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都市言情小说 > 青瓷最新章节

第24章

青瓷 | 作者:浮石 | 更新时间:2017-01-11 03:52:13
同类小说推荐:超品相师神藏官道天骄都市虫皇武器专家乡村艳色最强穿越者绝世高手在都市大国重工最强弃少
  徐艺的公司在紫金大厦二十六楼,占了半层。从健哥手里拿到那份评估报告后,张仲平便决定到徐艺公司看看。公司招牌做得很大,差不多占了半面墙,一出电梯就能看到。也很有特色,用的是一块厚厚的花梨木板,就那么刷成原色,公司名称用很有金石味的篆体雕刻出来,再涂上墨绿色,射灯一照,森森地发光。进门接待处坐了一个漂亮的小姐,正是上次给张仲平送香吻的于玲。于玲肯定也认识张仲平,早已笑得面若桃花。公司是大开间的,只用齐胸的挡板一格一格地隔开。坐班的人不多,往来的人也不多,这使得公司看起来有点空荡荡的。徐艺的办公室很大,地面先是嵌了大理石,茶几和沙发的下面又铺了厚厚的羊绒地毯。张仲平点点头,说不错。心里却在想,租的房子,贴大理石干吗。徐艺办公桌上光电脑就有两台,一台台式的,一台便携式的。对面靠墙有个巨大的鱼缸,光电控制,里面养了一些热带鱼。三种颜色,一种红色的,一种黑色的,还有一种是银色的。张仲平忍不住拿鱼跟徐艺开玩笑:“徐总这鱼养得有讲究。”徐艺笑一笑,说:“请指教。”张仲平说:“黑道白道。”徐艺再次笑了笑:“不是还有红颜色的吗?怎么讲?”张仲平就等着徐艺问这句话,说:“黑白两道加上粉红女郎。”徐艺哈哈一笑,说:“张总真会开玩笑。”张仲平又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幅画。五尺整张的横幅,装在玻璃框里,竟是范曾的《观沧海》。曹操东临碣石,骑着高头大马,红色大斗篷猎猎飞扬。徐艺赶紧说:“范曾款。是不是足以以假乱真?”张仲平见多了书画赝品,知道从哪里着眼。一看线条水墨,一看风韵神采,一看气象格局,一看题跋印章,还有纸墨印泥等用料。这画虽有七分形似,但仔细一看,还是能看出破绽。张仲平很早就认为范曾是能成大气候的画家。对于他的画风作过仔细研究,他的画,线条生机盎然、返璞归真、雄浑之中蕴神秀、娴熟之至反生涩、勾画之际如云之出岫、泉之注地、自然流畅、闲适高洁,一般的仿品,只能得其皮毛。张仲平见徐艺盯着自己,便朝他笑了笑,说:“这幅画太有名了,不做艺术品拍卖倒是无所谓。要是真准备在艺术品拍卖方面下工夫,我建议最好换掉。”徐艺一拍额头,连声说有道理,叹了一口气,又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呀,司法拍卖有张总这样的公司在前面挡着,很难分上一杯羹呀。”张仲平说:“话可不能这么说。”徐艺说:“那也是。上次张总给我的建议很好,我跟北京、上海的同行联系了一下,有几家还蛮有兴趣。”张仲平说:“是不是呀?”徐艺说:“可能会定上海的一家,已经签了意向书。不过,我还是希望咱们3D公司也能加盟,一起把声势做大一点,也不影响张总在法院的业务嘛。”张仲平还是摇了摇头:“徐总你有这方面的兴趣,我又何必跟你抢这碗饭吃?”徐艺说:“那也行。到时候张总可要多多指教。”张仲平说:“徐总客气了。你们公司上次的艺术品拍卖不是做得挺好吗?再说了,北京、上海那边多的是高人。”徐艺说:“咱们3D公司做艺术品拍卖时,不是有一份委托人和竞买人的名单吗?不知道能不能借用一下?”张仲平看了徐艺一眼,没有马上回答。徐艺要的这份名单,是公司的一种资源,属于商业机密。不过,既然3D公司已经决定不再做艺术品拍卖,那份名单便不再具有使用价值。何况,徐艺如果早有单干的打算,恐怕早就暗中备份了。徐艺这时候问他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试探他关于不做艺术品拍卖的表态的真假?要真这样,这个徐艺的疑心也太重了。

  不管怎么样,张仲平都必须在这里停顿一下,让徐艺觉得能够拿到这份名单不容易。张仲平倒不是想让徐艺对他心存感激什么的,主要是这样犹豫一下,彼此会自然一点。见张仲平点头应允,徐艺也就赶紧表示感谢。徐艺一定要请张仲平吃饭,张仲平说:“算了吧。”徐艺说:“那不行,张总对我的支持太大了。”张仲平说:“大什么大,也就抵一餐饭。”徐艺说:“张总这样说,我更要请了。”张仲平说:“跟你开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都是专门请别人吃饭的,一听这两个字,就烦。”徐艺说:“不是一回事。”张仲平说:“真的算了,我还有个约会,今天真的没有时间。”这时候徐艺的手机响了,他一边示意张仲平先等等,一边侧身接电话,并将音量调小了,但那声音还是传到了张仲平的耳朵里,这让他心里一咯噔。声音那么熟,难道真是她?张仲平不好竖起耳朵听,有点拿不准。他想应该不太可能吧?但是,她是你什么人?你敢打这种赌吗?张仲平没有留下来跟徐艺一起吃饭。他是从曾真那里过来的,已经定好了到她那儿吃饭。两个人的关系迅速升温,表现之一就是曾真一下子迷上了厨艺,发誓要为他煲世界上最好喝的汤。

  回到车上以后,张仲平还是忍不住给江小璐打了个电话,问她在干吗,江小璐说在上班。张仲平说:“刚才你的电话占线。”江小璐说:“不可能吧?我们上班不准打电话哩。”张仲平说:“是吧?”江小璐说:“对。你找我呀?”张仲平说:“也没什么事,就想听听你的声音。”江小璐轻轻地笑了一下,说:“那好吧,没事我挂电话了啊?”张仲平说:“好吧。”张仲平到底没有搞清楚,刚才给徐艺打电话的是不是江小璐。江小璐来徐艺公司办过侯小平书法作品的拍卖委托,参加过那场艺术品拍卖会,后来又来结过账。她跟徐艺当然是有机会认识的。两个相互认识的人通通电话本来是很正常的。徐艺电话里的声音又确实像她。徐艺接电话时,本来是想避开他的,只是出于礼貌才没有那样做。可是,她又说没打过电话,真的假的?如果真的是她,她会有什么事主动给徐艺打电话呢?她说她在上班,不能接电话。可他打电话给她,她又明明接了。江小璐从来没有上过3D公司,他们两个也很少在公开场合一起露面,徐艺应该不知道她跟张仲平之间的关系。刚才徐艺接电话时背对着他,不过也没有说上几句,只说回头再联系。

  联想到徐艺在通话时将音量拧小了的小动作,张仲平知道徐艺要跟电话里的人谈的事,是要避开别人的。如果那人不是江小璐,张仲平不会操这份闲心,但如果是她呢?他们俩要谈的又会是什么呢?张仲平在曾真楼下泊好车,想了想,还是把刚才给江小璐打电话时留在手机上的号码给删了。张仲平开车到省博物馆接了葛云,准备一起吃晚饭之后再到公司里去看东西。张仲平说:“嫂子你看去哪里?”葛云说:“随便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就行了。”张仲平说了几个地方,葛云都说行呀行呀,张仲平反而不好办了。最后还是葛云定的地方:“要不,还是去廊桥驿站吧?”张仲平说:“好呀,那里的糖醋鱼做得不错。”葛云笑了笑,说:“你跟永健一个样,说哪里好,总说那里的什么什么菜好吃。”张仲平说:“让嫂子见笑了。”葛云说:“你太太做的菜肯定好吃。”张仲平说:“别的方面倒是还可以,就是做菜一般般。”葛云说:“张总不错,知道背后夸老婆,现在这种男人可不多了。”张仲平说:“这些好作风都是跟健哥学的,他就经常夸嫂子。”葛云明显地高兴起来,说:“是吗?”廊桥驿站是一座茶坊。

  早几年有一部美国小说叫?《廊桥遗梦》,后来还拍了电影,讲婚外情的。廊桥驿站多少有点洋为中用、中西合璧的意思,用得很贴切。倒不是说它能够让人产生婚外情的联想,而是其他方面。首先,它本身就是建在两幢大楼之间的一座临时建筑,就像一座廊桥;其次,后面的驿站二字,让人想起陆游那首词——《卜算子?咏梅》。现在的茶坊跟以前的茶坊不太一样了,大家不是专门来这里扯淡打牌消磨时间的,往往是有生意上的事情要谈,虽然可以边饮边谈或边吃边谈,但总有一点匆匆过客的意思,可不就像一个驿站吗?葛云说:“廊桥驿站不错,有点品位。”廊桥驿站总共三层,一楼是大厅,接待散客,二楼三楼是大大小小的包厢。包厢名称就有些特色,用的全是词牌名,什么西江月、浣溪沙、望海潮、踏莎行、一剪梅、虞美人等等。装修也很古朴典雅,大厅和包房都挂着画,是传统的中国画,还摆着古董。古董是小件的,其实大多是仿古工艺品,都标了价,也不贵,客人要是喜欢,可以买单拿走。客人要开票也行,可以开到茶钱里去。一杯茶多少钱?很有水分,所以可以明目张胆地虚开发票。

  大件的、值钱的古董也有,一般在大包厢里,也是经常换的,有时候是两把太师椅,有时是明代紫檀木牌匾,还有一次是一张龙床。有人说是曾国藩老家的东西,马上有人反驳,说那不可能,曾涤生一生小心谨慎,生怕功高盖主惹老佛爷不高兴,哪有胆子惹那个是非?况且年代也没有那么远。那其实是民国时期的东西,齐白石早年做的木匠活。当然,说曾国藩的东西不是真的,说是齐白石的手艺也有可能不是真的。客人爱怎么说怎么说。茶坊老板听说是个女的,本人就是画画儿的。做这些真古董假古董的生意时,并不刻意,超超脱脱的,完全听其自然。标个价在那儿,真假却不作承诺,随你看,随你找什么人来做签定。看中了拿走,看不中,让它仍然撂那儿,总会有看得中它的人,生意做的就是一个缘字。廊桥驿站跟别的茶坊确实有点不一样,这可能就是葛云说的品位吧。来廊桥驿站吃饭喝茶就是停车不太方便。他们到的时候果然车位紧张。张仲平请葛云先下车找包厢,他则在保安的引导下去找车位泊车。廊桥驿站的服务小姐也很特别,一律文文静静清清秀秀的样子,穿着茶坊自行设计的旗袍,朴素淡雅,有一种出水芙蓉的清纯味道。

www/xiaoshuotxt/n e t..
青瓷无弹窗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同类新书推荐:乡村艳色玩美人生乡村风月神级小卖部黑卡极限透支长相思首尔的幸运星重生之歌神系统垂钓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