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都市言情小说 > 青瓷最新章节

第14章

青瓷 | 作者:浮石 | 更新时间:2017-01-11 01:43:44
同类小说推荐:超品相师神藏全能戒指重生之神级败家子全能奇才超级黄金指官道天骄逍遥房东宝鉴最强弃少
  叫他们抓紧时间,看一个星期能不能赶出来。”小叶说;“如果赶不出来呢?”张仲平说:“那就换一家。那条街上,字画装裱店满街都是。要他们注意装裱质量。”小叶临出门之前,张仲平又把她叫住了。他想了想,觉得这事还是找个圈子外面的人去办比较妥当。张仲平把那两幅字从小叶手上拿了回来。那两幅字卷在旧报纸里,小叶打都没有打开。唐雯把张仲平叫到卧室里说:“你发现没有,这个周末小雨回来以后,好像一直闷闷不乐的?”张仲平说:“我也有这种感觉。会不会是上次告状的事在学校里受了委屈?”唐雯说:“是呀。万一赵老师对小雨有什么成见,不理不睬的,或者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小雨就难了。心理负担会很重。”张仲平说:“得找个机会跟赵老师沟通一下。”唐雯说:“要不然请赵老师吃餐饭?”张仲平说:“可是可以,就怕赵老师太忙,请不到。他也不一定会答应吃饭。你想一想,请他吃饭只能就近,人来人往的,难免不碰上别的老师和小雨的同学。这样对小雨更不好。开车到远一点的地方吧,又好像太郑重其事了。还有,去一个什么档次的店?一般的店不像话。

  好一点的店,一餐饭几千元,好像也没有那个必要。”唐雯说:“你说得对。但是,就这样去找他,可能也不行。他要真的有什么想法,还不三言两语就把咱们给打发了?”张仲平说:“当然,找人怎么能空着手去呢?”唐雯说:“那你看送点什么东西好?”两个人便讨论给赵老师送什么东西。唐雯说:“不知道赵老师抽不抽烟,要不然送两条好烟?”张仲平说:“烟呀酒呀就算了,有点俗。送的东西还是要有点意义,比如说皮带、领带或者钱包什么的。”但张仲平很快又自我否定了,因为这些东西太私人化了,好像是情人之间送的东西。唐雯说:“有人给你送过这些东西没有?”张仲平说:“没有。我哪有情人?好啦,算我用词不当,情人改成爱人,可以了吧?外人不宜送这些东西,因为你不知道对方的品位。”唐雯说:“要不别费那个脑筋了,反正礼多人不怪,只要送的东西够几百上千的,就行了。”张仲平说:“那可不行。给别人送礼,特别要考虑的就是别人的喜欢和需要。要是不喜欢,钱等于白花了。如果你送的东西,正好是他想买又舍不得自己花钱买的就最好了。收礼的人那份心情真正是花钱买不到的,你再求他办事就容易了。所以送礼就是送心情。否则,你到商场随便抱一大堆东西往人家家里去,钱花了,别人不一定领你的情。”唐雯说:“可惜我们对赵老师也不怎么了解。要不然,干脆给他打个红包?他喜欢什么需要什么,让他自己去买。”张仲平连忙摇头,说:“不妥不妥,又不是逢年过节,学生家长平白无故地给老师打什么红包?赵老师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最敏感了,这样做会让他觉得受了侮辱。人家毕竟是教书育人的先生。再说了,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赵老师的真实想法,他万一为了图表现,将红包往校长那儿一交,我们和小雨岂不是要被他搞得无地自容?那会一点退路也没有,你说呢?”唐雯说:“送个礼不会这么复杂吧?”张仲平说:“你一直在学校待着,跟社会上的人打交道不是很多。你是不知道,送礼的事学问可大了。其实像你搞经济学的,可以跟社会学交叉,说不定真能出成果。除了前面讲的,还可以举些例子,比如说,花同样多的钱,送的礼不一样,效果完全不一样。

  在一个不太昂贵的礼物类别里挑选顶尖价格的礼物,和在比较昂贵的礼物类别里挑选比较便宜的,对于接受礼物的人来说,心理感受是不一样的,这里面是不是有学问?学问大了。”唐雯说:“你做生意整天就琢磨这个?真是难为你了。”最后商量的结果,是给赵老师送一个MP3。赵老师年轻,应该会喜欢时尚的电子产品。MP3是现在的年轻人中间除了手机以外最时尚的玩意儿,还不像数码相机那样正规。张仲平亲自跑到电脑城挑了一款韩国产品。年轻人哈日、哈韩的挺多,有些人就对电子产品迷恋上瘾。那款MP3很小巧,在款式上偏向中性。张仲平是这样想的,如果赵老师喜欢,可以自用。如果不喜欢也没有关系,可以转送给别人。小雨不是说他正在追求被他们气走的那个外语老师吗?正好送给她。上次开家长会张仲平见过她,很洋气,应该是一个很活泼很开朗的女孩子,在穿着打扮上属于吊起挂起、叮叮当当的嘻哈族。如果赵老师将MP3送给她,她应该会喜欢。第二天晚上就送去了。赵老师怎么也不肯收。张仲平说:“这是我们公司集团购物时商场派送的奖品,没有花钱的。”张仲平送礼轻车熟路,知道其中的奥妙就是给受礼的人一个接受的理由。张仲平这次找的理由尽管有点牵强,但重要的是传递了一个信息——没有花钱。这样,授受之间便有了一种玩笑与随意的意思。东西不管值多少钱,既然送的人没有花钱,收的人也就没有必要那么认真,当作玩儿似的就行了。赵老师终于很勉强地把东西收下了,张仲平和唐雯这才开始问小雨的情况。赵老师说:“张小雨同学人很聪明,就是太有个性了,很犟。有个性不能说不好,但是,太有个性,就要注意了。举例来说,她本来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早几天却嚷着要辞职,还给我写了一份辞职报告。我没有理她,本来想搁几天找个机会跟她谈一谈的。可是,她倒好,先撂担子了。年级开会的时候不去,班上课代表的工作也不抓,搞得我的工作很被动。没有办法,只好将她的学习委员给下了。”张仲平心中暗自叫苦不迭。他知道小雨很任性,她一定是感觉到了赵老师对她冷淡,又拿不准,想用这种方式试一试赵老师的态度,没想到赵老师会顺手推舟,给她来个下马威。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当什么学习委员,也不要紧。

  明明当得好好的,一下子没有了,落差就大了,现在一些工作了几十年的领导干部,都是可上不可下的,退休离休也会搞得人病恹恹的,何况小孩子?哪里会有这种承受能力?小雨这几天闷闷不乐的,八成就是这个原因。唐雯说:“怎么会这样呢?赵老师,你看这件事还能不能挽回?”赵老师说:“恐怕有点难。新的学习委员已经定下来了,是班上同学选举产生的。”张仲平不好再说什么,他觉得这件事情是他跟唐雯没有做好。上次出了那事,就应该跟赵老师及时沟通一下,防患于未然。这跟做生意是一样的,有了隐患,就一定要消除在萌芽状态,你要是疏忽大意,等到弄出一些枝枝节节来,就麻烦了。3D公司最近的主要任务是盯住侯昌平,得想办法早点把委托拿下来,不能等到别的公司开始做工作了再去努力,到那时,侯昌平就是有心帮你情况也会复杂得多。张仲平被唐雯碰了一下,才发现自己走神了,马上抱歉似的笑了一下,又冲着赵老师笑笑,说:“赵老师,小孩有时候不懂事,跟家长花的精力很有关系。咱们两口子太忙了,平时关心不够,完全靠学校靠老师了。有些事情如果做得不妥当,家长应该负主要责任,还要请赵老师多多包涵。”赵老师说:“包涵谈不上,大家能够互相理解就好了。”张仲平说:“对对对,小孩子不知道,我们做家长的还不知道吗?当老师辛苦不说,有时候确实挺委屈的。”赵老师说:“一般来讲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毕竟我们也是这样过来的。”张仲平说:“对对对,我看赵老师就不错,很有责任心。”赵老师说:“应该的。张小雨那儿,我会主动找个机会跟她谈一谈的。学习委员的事,这个学期肯定不行了,下个学期再看看吧。”唐雯说:“赵老师真的谢谢你了。”赵老师说:“没有什么。噢,还有,上次那件事,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这次年级评先进肯定没有份了。这倒没什么,我最怕的是班上的荣誉受影响。别的家长也找过我,我也跟他们说过,能不能也请你们到年级组长或者校长那里去走动走动,表表态,谈谈你们家长的想法?”张仲平马上说应该的应该的。唐雯见他那样,也跟着一个劲地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我们尽快去。”“这个赵老师不简单呀。”跟老师分手以后,张仲平对唐雯说,“他是想让我们去领导那儿为他做说客,消除影响呢。”唐雯说:“他年纪也不大,这些套路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的。”张仲平说:“还要到哪里去学?打开电视现成的。新的领导上台了,新的政策出台了,都要层层表态,统一思想。”唐雯说:“我们像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哪里知道这些?”张仲平说:“逼的。这就叫适者生存。不过,校领导那里还真得去一趟,送点东西,让他们叫小雨在年级里当个干部吧。”唐雯说:“行不行呀?”张仲平说:“有什么不行的?事在人为嘛。我倒是考虑,这样对小雨到底好不好。”唐雯说:“要消除她的挫折感,只有正面鼓励了,当个干部是最好的鼓励。”张仲平说:“不错,你进步很快的。”唐雯说:“不过,千万千万,这事不能让小雨知道是我们在折腾。”张仲平说:“那当然。你知道这在社会上叫什么?叫买官。”唐雯说:“小雨难道不是很优秀吗?”张仲平说:“那倒是,咱们俩的女儿嘛。”礼送出去了,两口子心里多少踏实了一点。开车回家的时候,张仲平想到了唐雯到上海去拜访博士生导师的事,就问怎么样了。唐雯就有点嗔怪:“都什么时候的事了,亏你还记得问一问。”张仲平忙说:“都是我不好,我太忙了。不过,你要是真考上,我会很紧张。”唐雯说:“你紧张什么?”张仲平说:“你没有听说吗?现在教授招研究生一般要招四类人。一类最好是当官的领导,可以解决社会上各种关系问题;一类最好是有钱的商人、企业家,可以解决买单的问题;还有一类最好是年轻漂亮的,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解决情人问题;最后一类则必须是真正做学问的,负责传承他的衣钵。”唐雯说:“照你这么说,我不是没有希望了?”张仲平说:“你属于第三种人,年轻漂亮。”唐雯很快乐地笑了笑,说:“你这是损我还是夸我?”张仲平说:“既不是夸你,也不是损你,实事求是。我这人别的不会,就是喜欢讲真话。都几十年了,你还不知道我?”唐雯说:“看来你对老婆评价还蛮高的。”张仲平说:“那当然,就一个老婆嘛。”唐雯说:“谁知道你。”张仲平说:“你不知道我呀?”唐雯说:“不读个博士不行,学校里竞争很激烈的。”张仲平说:“是呀,中国人就是累。”唐雯说:“有什么办法呢?大家都这样。”张仲平说:“那倒是。”唐雯说:“考博士主要看外语成绩,导师那儿,问题应该不会很大,我给他孙子买了礼品,花了五千多块哩。”张仲平想说你要是花了五万块,事情可能还有点谱,如果只花了五千来块钱,真的就只能是液化气站工人的生活来源——靠运气了。你以为现在的学校还是一方净土呀。但他忍了忍,终于没有把那句话说出来。

www.xiaoshuotx
青瓷无弹窗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同类新书推荐:乡村艳色玩美人生乡村风月娱乐之荒野食神医品宗师白算计杜月笙全传楼兰绘梦巫师论坛十年一品温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