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青瓷

第21章

青瓷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7-01-11 03:52: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一念永恒修罗武神混沌剑神万域之王龙王传说武炼巅峰大道争锋校花的贴身高手武道宗师
  张仲平说:“怎么啦?”曾真说:“刚才跟几个同事在水榭红楼吃饭喝酒。本来还开开心心的,小李子来了个朋友——我又没请他,跑来蹭饭吃不说,居然还说出那种话来。”张仲平说:“说什么啦?”曾真说:“平时说说其实也没什么,可是,今天是什么日子知道吗?是我的生日呢。你一个不速之客,说那种话是不是太龌龊了?”张仲平说:“小李子的朋友这会儿在哪里?”曾真说:“你干吗?”张仲平说:“我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把他给卸了。”曾真嘻嘻一笑,说:“你老人家太矫情了吧?”张仲平说:“我是认真的。”曾真说:“得了得了,凭你这身子骨,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张仲平说:“那就更好了,打赢了,是英雄救美。打不赢,也是英雄一怒为红颜,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除了赚得芳心还可以赚得红酥手为我包扎伤口。”曾真说:“你贫不贫?还听不听我说啦?”张仲平说:“当然听。你快点说,那家伙都说什么啦?”曾真说:“半年前我跟周洲——就是我们台另外一个女记者,在鸟语林一人买了一套房子,那家伙居然敢打赌说肯定是别人帮我们买的。”张仲平说:“可能是你们地方没有选好,鸟语林是有名的二奶村。”曾真说:“鸟语林是小户型的单身公寓,就是为白领开发的,买房的当然是年轻人多。再说了,谁规定不能在鸟语林买房?我还有车哩,也是别人帮我买的?”张仲平说:“你是碰上嫉贤妒能的人了。社会上就有这样的人,你比他有钱,他就不高兴。你要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他会认为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来路不正。把比自己混得好的女人想得坏一点,可以掩盖自己的低能。”曾真说:“我看那家伙就是这样。气得我差点把酒泼到他脸上,真是气死我了。”张仲平说:“干吗生气?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他胡说八道,你就当他是放屁。”曾真说:“问题是小李子也跟着起哄,他是知道我跟周洲的实力的。”张仲平说:“小李子在哪儿,我连他一块儿卸。”曾真说:“你行不行呀?”张仲平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看见你这生气的样子,我真的实在是受不了,哇哇哇哇。”曾真看了张仲平一眼,说:“你这个老同志还不错。”张仲平说:“你不生气了吧?”曾真说:“是呀,也当小李子是在放屁得了,噗噗噗,好臭的。”张仲平觉得曾真真的有点像自己的女儿小雨,说不生气就真的喜笑颜开了。她把两只手插在牛仔裤屁股兜里,嚷着要张仲平带她参观他的公司。

  张仲平说:“我是公司的法人代表,要参观就参观我得了。”曾真说:“你有什么好看的,老胳膊老腿的。”张仲平说:“你这话不对。你没听电视里天天嚷吗?人老,还挺有劲儿。说的就是咱们这一号。再说了,要是我本人没什么参观的,公司就更没什么可看的,就几间房子。要不你先给自己倒杯水,我先换一下衣服,待会儿,公司的人要来上班了。”公司确实没有什么可看的。张仲平换好衣服从休息室出来的时候,曾真正趴在博古架的玻璃门上研究里面的古董,曾真说:“滥竽充数了吧张总,我看见里面好像有两瓶酒。”张仲平早几天去擎天柱是开车去的,胡海洋非要他又带几箱酒回来不可。胡海洋说:“放在汽车尾箱里,不费事,你应酬多,也替我宣传宣传。现在广告词没出来,可用一个段子来代替:喝了咱的酒,赶紧往家走,若是走得慢,裤子会撑烂。”胡海洋这人不错,明明是送酒给你,却搞得像是求你帮忙。他的酒在擎天柱销得不错,很受日本、韩国游客的欢迎,而且价格不菲。张仲平自己不喝酒,请客的时候也不好自带酒水,一是不方便,二是怕被请的客人以为他是为了省钱。

  张仲平知道有些被请的客人老爱明里暗里打听你买单花了多少钱,好像以此来判断你对他的重视程度。但吃完饭以后,再从汽车尾箱里顺手拿几瓶送人,别人也会很高兴地接受,特别是这种保健酒。胡海洋的酒是作旅游产品开发的,瓶形设计花了大价钱,看起来实在是很漂亮,连张仲平都忍不住拿了两瓶摆在空空的博古架里。张仲平说:“你是不是嘴馋了?要不要帮你去买点零食来下酒?”曾真说:“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觉得自己生日没有过完似的。不过,零食小吃就算了,我们俩就这么干。”张仲平说:“就这么干?你还来真的呀?”曾真说:“怎么,你舍不得?”张仲平说:“你有没有搞错?这是保健酒,喝了会有反应的。”曾真说:“有什么反应?”张仲平说:“就是不行变成行,行变成很行,很行的变成擎天柱。”曾真说:“真的吗?”张仲平说:“是呀,这酒,最能乱性了,我怕自己变成色狼。”曾真说:“谁喝过谁还不知道呢,你要是被我灌得趴下了,烂醉如泥,你想变成色狼也不行呀。”张仲平没想到曾真这么敢说,笑笑,没吭气。曾真说:“干不干?”张仲平说:“不干。”曾真说:“真的呀?”张仲平说:“真的。”曾真说:“你也太不行了吧。”张仲平说:“小姑娘别乱说话。我这个人意志脆弱,经不起逗的。”张仲平当然是能够喝酒的。写诗的人,怎么能不会喝酒呢?上大学的时候,啤酒能喝一打,白酒能够喝七八两到一斤的样子。酒喝得差不多了的时候,话就多,天马行空,恣肆纵横,妙语连珠。还唱,流行歌曲、样板戏、帕瓦罗蒂。上大学时的张仲平喝起酒来真是意气风发,豪情万丈。张仲平能喝却不贪杯。下海自己办了拍卖公司以后,说不喝酒就真的滴酒不沾了。他担心醉酒误事。他应酬又多,知道你能喝,你哪餐不得喝?你跟这个喝了跟那个不喝?你这回喝了下回能不喝?关键是你喝酒一次失误都不能有。圈子里的事传得很快,谁敢跟一个酒鬼打交道?吓都会把别人吓住。张仲平坚持不喝酒,开始大家也不习惯。说不可能吧,做老板的怎么能不喝酒?不喝酒怎么培养感情怎么做生意?上次外省一家法院来当地异地执行,那个执行局的局长跟健哥是北京短训班时的同学,健哥叫张仲平去认识认识。

  一起吃饭的时候,那局长听说张仲平不喝酒,非常吃惊,他说:“我们那儿拍卖公司的老板都是海量。”健哥替他解围:“张总是儒商,不会喝酒但业务做得不错。”是的,张仲平不喝酒等于放弃了在餐桌上把关系搞得很融洽的机会,但权衡利弊,张仲平认为也算不上什么损失,反而可以显出自己的个性,有几个法院的朋友就对他说过,他踏实稳重,事情交给他让人放心。曾真自己打开玻璃门,拿出了那瓶酒,一下子就将瓶盖打开了。曾真说:“我们划拳,谁输了谁就喝一口,不准耍赖。”张仲平说:“你来真的呀?”曾真说:“当然来真的。怎么,你是不想干还是不能干?”张仲平不想破例,就说:“你真的想干,我们就干点别的,好不好?”曾真说:“你别啰唆。”张仲平说:“我可以请你去蹦极,坐过山车,继续为你过生日,行不行?”曾真说:“这会儿我就是想喝酒,要喝酒。”张仲平说:“是不是我的思想政治工作没有做到位,你还在生小李子那个朋友的气?”曾真说:“没有啦。我只是刚才喝酒没尽兴,老觉得心里不自在,有点堵。”张仲平说:“你这个感觉可能是真的。我有个女朋友就跟我说过类似的话,算了,不讲给你听了,你听了会打人的。”曾真说:“什么话?你这个人蛮讨厌的,说一半留一半。”张仲平说:“是你要听的哟,可别说我那个什么。”曾真说:“不想说就别说,吞吞吐吐的,吊别人胃口。”张仲平说:“小姑娘别乱说话,吞吞吐吐是动词还是形容词?”曾真说:“我踢你。”张仲平说:“别踢我,好了,我说我说我全说。我那位女朋友说,人生有许多许多痛苦,但最最痛苦的莫过于光说不练。”曾真说:“唉!我还以为什么名人名言。就这话,有什么不能说的?”张仲平说:“你真不知道呀?我这是洁本,原创作品是这样的:曾经有一份美轮美奂的人体盛宴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因为那个时候我真傻。真的,我光知道恋爱不知道做爱。”曾真说:“STOP!停!嗓子难受,让我呕吐先!”张仲平说:“别别,你别误会,我说的女朋友不是那种女朋友,只是女性朋友,比我大五六岁哩。”曾真说:“是你哪种女朋友关我什么事?”张仲平说:“对对对,不关你的事,也不关我的事。我们继续说喝酒的事吧。你一个人喝,我陪你一直到你尽兴,怎么样?”曾真说:“你都不喝酒,怎么陪?”张仲平说:“你喝酒,我喝白开水。”曾真说:“你想得美吧。”张仲平说:“你喝一口酒,我喝一大杯白开水。”曾真说:“你就是喝一桶白开水那也叫没味。”张仲平说:“要不这样,我们也划拳,也赌。你输了,喝一口酒。我输了,赌什么都可以,请吃饭请玩都行。”曾真说:“吃什么都可以玩什么都可以吗?”张仲平说:“随你点。”公司陆续有人来上班了。张仲平起身把门关上,两个人对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开始划拳。一上场,张仲平就输了。曾真点了一餐麦当劳。接着,又输了,曾真又点了鹏程大酒店的小吃。再来,张仲平还是输了,曾真这次点的是香水河的水煮活鱼。张仲平说:“不行不行,这样不公平。”曾真说:“怎么不公平了?”张仲平说:“你的手指头太美了,我老盯着看,反应就迟顿了。”曾真说:“你的手那么丑,还不是一样让我分神?”张仲平说:“我们玩石头剪子布。”曾真说:“玩就玩,谁还怕你。”换一种玩法,张仲平仍然是孔夫子搬家——尽是书(输)。

  不一会儿,就输了海内酒楼的鱼翅、鹏程大酒店的鲍鱼燕窝。玩的方面也是风卷残云,各种热舞吧、酒吧、高尔夫球、网球、保龄球、乒乓球、羽毛球、健身会所、室内攀岩、游泳,很快就被张仲平输了一个遍。曾真歪着脑袋,问旅游算不算?张仲平说:“算。”曾真又问:“出省可不可以?”张仲平说:“出国都可以,只有一件不行,就是坐神舟五号遨游太空,因为还没有开设这样的项目,再说,那也太贵了。”曾真说:“那我就给你一点面子吧,不坐太空船了。”于是张仲平又输了一趟三亚,一趟九寨沟,一趟大连,一趟哈尔滨,一趟拉萨。国外部分曾真手下留情,只选了南非和越南。曾真马上发现了问题:“老张,你输得太多了,虱子多了不痒,你不打算兑现吧?”张仲平说:“我像光说不练的人吗?”曾真说:“你怎么兑现呀?这一个月你什么都不能干了,必须天天请我吃饭呢。”张仲平说:“你有问题吗?”曾真说:“还得天天请我玩呢。”张仲平说:“你有问题吗?”曾真说:“你还要继续赌吗?”张仲平说:“可以继续,直到你尽兴为止。”曾真说:“你要是再输,这一辈子我可就吃定你了。”张仲平愣了一下,刚要开口,曾真也抢着开口了,他们于是同时说出了五个相同的字——“你有问题吗?”曾真嘻嘻一笑,主动地喝了一口酒。曾真嘴一抿,轻轻叹了一口气,说:“老张谢谢你,你让我赢了这么多。不管真的假的,我都挺开心的。赢的感觉真爽。”张仲平说:“我也要谢谢你。因为跟你在一起我也挺开心的。不过,男的跟女的,输赢是说不清楚的,赢就是输,输就是赢。我们俩,谁赢谁输还真的不知道哩。”其实,最后一句话张仲平没有说出来,是他心里想的。他喜欢曾真。从第一次看到她开始,就喜欢了。那时他就有一个感觉,觉得他跟她之间,迟早会发生点什么。对此,他既有所期待,又有一点莫名其妙的不安。他对自己期待的是什么,很清楚。对引起他不安的东西,就稍微复杂一点,好像清楚又好像不清楚。似乎与他的初恋情人夏雨有关。他跟夏雨的关系早就没有什么了,又好像还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纠缠在那儿。如果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的交往是一场小小的战争,这场战争可不可以没有胜者和败者,也不要两个人都输呢?那就只有一种结果,就是双赢。

  生意场上大家都把双赢挂在嘴上,实际上是一种互利互惠,也许做生意真能做到这一点,在男女交往的问题上也能有这样的结局吗?曾真说:“老张你有点儿走神了。怎么搞的,喝酒的是我又不是你?”张仲平说:“酒不醉人人自醉呀。”曾真说:“是不是呀?”张仲平说:“你学我说话,学得还挺像。”张仲平这会儿还想到了江小璐。他跟她的关系倒是挺简单的。他与曾真的关系,会不会也能那样简单?曾真说:“老张你下午还有什么事要办吗?”张仲平说:“我要到省高院去一趟,昨天跟一个朋友约好的。怎么啦?”曾真说:“没有。我可能要借你的休息室用一下,酒喝杂了,我这会儿有点头晕了。”张仲平说:“你在这儿休息吧,要不要帮你买点醒酒药来?”曾真说:“没有那么严重,只是有一点头晕而已,躺一会儿就好了。”张仲平说:“那我给你泡杯浓茶。”曾真说:“你不用管我,先去忙吧。”张仲平说:“那好,你走的时候,替我把门关上就行了。”曾真说:“好。”张仲平说:“还有,就是不要偷东西。”曾真说:“哇?偷东西?偷什么东西?”张仲平说:“我不告诉你。告诉了你,你就知道这里面什么东西最值钱了,你如果要偷,就会一偷一个准。”曾真说:“姓张的,我踢死你。”

www.xiaoshuo
青瓷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驻马太行侧日月当空照中华续南明大唐楚霸王宋时归辛亥大英雄小军阀大唐超级奶爸兰香缘鉴宝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