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都市言情小说 > 青瓷最新章节

第27章

青瓷 | 作者:浮石 | 更新时间:2017-01-11 03:52:14
同类小说推荐:超品相师神藏全能戒指重生之神级败家子全能奇才超级黄金指官道天骄逍遥房东宝鉴最强弃少
  比如说,几个小时之前,他在曾真的床上,再上溯几个小时,他又是和唐雯躺在一起的。张仲平是一个喜新不厌旧的人,从来就不觉得从这张床到那张床地南征北战是对自己和别人的一种辱没。那么,按照一种对等原则,他可以找曾真,江小璐自然也就可以找别的男人。他跟曾真在一块不会想到要告诉江小璐,江小璐要真有了别的男人,也自然不会告诉他。这可以说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张仲平还是感到了郁闷。张仲平打开车门,上了车。能不能够理解是一回事,心里舒不舒服是另外一回事。江小璐你怎么能这样?心里一个声音说。张仲平,她江小璐为什么就不能这样?心里另外一个声音说。两个声音轮番在他心里大喊大叫。除了郁闷,还真他妈的找不到好词儿来形容。她是要防止从我这儿染上病呢,还是担心把病传给我呢?如果是前面一种情况,那么,从他们两个人第一次做爱的时候起,就应该如此,因为两个无需履行忠诚义务而又具有性关系的人,其实是时刻准备着屈服于来自于其他方面的诱惑的。做爱时使用安全套,便成了一种必要的保护和自我保护。比如说,政府提倡娱乐场所的小姐使用安全套,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你不是她的唯一。

  今天跟这个明天跟那个,属于高危人群,真要染上病还不知道是从哪儿染上的。但是,如果是第二种情况呢?那就意味着江小璐已经意识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她可能已经从别的男人身上染上了病,只是并不想把它传染给张仲平而已。这样说来,她对我倒是很负责任了。但这他妈的算怎么一回事嘛?要真对我负责,就不要跟别人乱搞嘛。但是且慢,如果站在江小璐的角度换位思考呢?你他妈的张仲平不是也在跟别人乱搞吗?张仲平脑子里弯来绕去的,怎么也过不了那个坎,反而弄得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他跟自己说,你不能怪江小璐,因为江小璐不是你什么人,她和你关系平等。怪她就等于怪你自己。好吧,我不怪她,我也不怪自己,我什么人都不怪。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可是,怎么干呀?还能干吗?张仲平吐了一口长气,他知道自己不会上去了。张仲平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往江小璐家里打了个电话:“噢,实在对不起,刚才接了个电话。有点急事需要去处理一下。”江小璐说:“是吗?”张仲平说:“对。”江小璐有一小会儿没有吭声,然后说:“行,你先去吧,我为你准备中餐?”张仲平说:“不不不,不用了,你别等我了。”江小璐仍然没有放下电话,她犹豫着说:“仲平,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张仲平说:“生气?没有。我生什么气呀?”江小璐说:“你真的不是生气?”张仲平说:“真的,我是真的有事,刚才公司来了电话。对不起哟。”江小璐说:“仲平,我本来还想跟你说件事的。”张仲平说:“是不是呀?电话里能不能说得清楚?”江小璐说:“你真的不能上来一下吗?”张仲平说:“实在对不起,这事有点急。”江小璐说:“那好,那就换个时间吧。”张仲平说:“行行行,再联系好吗?”张仲平开着车子,在小区里兜了两个圈。他是从正门进来的,特意选择从侧门出去。这里他还会不会来,他不知道。但他在兜第二个圈时,将车窗摁了下来。他让车子慢慢滑着,用一种很专业的投篮动作,将那盒新买的安全套,投进了小区设计得很漂亮很卡通的垃圾桶里。张仲平回到了曾真那里。曾真说:“你身上一股什么味儿?”张仲平说:“没有吧。”曾真在他脖子上嗅嗅,又在他头发上嗅嗅,说:“就有。”张仲平说:“公司刚打了空气清新剂,是不是那种味儿?”曾真说:“不对,是香水味儿。法国毒药香水,老牌子,我以前用过,还挺贵的。”张仲平说:“怎么会呢?”曾真说:“该我问你呢。身上怎么会有法国毒药香水的味儿?干什么去了?”张仲平说:“不是去公司了吗?”曾真说:“离开咱家去公司之前或离开公司来咱家之前呢?开小差没有?”张仲平说:“天地良心。”曾真说:“什么天地良心?谁知道你的良心是不是大大地坏了?”张仲平说:“好吧,不讲良心。可这么一点时间,脱裤子都来不及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咱老张最能打持久战了。”曾真扑哧一笑,说:“说得也是,不过,那你也得发誓。”张仲平到底有些心虚,举头三尺有神灵,誓是随便发的吗?就说:“发什么誓嘛?怎么发?”曾真说:“你不发誓也可以,不过俺老张家的要检查。”张仲平笑一笑,说:“你要怎么检查?”曾真三下两下就把张仲平的衣服扒干净了,说:“上来吧,你这臭人。”张仲平乖乖地上去了。但他没有料到曾真会一下子泪流满面。曾真就是这样,像个孩子,经常不用多云转阴天直接就能来点小阵雨。曾真搂着他的脖子,望着他,期期艾艾地说:“仲平你可不准欺负我。”丛林下午一点多钟才回电话,问张仲平上午找他干吗,张仲平把龚大鹏的事说了,丛林说,龚大鹏最近在院里活动得很厉害,跟他打交道得注意一点。张仲平说,行,晚上要没别的事,就一起吃饭吧。张仲平工作的那个圈子其实很小,说话办事处处得小心谨慎。跟曾真在一块儿,却能够彻底放开。张仲平老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在别的地方失掉的自尊,在曾真身上重新找了回来。纯粹从性关系的角度来说,曾真简直是个天才,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一下子就从一个不谙床笫之事的处女变成了一个艺术大师。张仲平感到她武功精进,真的是如获至宝。她还让他看到了自己的潜力:只要两个人往床上一躺,就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张仲平说:“你怎么这么厉害?”曾真说:“你才厉害哩。”张仲平说:“你还别说,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这么能干,被你开发出来了。真想给你授予三八红旗手的光荣称号。”曾真说:“男人春风得意的时候,荷尔蒙分泌最旺盛,比如说成功的政治家、军事家和商人,性能力跟他的事业运气成正比。”张仲平说:“你是要我表扬你吧,意思是说,你是我爱情事业双丰收的功臣。”曾真说:“你说呢?”张仲平说:“那还用说。”曾真说:“那你要奖我一百块钱。”张仲平说:“一百块钱太少了,一百零一块钱吧。”曾真说:“哼,一点都不幽默。”曾真问刚才打电话的是谁,张仲平说:“是我同学,市中院的,怎么啦?”曾真说:“离婚没有?”张仲平说:“小蹄子怎么说话的?”曾真说:“没有呀,要是离了婚,就给他介绍对象嘛。”张仲平说:“女人是不是天生喜欢做媒呀?”曾真说:“不是,幸福的女人才对做媒感兴趣,因为她恨不得所有的好朋友都能分享自己的幸福。”晚上跟丛林一起吃饭,曾真建议去人民公社大食堂。张仲平说:“那里太吵了,丛林不喜欢。”曾真说:“那就到船舫上去吃鱼。”船舫在河西香水河边上,张仲平不想去,因为他家就住在河西白鹿山下,又不好直接说,便说打电话问问丛林,看他的意见吧。丛林回电话说:“吃餐饭跑那么远干吗?随便找个地方吧。”张仲平知道他嘴里说随便,其实对吃饭的地方最讲究,就说:“要不然去廊桥驿站得了,那儿挺安静的。”丛林说行呀,又问:“你那边还有谁?”张仲平说:“我老婆。”丛林说:“大的小的,不是教授吧?”张仲平说:“你别装傻了。”丛林说:“我怎么搞得清楚你的?那行,我把小曹也带上吧。”张仲平说:“要不要开车来接你?”丛林说:“不用了,早几天我借了一辆捷达。”小曹是丛林女朋友中相处时间最久的,张仲平已经见过好几回了。曾真跟丛林、小曹是第一次见面,但她是记者出身,一见面就很快跟人熟了,她先是赞美了一番小曹的耳环,后来念了几条手机里的段子,气氛一下子就融洽了。更多的时候,曾真则紧紧地靠着张仲平,吊着他的胳膊,仰着脸笑盈盈地看着他。张仲平很受用,对丛林挤了挤眼睛,说:“只要心中有了爱,麻子也能放光彩。”曾真笑得花枝乱颤,忍不住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小曹见曾真跟张仲平亲亲热热的,也想闹,她说:“我说个段子吧。有个老师上地理课,说非洲有个地方气温高,好热好热的,如果想吃烧饼最简单了,和好面做好以后往墙壁上那么一贴,一会儿就熟了。有个学生有问题了,他说老师老师,天气要是那么热的话,人怎么受得了,还不热死呀。你们猜那个老师是怎么回答的?”丛林说:“这还不好办?买台空调吧。”小曹说:“不对,你怎么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张仲平倒是想了几个答案,又怕小曹也说他没有幽默细胞,就忍不住想耍巧,说:“这个问题很简单,你也只能难倒丛林,因为该同志已经被你迷得脑袋不好使了。我是不好意思回答的,我派曾真小朋友回答得了。”曾真把手指头伸到嘴里咬了咬,做了一会儿思考状,然后说:“老师说,小朋友,那儿的人不怕热。为什么呢?因为那儿都是熟人呀。”小曹高兴得拍起手来,说:“真真好聪明哟。”曾真说:“谢谢你的夸奖,我讲一个吧,正好也发生在幼儿园里。话说幼儿园有个小男生,对阿姨说,老师老师你好漂亮,我好喜欢你的,我们交个朋友好不好啰。那个阿姨说,不行的。小男生说,为什么呢?阿姨说,因为老师不喜欢小孩子呀。那小男生急了,说老师老师你不用担心,我会很小心的。”张仲平和丛林都笑了,小曹笑得最响。曾真问小曹:“这个段子我也是听幼儿园的一个朋友讲的,是不是来源于生活呀?”小曹说:“好有味的。”张仲平说:“丛林你小心一点哟,你的竞争对手连幼儿园都有了。”丛林摇摇头,说:“真的是无孔不入呀。”曾真说:“你好黄。”丛林说:“无孔不入就是黄呀?”曾真说:“仲平你说他黄不黄?”张仲平说:“这还用说吗?你说黄那就是黄,因为你永远是对的。如果万一你也有不对的时候,那也好办,修改标准答案。”丛林说:“你看你看,男人要是拍起女人的马屁来,这世界准乱套。这样吧,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人的什么器官一兴奋就可以放大六倍?”曾真嘻嘻一笑:“你这个问题我知道,我估计小曹也知道。小曹你知道,是不是?”丛林不依不饶地说:“知道就说嘛。”曾真说:“是男人有的?”丛林说:“健康男人都有。”小曹说:“是不是女人也有?”丛林说:“健康女人也有,而且是两个。”曾真说:“是不是大象鼻子?”小曹在自己胸前比画了一下,说:“是不是这个?”丛林说:“我就知道你们猜不出来。”曾真和小曹一起叫起来,说:“不对呀?”丛林说:“当然不对。”曾真说:“老公,你知道吗?”张仲平说:“像我这样的人,阅尽人间春色,肯定是知道的。”曾真说:“什么阅尽人间春色,真是讨厌,知道就说,不然不理你。”张仲平说:“我说阅尽人间春色是在提示你,因为丛林说的是人的瞳孔。”轮到张仲平了,说:“我要说的是一副对联,看你们谁先猜出来。

www/xiaoshuotxt/n e
青瓷无弹窗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同类新书推荐:乡村艳色玩美人生乡村风月娱乐之荒野食神医品宗师白算计杜月笙全传楼兰绘梦巫师论坛十年一品温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