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青瓷

第22章

青瓷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7-01-11 03:52:1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一念永恒修罗武神混沌剑神万域之王龙王传说武炼巅峰大道争锋校花的贴身高手武道宗师
  张仲平到省高院要见的人是健哥,他把车子停在了省高院对面的鸳鸯楼,然后给健哥打了个电话,说他到了。进省高院挺麻烦的,有武警站岗。进去要登记身份证,再由值班员打电话问被访的人在不在,接待不接待。其实张仲平进省高院是没有这么烦琐的。他本人和他的车子都有临时出入证,是托一个在法警队工作的朋友办的,可以免除登记手续。但跟健哥熟得什么话都能说了以后,健哥就要他尽量少上他的办公室。彼此关系好,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没有必要搞得生怕别人不知道。再说,省高院与市、区法院不同,有事无事地窜来窜去,总是不太好。对此,张仲平完全能够理解。他跟健哥关系越密切,越要避嫌。所以非得上班的时间见面,都是健哥到鸳鸯楼来。健哥没来之前,张仲平也没有下车,坐在车上看别人在湖边钓鱼。这里钓鱼跟别的地方钓鱼不一样。别的渔场钓鱼钓的其实都是放养的鱼,每斤的价格比菜市场贵一倍,渔场老板赚的就是这个差价。鸳鸯湖里的鱼主要是鲫鱼和鳊鱼。垂钓的也大多是一些本单位的老干部。三五个一起,一边钓鱼一边扯淡,很悠闲。一会儿健哥就到了。他上车以后,嗒的一声把汽车里面的音响打开了。

  将音量调得不高不低,好像到车上来就是为了欣赏音乐。张仲平的车子贴了太阳膜,不仅车窗贴了,前面的挡风玻璃也贴了,外面很难看清楚里面。健哥递给张仲平一个上面印了省高院名称的案卷袋:“评估报告出来了。就我一个人有。你自己去复印一份,原件过两天还给我。”张仲平接过来,并没有打开看,想了想,塞在了司机座位底下。健哥说:“不要到公司里复印,随便找个路边小店,离高院远一点。”张仲平说:“好,我亲自去弄。”健哥说:“买家的情况怎么样?”张仲平说:“差不多了。他很感兴趣。”健哥说:“关键是实力,主要看他有没有支付能力。”张仲平说:“应该没有问题。当然,真的定下来以后,也还是要一段时间准备,谁都不会把那么多钱搁在银行账上。”健哥说:“这个是自然的。我这边也还有一些工作要做。差不多了的时候我会告诉你。”张仲平说:“你要不要跟买家见个面?”健哥摆摆手:“那倒没有必要。”停了一会儿又说:“是省内的企业吧?”张仲平说:“对,省里一家做酒的公司。”健哥猜了几家省内大的白酒生产企业,张仲平都说不是。

  健哥说:“这样最好,大的公司跟省里的来往密切,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挺麻烦的。”张仲平说:“这家公司好像没有什么背景,是靠自己在股市里打拼出来的。”健哥说:“你也不要掉以轻心,现在这个社会,哪个人是靠单打独斗发财的?你好好查一查,看跟省里那些公子哥儿有没有关系。那帮家伙很难缠,一闻到腥气就老盯着不放。”张仲平说:“好。”健哥说:“跟买家的接触也要郑重,不要被别人抓了辫子告你恶意串通。”张仲平说:“这个我知道。健哥你放心吧,我们靠拍卖吃饭,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守法经营。”健哥说:“你要替我把好关。这件案子错综复杂、万人瞩目,不能出半点差错。”张仲平说:“我会小心的。”健哥说:“其他的事情就照以前的规矩办吧。”张仲平说:“行。哪天嫂子有空,叫她给我打个电话。”健哥说:“这事还不急。不过,先准备到那儿也可以。你跟她商量吧,我就不管了。”健哥下车之前,又特意叮嘱了一下张仲平:“有什么事我跟你联系。”张仲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健哥的意思:就是我不跟你联系你不要跟我联系。健哥是对的。这段时间,他们还是少联系、少见面的好。

  免得碰到了院里的人和圈子里的人,别人会往那方面想。健哥刚下车,唐雯给张仲平打来了手机,问他在哪儿。张仲平马上说:“我刚出电梯,正准备去省高院,怎么啦?”唐雯说:“没怎么啦,看你晚上回不回家吃饭。”张仲平说:“才几点哟?”唐雯说:“怎么?老婆给你打电话还要规定时间呀?”张仲平说:“没有没有。我是说这会儿我还不知道呢。不知道到省高院办事顺利不顺利,也不知道晚上会不会有饭局。”唐雯说:“行了,你不用解释了。”张仲平说:“你是不是想我了?”唐雯说:“想得很。”张仲平把手机往副驾驶的位子上一扔,还是觉得有点奇怪。唐雯一般不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的,今天是怎么回事?张仲平想起曾真在他办公室里休息,这会儿不知道走了没有。也不知道唐雯给他打手机之前,是否先往公司打过电话。她如果打了电话,曾真又没有走,曾真听到电话没有呢?如果听到了,她该不会去接吧?照道理是不会接的,但她喝了酒,迷迷糊糊的,就很难说了。张仲平拿起手机,想给自己办公室打个电话,想一想又算了。如果唐雯真的已经往办公室打过了电话,而曾真正好又懵里懵懂地接了,那也早就木已成舟了。

  不过,听唐雯的口气,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但是,女人的心思你是摸不透的。如果是既成事实,还真得好好想一想该怎么圆场。这时手机先响了起来,却是江小璐:“你找我呀?”张仲平说:“是呀,本来要请你吃中饭的,没想到你不理我。”江小璐说:“手机调到震动,没听见。”张仲平说:“你在干吗?”江小璐说:“刚下班,你呢?有没有时间?”张仲平说:“今天不巧,这会儿要去办点事。”江小璐说:“噢,没事,那你先忙吧。”张仲平说:“好呀。”前后几分钟的时间,张仲平便跟两个女人撒了谎,一个是唐雯,一个是江小璐。张仲平也知道撒谎不好,但一个男人如果有了私心杂念,不撒谎还真不行。他不知道曾真离开办公室没有。他还没有跟她怎么着,就已经把她放在了可以为她撒谎的地位。撇开这个不谈,张仲平的心情还是十分舒畅的。香水河投资两个亿的法人股拍卖,似乎正在健哥的掌握之中。也许不会等太久,就要真的进入拍卖程序了。张仲平很容易算出来,这笔业务做下来公司能够进账多少,那当然是个令人振奋的数字。一定要拿到手,一定要做好。时代阳光拍卖公司的那场艺术品小拍非常成功。

  徐艺早几天给他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兴趣一起做一场大拍。张仲平当即就很委婉地回绝了他,但他希望徐艺做。徐艺当初成立公司时,张仲平就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否则,他怎么会那样帮他?吃错药了?徐艺只要继续做艺术品拍卖,就可以让他的拍卖会成为处理自己所做业务后续工作的一个环节。所以,他不仅鼓励徐艺做艺术品大拍,还建议他可以找北京或者上海的同行一起做,做得越大越好。不知道徐艺考虑他的建议没有。还有健哥的老婆葛云,他希望她能早点约他。就像健哥说的,有些事情,还是早点准备的好。一路上塞车很厉害。张仲平回到公司的时候,小叶正准备下班,张仲平让她等一下。张仲平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翻了一下座机通话记录,没有唐雯的电话,算是舒了一口气。推开休息室的门,却见曾真还在,正裹着他的毛巾毯睡觉,睡得很香,连他推门进来都没有醒,张仲平悄悄儿地退了出来。张仲平对小叶说:“你到下面的花店给我买点花上来吧。”小叶说:“干什么?”张仲平看了小叶一眼,笑了一下。他知道小叶这么问不是别的意思,是问他做什么用以便确定买花的品种。张仲平说:“你把下面的花通通买上来吧。”轮到小叶看张仲平了。

  张仲平说:“你当然要挑选一下,蔫的不要。”花店就在楼下,不是专门的花店,和商务中心在一个门面里。剩下的花儿已经不是很多了。刚才张仲平路过的时候就准备把花带上来,但他又怕曾真已经走了。等小叶出门之后,张仲平来到离他办公室几间房的拍卖大厅,将临马路的窗户打开,让外面车水马龙的声音成为一种背景,然后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张仲平告诉唐雯,今晚又不能回家吃饭了,要跟省高院的朋友谈点事。唐雯说,好嘞。唐雯好像忘了一两个小时以前给他打电话的事。她说好嘞的时候带了一点拖腔。张仲平觉得那里面有无奈的成分,也有理解的成分,可能还有一点撒娇的成分。不过,张仲平又想,其实唐雯的回答跟以往并无二致,是自己心怀鬼胎,才觉得她的回答内容丰富、大有深意罢了。小叶捧着一大把鲜花进来了,果然各种各样的花都有。小叶说:“张总要不要养起来?”张仲平说:“不用,你放下吧。”小叶说:“那我走了?”张仲平说:“好。”张仲平捧着花进了休息室。他先把花搁在曾真脑袋旁边,但地方太窄了。她一翻身,就会把它们给压坏。又拿开放到她的脚边,觉得也不妥,就把它放在了茶几上。

  那一捧花用玻璃纸包着,但还是太大了,几乎把茶几占满。这样的话,他就没有地方坐了,而他是准备坐在茶几上的。他想一想,又把花挪到了电视机上面。张仲平坐在茶几上看着仍在沙发上睡觉的曾真。她的披肩长发染成咖啡色,垂下来,将她的半边脸颊若隐若现地遮住。她一定是梦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嘴唇一抿一抿的,似有一种隐隐的笑意。张仲平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真的差点把她当成夏雨。都是鹅蛋形的脸蛋儿,都是圆圆的、翘翘的下巴。不肥不瘦、高高挑挑的身材。特别是举手投足的那种味道,活泼开朗、阳光灿烂,又有一点儿妖媚。夏雨,他们分开已经多久了?曾经有过的缠绵徘恻,已经被浩瀚无际的太平洋隔断了。是的,夏雨远在美国。跟她有关的一切,也好像早已随风而逝,像一面蒙上了厚厚灰尘的镜子。曾真的出现纯属偶然。如果小雨不惹那个小小的麻烦,如果小雨他们校长不逼着家长想办法把那个已经录制好的节目撤下来,如果张仲平那天要找的那一连串的人,中间有一个没找到。或者,曾真那天没有碰到小雨她们几个同学,不知道那条根本就不算新闻的线索,那么,他们也就不会认识,还在各自的圈子里不搭界地忙忙碌碌。

W W W.XIAO SHUO
青瓷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驻马太行侧日月当空照中华续南明大唐楚霸王宋时归辛亥大英雄小军阀大唐超级奶爸兰香缘鉴宝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