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青瓷

第10章

青瓷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7-01-10 23:40:5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一念永恒修罗武神混沌剑神万域之王龙王传说武炼巅峰大道争锋校花的贴身高手武道宗师
  “喂,你知道我是谁吗?”张仲平将手机放到耳边之前,在彩屏上早已看到她的名字像她长长的睫毛一样,在那儿忽闪忽闪。这是第一次从手机里听到她的声音,很明亮,有一种山涧溪水淙淙作响、晶晶闪亮的效果。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会主动给他打电话。“喂,怎么不说话?”“你所拨打的用户正在洗耳恭听。”“那你快说呀,我是谁?”张仲平感觉到自己的胸腔中,一个尘封了差不多二十年的角落,有一颗鞭炮一样的东西爆炸了。好像一个浪头在心里打过,让他短暂地晕了一下。其实这种感觉,从张仲平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这是他那次本来有求于人家,却仍然敢用发号施令的霸道语气跟她说话的原因之一。是的,曾真长得有点像夏雨。那次一转身,他就把她的手机号码储存起来了。张仲平觉得嗓子有点儿发干。他费劲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控制住了自己。他轻轻地笑出声来:“干吗要我猜?有什么奖励没有?”“你这人还蛮啰唆,女生请你猜谜,本身不就是一种奖励吗?”她反问他。“当然不算。”“好郁闷哟,你不会告诉我你经常接到这种电话吧?”“那倒不是。”“那是为什么?”“因为,如果我猜到了,证明我在惦记着你,那不是太没面子了吗?要是没有猜到,又证明了你没有魅力,你又太没面子了,这种两头不讨好的事儿,像我这样聪明的人,一般是不干的。”“没味,我已经有点后悔给你打电话了。”“行行行。你挂电话吧。不过,在挂电话之前还是听听我的感受,好吗?接到你的电话,我可是心情激动极了,心潮起伏极了,心潮澎湃极了。一句话,我觉得真真有味极了。”“这还差不多,知道我是谁。”“告诉我,是不是想我了?”“想你的冰激凌了。”“早说呀,快说你在哪儿,我来接你。”“你还当真了?我在上班,没有时间。刚才挺烦的,就想随便找个人打打电话。正好从包里翻出了你的名片,你撞到枪口上啦。”“你经常这样干吗?”“是呀,烦的时候,跟一个要熟不熟的人打打电话,看能不能在一分钟以内让自己爽起来。”“你这次爽起来没有?”“更加不爽了。”“你别打击我好不好?我好脆弱的。”“有多脆弱?”“脆弱得就像是玻璃做的,风一吹,叮当叮当作响。”“不会吧?说起来像个玩具似的。”“你真聪明,我还就是一个玩具,而且,挺好玩的。”“是吗?”“是的,如假包换。”老班长要来的消息是健哥告诉张仲平的。张仲平马上给丛林打了个电话,丛林说他已经知道了。见面以后,老班长跟张仲平解释了没有事先打电话通知他的原因,他是陪领导来的,根本不知道会在这里待几天,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时间见面。如果只是老班长来,健哥和他的领导都要陪。老班长陪他的领导来,规格上升了,由省委、省政府负责接待。但老班长作为随行人员,行动也就不自由了。老班长的领导临时先行返京了,剩下的事情由老班长来做。这个改变最高兴的就是张仲平和丛林,因为这样他们才有机会以尽地主之谊。老班长也很高兴,他在皇城脚下做事,职业使得他不得不有时候拿架子,有时候还得装孙子,都是累人的活。跟同学在一起,就轻松多了,不需要像在官场上那样脸上像涂了糨糊。三个人去海内鱼翅海鲜酒楼吃饭,一进包厢,老班长就把外衣脱了,在桌子边上做扩胸运动。丛林说:“憋坏了吧?减负减负,由张仲平同学负责安排泄火药。”张仲平说:“没问题。”张仲平其实早在吃饭之前就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吃饭以后,到扶桑海岸三楼娱乐城唱歌。唱歌的地方是老班长选的。老班长说,扶桑海岸名声很大,都传到北京了。

  扶桑海岸与张仲平的3D拍卖公司还真有些渊源。扶桑海岸在劳动广场西北面,是一座欧罗巴风格的十八层综合楼。按照原来的规划,应该建到二十八层,没想到桩打下去,发现了一条暗河。这是原来地质勘探时没有发现的问题,据说为此还处分了几个人。这下开发商惨了,必须追加投资。怎么办?只好贷款。建设银行贷了款,工商银行贷了款,连农业银行的款也贷了。房子建好以后却卖不出去,因为增加的投资成本,势必要分摊在销售价格上,这样就比周边的房价高出了很多。加上扶桑海岸的建筑地基问题外面有很多传说,开发商又不好出面辟谣,一开盘,就砸了。扶桑海岸建好以后卖不掉还有另外一种说法:对面的白银世界,二十六层,那堵斜面的玻璃幕墙就像一把大刀。扶桑海岸有日资背景,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不天昏地暗才怪。上面的说法就跟风水有关了,就得高人化解。扶桑海岸的老板请的是香港的一个风水大师。据说此人是李嘉诚家里的座上客,与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关系也很密切。澳门许多赌场三五年就要改换一次门庭,大门的朝向修修改改,里面的设施与摆放也要挪动挪动,目的无非是顺应风水轮流转的道理。葡京酒店内的赌场装修设计据说不少就是此人的手笔。

  香港的风水大师来了又走了,他怎么为扶桑海岸的老板指点迷津没有人知道。但是不久,人们看到了扶桑海岸的变化。它原来也有一面玻璃幕墙,将一棵二百多年的樟树圈在里面。政府规划部门、文物部门、城建部门还有林业部门都有要求,城市里超过多少年的树木,建筑施工时必须加以保护。樟树不能移,但玻璃幕墙必须拆掉。玻璃幕墙是房子的一部分,围成一圈,圈里有木,那是困。紧接着,罗马柱的两侧,耸立起了两座四五米高的青铜雕塑,那是两头紧紧夹着尾巴双眼怒睁朝外冲抵的健壮野牛。朝向白银世界那一面的窗户也改了,用石膏做成张着大嘴的虎头,内侧用立邦漆刷成鲜红的颜色。据说房顶上也添置了一些机关,但一般的人上不去,也就弄不清其中的玄妙。欧洲中世纪的建筑风格,加上体现中国奇门遁甲之术的外装修,使扶桑海岸具有了一种怪异诡秘的味道。在进行了以上那些令街头巷尾谈论不已的改造工程之后,扶桑海岸在当地最有影响的报纸电视上,以“请你做老板,请你来拿钱”的广告词进行“一平米产权”大招商:扶桑海岸拿出第一层和第二层商业铺面,将产权证面积划分到一平方米进行销售。

  也就是说,你只要买上一平方米的扶桑海岸商业铺面(多购不限),你就成了扶桑海岸的老板(实际上是若干个老板中的一个)。一平方米的商业铺面当然从事不了任何商业经营活动。不要紧,扶桑海岸已诚邀日本著名的量贩商之一“六佰六”加盟,就在一、二楼开设当地最大规模的仓储式超市。扶桑海岸的产权人无须自己经营,只要把已经划归到自己名下的商业铺面返租给“六佰六”就可以了。换句话说,你是老板,“六佰六”是替你打工的。扶桑海岸开发有限公司在印刷得十分精美的招商宣传册上向你承诺:年租金按购买价百分之十六点八计算。一六八,那是一路发的意思,如果是百分之十四点八,就不吉利,一四八,那是“要死吧”的谐音。销售异常火暴。据说在还没有正式发售之前,扶桑海岸公司高层以及开发商的亲戚朋友关系户,就已经“内部认购”了商铺总面积的百分之六十七点九。内部认购价一层每平方米一万八千元,二层每平方米一万二千元。到正式发售的时候,因为登记购买的人实在太多了,公司不得不请求当地派出所和保安公司共同维持秩序。消息不断传出,说错过了机会没有领到认购证的人,每平方米愿意出价三万二千元。

  因为返租租金是与成交价成比例的,扶桑海岸开发有限公司根据市场供求关系,及时调整了销售价格,到最后一平方米不剩地销售完毕,一、二楼商业铺面的均价到了每平方米二万三千八百八十元。抢购扶桑海岸的人们,像许多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人一样,忽略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返租租金从何而来。说是由扶桑海岸开发有限公司支付,与“六佰六”的盈亏无关。但扶桑海岸开发有限公司并没有与一、二层的产权人直接签订租赁合同,租赁合同由产权人与“六佰六”签订,这样,高额租金的支付保障还是有赖于“六佰六”的经营情况。可是,“六佰六”的经营利润能够有多少?它本身要赚钱,还要支付远远超过市场正常价格的租金,它做得到吗?当时好像没有人算过这笔账,或者算过了,觉得没有风险,因为产权时间长达五十年,就当成是钱存银行得了。急于当老板的人,成了逐利的羊群。他们冲钱而去,最后落入了别人早就挖好了的陷阱。“六佰六”开张营业了不到一年,最后铩羽而归。等到人们醒悟过来的时候,扶桑海岸开发公司的法人代表早已几易其人。当年收到的购房款,也早已化整为零不知去向。最初的租金还是按时支付的,“六佰六”一撤出,就不能兑现了。

  原来返租金的承诺,不是无条件的,是以“六佰六”的持续经营为前提的。这个重要的前提条件,隐藏在中日两种文字的合同文本艰难晦涩的表述之中。窗户纸一捅破,大家一下子就明白了:被誉为营销奇迹的扶桑海岸商铺销售,说穿了不过是一场高息揽储的非法集资罢了。一时间,诉讼纷起。其实,最紧张的应该算是贷款银行。本来,各银行也是一层一层地拿到了抵押物的,但评估是在一、二层销售最火暴的时候做的,评估价格明显偏高。如果“六佰六”能够持续经营,生意做得起来,问题还不大。一停业,房价就跌了,贷出去的钱便不能如约收回。银行只好打官司。一般人都想不通,贷款银行为什么不牢牢地将一、二层商铺销售的资金控制起来,它的市场反应为什么总是要慢半拍,一些明明可以绕开的暗礁险滩,总是要被它遇上、碰上、撞上。张仲平却是见怪不怪,在有些人眼里,银行的钱就是国家的钱,国家大得很,亏得起。国家吃亏,帮国家管钱的人却不会吃亏,除非是你运气不好,东窗事发,被抓了进去。张仲平没有工夫忧国忧民为银行惋惜,得到信息赶紧跑上跑下地抓紧活动,因为银行一打官司,拍卖公司就有了做业务的机会。

  张仲平正是通过做扶桑海岸第三、四层的拍卖业务,跟健哥铁起来的。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便是有老班长的引见。老班长一来,却又指定要来这里。世界上的事情,就这么巧。健哥没有来陪老班长用餐。健哥说:“你们三个同学先聚一聚吧。吃完了饭,仲平再通知我上哪儿找你们。”老班长说:“刘局有事就先忙吧,你已经陪了两天了。”健哥说:“没事没事。前两天因公,今天晚上因私,算是朋友聚会。”老班长说:“那就最好不过了,我的两位同学,一个政治上要求进步,一个生意上谋求发展,都跟你有关,还得请刘局多多费心。”健哥说:“领导指示,坚决照办。丛林不错,仲平也不错,大家互相关照吧。”张仲平对扶桑海岸还是有感情的,因为这笔业务对于3D拍卖公司来说是一个转折。扶桑海岸第三、四层的买受人财大气粗,两层楼一装修,哗的一下成了当地最豪华的KTV城,每到夜幕降临,全城不知道有多少高档小汽车往那儿开,整整三层的地下车库根本就停不下。他们又租下了马路两边的汽车咪表车位,一百米宽的马路有时候被挤得只剩下一来一往两条公用车道,生意火暴得一下子就让人瞠目结舌。不过,张仲平却很少光顾这里。

wwW、xiaoshuotx
青瓷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抗战之大国崛起元尊执掌武唐云的抗日抗日之特战精英三国大驯兽师特种军医大唐贞观第一纨绔汉乡帝国的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