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都市言情小说 > 青瓷最新章节

第15章

青瓷 | 作者:浮石 | 更新时间:2017-01-11 01:43:44
同类小说推荐:超品相师全能戒指神藏重生之神级败家子超级黄金指官道天骄全能奇才最强弃少逍遥房东末日刁民
  法人股拍卖的事,健哥已经轻描淡写地谈到过两次了。有关具体内容,张仲平却一点都不知道。他也不好去打听,只能心里惦记着,希望健哥早点打电话约他。有天快下晚班的时候,健哥的电话终于打过来了。健哥说:“见个面吧。”张仲平说:“行呀。”健哥说:“还是老地方吧。”张仲平说:“好。”他们通电话的时候总是这样语言精练,没有一句多余的话,两个人都觉得这样挺好。老地方在雪松路上,是一个洗浴广场,叫碧海蓝天。张仲平比健哥先到十来分钟,开了个贵宾房,然后发了个短信给健哥。健哥一会儿就到了,说:“先吃点东西吧。”张仲平说:“行呀。”让服务生送了两份套餐。

  两个人一边用餐一边扯着一些闲话:某某厅下面的一座宾馆早几天发生了一次火灾,烧死了十几个在三楼唱卡拉OK的,一查,那娱乐城原来是厅长的小舅子开的;省委一个副秘书长家里被盗了,小保姆多事,报了案,结果牵出一桩受贿案;一个大学生捅死了同寝室的三名同学,跑到海南被人举报,提供线索的人获得了二十多万元的奖金;一对中了福利彩票头等奖的夫妇,给家里的兄弟姐妹每人分了十来万,却引起了叔叔舅舅和其他亲戚的不满,纷纷找他们借钱,弄得两口子有家难回,据说男的还挨了打。健哥说:“报纸上电视里十条新闻有七八条跟钱有关,你看看这社会。”张仲平说:“有点乱套了。”健哥说:“一个社会如果每个人都想尽办法捞钱不是好事呀,这才是社会最大的不安定因素。”张仲平说:“问题是这个社会不能没有钱。”健哥说:“没有钱不幸福,有钱就幸福吗?”用餐以后,健哥说:“先洗个脚吧。”张仲平说:“行呀。”马上将服务生叫来,要他去安排两个好一点的技师。健哥说:“找个力气大一点的。”服务生说:“男技师可以吗?”健哥说:“随便。”张仲平说:“还是找女的吧,不是有个欧阳师傅吗?请她来吧。”欧阳师傅五十来岁,两只手可以左右开弓。她的力气很大,健哥疼得叫了起来,嘴里却说舒服。欧阳师傅边洗边跟健哥聊天:“老板肠胃不太好。”健哥说:“是呀。”欧阳师傅说:“不过肾功能很好。”健哥说:“是吗?这我倒是不觉得。”张仲平问自己的技师,说:“我哪里不好?”她回答说:“老板哪里都好。”张仲平说:“你倒是很有眼光。”那个女技师笑笑,并不接茬。张仲平觉得没味,就闭上眼睛,随她怎么掐怎么搓。两个洗脚的技师做完以后走了,张仲平暂时没有安排新的服务项目,他想趁着这个机会跟健哥谈点事。两个人脱得赤条条地进了湿蒸房。健哥说:“香水河投资,听说过没有?”张仲平说:“知道。是省里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健哥说:“法人股。六千三百万股。”张仲平说:“哦。”健哥说:“委托书下达以后,多长时间可以操作完?”张仲平说:“如果有买家,也就十来天吧。”健哥说:“最近最高法院出台了一个规定,就是关于法人股拍卖的,你找到后好好看看。”张仲平说:“行。”健哥说:“香水河投资是上市公司,法人股好卖。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省里的意思是最好不要进入拍卖程序,而是动员省内的企业协议收购;第二个问题比较棘手,如果拍卖,交给哪家拍卖公司?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打招呼的人就已经不少了。”张仲平很快将健哥的话琢磨了一下,在健哥那里,第一个问题肯定只是技术方面的,如果根本就没有解决的可能性,就不会选择这个时机来跟他谈。至于第二个问题,才是他俩共同关心的。不过,张仲平对这件事看得很清楚,听健哥的安排就行了。在他这一边,只是一个操作问题。但是,这又不纯粹是他跟健哥之间的事,还有别的拍卖公司需要对付。健哥起身到外面的小冰柜里去换了一条洁白的湿毛巾,顺便也给张仲平带进来一条。健哥把湿毛巾贴在面孔上,继续说:“如果能够把买家控制在省内企业的范围以内,第一个问题是可以做工作的。省里不过是怕上市公司的壳资源外流。现在批一家上市公司太难了。”张仲平说:“这个没问题,可以搞定向拍卖。只是,如果对竞买人的条件进行限制,成交价格可能会有些影响。”健哥说:“只要没有法律障碍就行。”张仲平说:“可以先找买家。”健哥说:“在找买家的过程中,如果消息不小心透露了出去,只怕会有更强劲的对手出来跟你争。”张仲平说:“所以只能秘密进行,只要买家一落实,马上刊登拍卖公告。等别的拍卖公司反应过来,我们已经落袋为安了,你看呢?”健哥沉吟了一会儿,说:“先这样做吧。另外,评估的事,我已经跟北京的一家评估事务所打过招呼了,会放在那边。不容易呀。按照我刚才提到的那个规定,资产评估机构由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协商选定。今后挑选拍卖公司,也会这么办。”张仲平说:“这都是形式。不管怎么样,这边的拍卖公司越不知道消息,越晚知道消息,越好。”健哥没有吭声,两个人的面孔都被湿毛巾遮着,互相之间的表情看不见,张仲平不知道健哥点头没有,但他知道健哥没有发表不同意见。张仲平知道,健哥准备跟他谈的,暂时只有这些了。张仲平说:“最近挺忙吧?”健哥说:“干我们这行哪天不忙?”张仲平说:“嫂子呢?这几天有没有时间?”健哥说:“她的工作倒是清闲。”张仲平说:“我最近收了一件青瓷,想请嫂子帮着看看,估估价。”健哥说:“这种事情,你直接跟她联系就可以了,不要跟我说。”张仲平说:“好。”张仲平说的嫂子叫葛云,在省博物馆工作。她们家算是文物世家。葛云大学念的是考古专业,她爸爸葛家轩曾经是省博物馆的副馆长,兼任过省文物商店的总经理。两年前因心肌梗塞去世了,生前既是文物方面的专家,也是省内古玩方面有名的玩家。分手的时候,健哥找张仲平借了白鹤丹枫高尔夫球场的会员证,说准备陪他们老板去打打球。健哥说的老板就是他们院长。老班长来的那一次,张仲平陪着一起吃过一餐饭。张仲平说:“要不要给你们老板也办个证?”健哥说:“有这个必要吗?会不会节外生枝?”健哥用的是反问句,其实是不同意。张仲平却不觉得这么问上一句是多此一举,问上一句,表明张仲平已经想到了那一层,某些方面的心意也就到了。至于该不该做什么事,则由健哥看着办。张仲平在报纸上看到了时代阳光拍卖公司的公告,刚准备给徐艺打电话,徐艺却敲门进来了,他是专程给张仲平送请柬和艺术品拍卖目录来的,侯小平的两幅书法作品都入选了,排在第37号和第38号。这件事张仲平一个字也没有向徐艺提过,3D公司的人也不知道,拍卖委托手续是江小璐去办的。问题出在作者简介栏里。

w w w. xiaos huotxt .ne
青瓷无弹窗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同类新书推荐:乡村艳色玩美人生乡村风月娱乐之荒野食神医品宗师白算计楼兰绘梦杜月笙全传十年一品温如言巫师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