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青瓷

第17章

青瓷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7-01-11 01:43: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混沌剑神修罗武神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大道争锋校花的贴身高手俗人回档万界天尊吞天记
  时代阳光拍卖公司在广告造势方面也别出心裁。当地每天出版发行的报纸有十来种,徐艺选择了发行量最大的《白鹿都市报》,这是省报的副刊,却丝毫没有正儿八百的严肃面孔。倒像养在暗处的外室,古灵精怪,活泼可爱。有老百姓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也有市井的奇闻逸事,还有娱乐圈里的动态和花边新闻。报纸全彩版,版式设计新颖大方,重点突出。时代阳光拍卖公司隔天一次,一共做了三次四分之一通栏。中间穿插了几封读者来信,就赠送给竞买人的特殊礼物展开了讨论。先是道学家的抨击,后是市场营销人士的赞誉,然后是和事老的中庸之道,或虚则实之,或实则虚之,或点到为止,或欲盖弥彰,拿捏得非常到位。读者的兴致和好奇被充分调动起来以后又戛然而止,似乎另有玄机。他们在电视上也做了广告,选的是图文电视《股市沧海》栏目。另外就是交通广播电台,在“半点路况播报”中插播,一天也要播放几十次。平安路、解放路同时在扩建,城市交通拥挤,所有的司机几乎没有不听这个节目的,覆盖面之广可想而知。徐艺还向一个电信信息台交了钱,以免费信息方式,向它的手机信息用户,发出了全城第一则商业信息广告。

  这则信息跟你平时莫名其妙地收到的中奖通知和香港六合彩投资秘籍不同。拍卖公司的名称、地址、联系电话都是实实在在的。手机信息还告诉你,公司备有精美礼品,免费赠送给前一百名前往领奖的人,公司负责报销往返的士费,并同时参加信息台每周一次的抽奖。因为在此之前有关送香吻的讨论已经有点沸沸扬扬,所以,那些接到信息的男士无不趋之若鹜。但徐艺早已变招,这次是每人五注当期机选的福利彩票。可能有人觉得这是哗众取宠,但也没有人觉得失望,因为时代阳光拍卖公司赠送给你的只是一个发财致富的祝愿与梦想,你忍心拒绝吗?说不定就中了五百万呢?张仲平冷眼旁观徐艺的这些动作。看到他把一场普通的商业拍卖会搞得这样风生水起,不得不暗自感慨,他以前在3D拍卖公司工作真是被埋没了。这小子如果今后再耍出一点什么花招来,张仲平是不会觉得奇怪的。当然,他们俩作为各自公司的老板,风格完全不一样。徐艺喜欢热闹喜欢作秀,他则喜欢水深流急,宁愿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地小心谨慎。换一种说法,徐艺喜欢敲锣打鼓唱大戏,张仲平喜欢低声哼唱。徐艺将公司开业庆典与首场拍卖会的地点,设在白银世界宾馆大堂里,就在进门右手边原来经营茶座的地方。

  到了拍卖会的那一天,所有走进会场的人都眼睛一亮,就连张仲平都以为徐艺请了礼仪小姐。徐艺摇摇头,说:“全是公司的员工。”张仲平看着身着统一服装、胸前斜挎着绶带的时代阳光拍卖公司的女职员,说:“不错不错。”徐艺倒是很谦虚,说:“马马虎虎啦。”徐艺脸上很平静,但那种不动声色是经过了掩饰的。作为老板的徐艺并没有上蹿下跳,主要是身佩绶带的员工在忙。除了来了重要的客人,徐艺会前去打打招呼外,其他的时间,都陪着张仲平,算得上指挥若定。徐艺说:“已经办了五十多块竞买牌了。张总你看,还不断有人来。”张仲平说:“不错。”张仲平说的是真心话,早几年3D公司举办艺术品拍卖会,办理竞买登记手续的能够有二十来人,就相当不错了。张仲平瞟了一眼大堂里的挂钟,离拍卖会开始只有二十来分钟了,江小璐还没有来。波波倒是到了。一来就有人围着她,要她签名。所谓的开业庆典,就是由她在拍卖会开始之前,宣布两位前省部级领导的简短贺词并代表时代阳光拍卖公司作一个不超过三分钟的致辞。江小璐今天下午本来要上班的,为参加拍卖会,特意与同事调了班。张仲平交给她的任务很简单,花两千块钱再把侯小平的字买回来。

  江小璐说:“委托手续是我去办的,我再把它买回来,这不是要我当托儿吗?”张仲平说:“什么托儿?当然不是,你把自己看成一个真正的买家就可以了,别的就不要管了。”江小璐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望着张仲平,嘟了嘟嘴,终于没有说话。张仲平又说:“拍卖会我会主持一段时间,记住,我们并不认识。”望着旋转门的张仲平眼睛忽然一亮,那儿,一个女人正被两个男士一左一右地簇拥着进来。不是江小璐。是曾真。在别处的徐艺也看见了。张仲平看见他很快地朝她们走了过去。看得出来,曾真一行三人是他们公司请来的记者。曾真伸出手让徐艺拉了一下,又扬手朝不远处的波波打了个招呼。张仲平的眼光围着曾真转。他看到她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很快活地笑了,笑得腰肢一扭一扭的。等到她一只手掩着嘴,眼光一顾盼,就看到了一直盯着她看的张仲平。她跟徐艺和波波说了句什么,留下两个男同事去采访,自己径直朝张仲平走了过来。她身材高挑,长发披肩,身体曲线舒展流畅、凹凸有致。她的嘴唇好像总在若隐若现地翕动,这使她的脸很自然地生动起来。她在张仲平跟前站住了。他说:“嘿。”她也说:“嘿。”他望着她,她也望着他。他说:“你让我回到了二十年前。”曾真说:“什么意思?你不会是说,我让你想到了初恋什么什么吧?”张仲平说:“不幸被你言中了。”曾真说:“你真的胆子大,这种老掉牙的谎话也敢说。”张仲平说:“是不是已经有一百个人对你这样说过了?”曾真说:“那又怎么样?”张仲平说:“不怎么样。其实说这种话的人很蠢,那等于说眼前的这个人是替代品。”曾真说:“知道你还说?”张仲平说:“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明明知道会伤别人的心,却不敢撒谎。而且,我的损失很惨重呀,我都忘了跟你拉手了。”她说:“你现在还来得及。”张仲平说:“真的吗?”见曾真把手慢慢地抬了起来,往他面前一伸,便一把把它抓住,坏坏地一笑,说:“真是一只好凤爪。”她不干了,把手抽出来,在他手背上重重地打了一下,说:“讨厌。”张仲平说:“说我还是说你的……爪子?因为讨厌就是讨人喜欢百看不厌的意思。”曾真说:“你这话是跟你们家的中学生学的吧?她有没有告诉你,可爱就是可怜没人爱的意思?”张仲平笑着摇了摇头,还是望着她。她也还是望着他。两个人好像在比赛,看谁先把眼光挪开,好像谁先挪开谁就输了。她有点熬不住了。

  她将叉开了五根玉葱似的手指头的手掌伸在他眼前,又从小到大地把它们一根一根快速地收拢,像收一把精致的檀香扇,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曾真说:“够了吧?”张仲平说:“不。”他做出上流社会很绅士的样子向她倾斜过来,像要请她跳舞似的,压低嗓子说:“看得见,摸不着,靠不着边,够不着底。”曾真说:“我踢死你。”张仲平说:“你听懂了?”曾真说:“什么?”张仲平说:“那你干吗要踢我?”曾真说:“你痞得要死。”张仲平说:“是不是呀?”曾真说:“你给我的第一印象挺好的,以为你有文化有品位,没想到,你这么俗。”张仲平说:“你喜欢生的呀?”这种气氛是张仲平所希望的。刚才见她的那一会儿,他还以为自己会胆怯。两个人见面之后的对话,跟电话里的打情骂俏不一样。打电话也好,发手机信息也好,因为互相之间看不到对方的面部表情,脸皮就可以厚一点。面对面的调情,就不一样,稍微一过,就会不自然,一闪一闪的灵光,就会像水里受惊的小鱼儿一样地游走。曾真说:“我不想理你。”张仲平说:“我也不想理你。不过,我们都做不到,是不是?”曾真说:“是你个大猪头。”停了一会儿,曾真问:“没想到这个社会还有染上香菱之癖的人。怎么样,最近几天没有新作吗?”张仲平知道曾真的话是什么意思。从老班长来的那次开始,张仲平便隔三差五地给她发信息,全是他自己写的诗,尽管她一次也没有回复过。张仲平说:“运气不好。我大概碰到了一个年龄有了老奶奶那么大的编辑,这个编辑欣赏水平有限,不理我这个文学中年,连一封铅印的退稿信都没有给我回过,弄得我好有挫折感的。”曾真嘻嘻笑了,说:“你肯定是个一稿多投的主,连老奶奶都不放过。”张仲平说:“天地良心。不过,我对那些年轻美丽的女编辑倒是很能理解。你想呀,你总不能指望她们马上就给你回信,说欢迎来稿。”曾真说:“呸!”张仲平说:“公共场合,请勿随地大小那个。你难道没发现吗?我这个人还是不错的,用过的都说好。”曾真嘟着嘴,皱起眉头瞪了张仲平一眼。张仲平摇摇头,说:“不好看,你的眼睛本来是椭圆形,现在正逐步向三角形方向发展,简称三角眼。”曾真说:“懒得理你。”并没有真的不理他,曾真说:“有几首差不多快到发表的水平了。比如说那首《遇见》,还有《幸福的子弹》,还有《某月某日的花园》。”张仲平说:“知音啦。干吗还不给作者回信?”曾真说:“编辑的心思比较大,可能准备帮你出一本诗集,让你继续努力哩。”张仲平说:“激动人心的好消息呀,继续努力就是欢迎继续来稿的另一种说法,是不是?”曾真不答话了。她的眼波在盯了他一下之后,跳开了。张仲平不让它跳开,紧紧地追踪着,像手里攥了一根绳子似的,让它在外面遛了一圈,然后又把它牵了回来。张仲平说:“你不觉得我们很有缘分吗?”曾真说:“你省省吧。”张仲平说:“真的。你瞧。”张仲平伸出两根手指头,在他和曾真之间优雅地画了一个来回。曾真朝张仲平和自己看看,首先笑了。是的,他俩都是一身唐装。而且,都是绿的。张仲平的唐装是亚麻的,沉着的墨绿色。中国书画是一种国粹,拍卖师穿唐装比穿西装得体。唐装风行过一阵子,现在除了饮食娱乐行业的少爷,已经很少有人穿了。张仲平的这一身,还是以前主持艺术品拍卖会时穿的。好在张仲平身材保养得还可以,几年前的衣服穿在身上,还算合身。曾真的唐装是丝绸的,明快的淡绿色。那上面有三朵工笔绘制的牡丹花,红的。多情玫瑰,富贵牡丹。牡丹其实是一种很俗艳的花。红配绿,看不够。这种旧社会农村大嫂的审美趣味,在现代美学观念中却是一种色彩搭配上的低级错误。

wWw。xiaoshuotxt。net(/T//x)
青瓷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超级红包抽奖系统我真是菜农锦衾灿兮这真是爱情渔妇[综]我什么时候能死?被校花打脸之后孤岛难栖谁动了我的老婆师弟你够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