在二楼三楼转了两圈,没有发现什么入眼的东西,他准备离开了。有个河南口音的老头儿躜了上来,超出张仲平小半步,半退着跟着他朝前走,说:“看老板像个行家,我那里有几件好东西,不知道肯不肯赏光去看一下?”张仲平理都懒得理,径自走自己的路。但那老头儿却顽固得很,一直跟着他从三楼下二楼,又从二楼来到了大街上。河南老头儿说:“怎么样,老板?东西就在对面招待所。我看老板像个会家子,卖给别人,我心疼。”张仲平挥挥手打断他,这种给人戴高帽子的话他听得多了。他的车子正好停在那个招待所的院子里,顺便去看一看也并不费事,就做了个让他带路的手势。河南老头儿的房间在招待所的一楼。

  三人间,一张铺空着,另外一张铺的被子没有叠,还有一张铺上躺着一个人,老头说:“我儿子,留在房里看东西,怕不安全。”张仲平并不搭腔。河南老头一巴掌把他儿子拍了起来。后者则一边揉眼睛一边撅着屁股趴在床底下窸窸窣窣地翻东西。张仲平看着他们小心翼翼地拖出了一个纸箱,箱子的空隙处塞满了废报纸和马粪纸。他们要给张仲平看的东西用一块薄薄的毛毯裹着。河南老头儿慢慢地把它打开,小心地拎着,往张仲平怀里塞。张仲平赶紧躲,以表示他可不是什么生手。不懂行规的人才会毛里毛糙地伸手去接,你一伸手,递东西的人再故意把手一松,东西很有可能就会在交接之间啪的一下摔碎在地上。谁的责任?那时候就难缠了。张仲平努努嘴,让河南老头儿把东西搁在茶几上。眼看着确实搁稳了,再凑过去,慢慢地看。摆在茶几上的是一尊青瓷莲花尊。张仲平心里咯噔了一下,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这会儿,两位河南老乡,一老一少四只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呢。

  那天从健哥那儿出来,张仲平去了一趟省文物商店,买了一本香港拍卖会的图录。他刚才心里一动,是发现眼前的什物跟图录里一对标价五百万港币的莲花尊十分相似,但见它造型典雅、式样优美,用来装饰的莲瓣纹,与器形巧妙结合,融为一体,釉色葱翠,釉层均匀,浑厚滋润,如冰似玉。河南老头儿凑到张仲平脑袋旁边,问:“怎么样?真正的越窑青瓷,祖上传下来的旧东西。”张仲平把刚才不由自主躬下去的身子直起来,鼻子里哼了一声,对那莲花尊再也没有望上一眼:“没有别的东西了?”儿子看了他父亲一眼,河南老头儿赶紧把他拨到一边。“没有了,”河南老头儿说,“我们又不是专门做这一行的。”张仲平望了他一眼,接下来又朝门口望了望。张仲平是搞拍卖的,经常玩声东击西欲擒故纵的把戏。河南老头儿大概看出了张仲平有准备撤退的意思,赶紧说:“是还有件东西,只是……”张仲平说:“只是怕品相不好,拿不出手是不是?”河南老头儿一笑,说:“老板哪里话?您真是会家子,那就是咱们的缘分了。”那是一副对联,用薄薄的塑料纸裹着。河南老头儿把它摊在床上慢慢地展开。装裱的绫子是旧的,漏痕也不像是做出来的。纸张是自然陈旧的那种灰白,不像茶叶水染的,也不像烟熏的,好像还是原裱。那是一副六言对联,上联是“岂能尽如人意”,下联是“但求无愧我心”。没有上款,落款是石庵。张仲平一声不吭,看完了,两只手轻轻地一松,那副对联便自己卷了起来,仍然躺在那张空着的床铺上。河南老头和他的儿子一人手里拿着一联,把它们慢慢地卷起来,像放一对枕头似的把它们在床铺上搁好,又紧紧盯着张仲平,说:“百分之百的旧东西。作者是我们河南的一个得道高僧,听说跟少林寺还有点渊源。”张仲平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抬起右手的食指,不经意地指了指那一尊莲花尊,说:“开个价吧。”河南父子对视了一眼,然后,做爹的向张仲平伸出了一只手掌:“五万。”他说,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张仲平。张仲平往门口走了半步,侧回头来,慢悠悠地说:“还真正的越窑青瓷哩,你也真敢开价。”河南老头嘿嘿一笑。

  张仲平说:“一尊莲花尊,加上那副对联,我出三千。”“三千?”河南小伙子嘴里发出了哧的一声,好像单车一下子漏了气,“三千?不可能啰。”他说,这是他第一次开口说话。河南老头儿也是一个劲地摇头。张仲平说:“怎么样?”河南老头说:“六千?”张仲平摇了摇头。河南老头说:“四千?”“三千二百元。”张仲平说,“一口价了。”“三千二百元?亏血本了。”河南小伙子又嚷起来。“怎么样?”张仲平一直看着河南老头儿,望都不望河南小伙子一眼,“行,就打包。不行,你刚才说的缘分也就只能到这儿了。”父子俩再次对望一眼,好像下了天大的决心似的,说:“打包。跳楼价了。”张仲平指点着他们将东西包好,然后掏出钱包,将百元大钞一张一张点给他们。河南老头儿接过钱,大拇指放到嘴边呸地吐一口,又把钱点了一遍。张仲平说:“没错吧?”河南老头说:“没错。”张仲平说:“是不是假钱呀?”河南老头儿说:“老板开玩笑。”张仲平说:“开什么玩笑?你还是看清楚了,等我一出这个门,咱们双方可就谁也不认识谁了。”河南老头儿就真的把钱拿出来,对着光一张一张地照了一遍,嘿嘿一笑,说:“不错不错。”张仲平要河南小伙子送一下。出了门,张仲平掏出汽车遥控钥匙,手一扬,奥迪A6的尾箱自动开了。张仲平指挥着河南小伙子将那个纸箱稳稳地放好,然后一摁,就把尾箱关上了。张仲平又回到了房间里,对着床底下望了一眼,说:“里面纸箱里,同样的莲花尊应该还有一件吧?怎么样,我出一千?”河南老头儿摸了摸鼓鼓的口袋,不解地望着张仲平。张仲平说:“你别担心,已经成交了的,两清了。我说过,一出门,咱们双方就都不认了,你还怕我反悔不成?”两个河南人不说一句话,对望一眼,弯腰从床底下拖出了另外一个箱子,打开,果然还有一件。张仲平再次点了一千块钱给他们。他没有让他们再打包。他捧在手里把玩着,觉得瓷胎细腻致密,釉层匀净光滑,真的是件好东西。张仲平摇了摇头,捧着它朝卫生间走去,然后,双手一松,砰的一声。那尊莲花尊就那样摔破了。张仲平弯下腰,捡起一块瓷片,那裂口白森森地刺眼。

  张仲平将瓷片拿给河南老头儿看看,说:“这也是祖上传下来的旧东西?”两个河南人嘿嘿直笑。张仲平把手上的瓷片扔回到那一堆碎片中间:“笑什么笑?不知道这玩意儿是怎么摔破的呀?”两个河南人茫然地看着他。张仲平说:“请服务员打扫一下吧。有一句话我只说一遍,你这种祖上传下来的旧东西,我希望从现在开始再也不会在咱们这里出现了,明白了吗?”两个河南人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张仲平缓一缓语气,说:“至于那个石庵,不是什么得道高僧,也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他叫刘墉。宰相刘罗锅,电视里跟和珅斗来斗去的那个,知道了吧?不过,你们也没有吃亏。谁知道你们是花了几十块钱从哪里找来的?做生意从来只有买亏的,没有卖亏的。再说了,那副对联是不是清代的东西很难说,是不是刘墉的真迹,也很难说。不过,那两句话我倒是比较喜欢。”河南老头儿说:“老板发财。不知道老板能不能赏一张名片?”张仲平摇了摇头,说:“我不会跟你做回头生意了,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把这笔买卖也彻底忘掉。明白我的意思吗?”两个河南人只好互相望着笑笑,连声说是是是。张仲平最后说:“你最好不要知道我是谁。”

www。xiaoshuotxt.Ne
青瓷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抗战之大国崛起元尊执掌武唐云的抗日抗日之特战精英三国大驯兽师特种军医大唐贞观第一纨绔汉乡帝国的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