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都市言情小说 > 青瓷最新章节

第28章

青瓷 | 作者:浮石 | 更新时间:2017-01-11 03:52:15
同类小说推荐:最强弃少超品相师重生之神级败家子末日刁民超级黄金指神藏女总裁的神级保镖都市虫皇全能戒指功夫圣医
  上联是,天下英雄豪杰,到此无不低头屈膝;下联是,世间贞女节妇,进来纷纷解带宽裙;横批是,天地正气。”张仲平话音刚落,曾真便抢着伸出了一只手掌,在张仲平面前得意地一翻一翻,说:“对不对?”张仲平说:“对,你很聪明。”小曹说:“我也猜到了,是五号,我现在就要去那儿,真真,你去不去?”曾真说:“我陪你吧。”等她俩出了门,张仲平说了龚大鹏找他的事,丛林说:“那个姓龚的整个一个农民,他的口号是我是原告我怕谁。你知道他执行立案是怎么立上的?”张仲平说:“怎么弄的?”丛林说:“他不知道是怎么找到刘院长家里的,刘院长一下班,他就找他磨,简直不让人休息。每次去手还不空着,有时是几斤鳝鱼,有时是几只乌龟,还有一次是螃蟹,故意让它们从篓子里跑了出来,爬得满屋子都是。刘院长烦都被他烦死了。算了,我也不想跟你说得太多。关键是这家伙老逼你替他做事,做了什么事,又老喜欢到处说。有些事也不是不能做,可是你老把这些东西挂在嘴上,听到的人会怎么看?当初可能不该让你跟他认识。”张仲平说:“那倒没有什么,我这边自有分寸。”丛林说:“反正你要把握好,别跟他搅到一起去了。”张仲平说:“好。”张仲平说:“你的事怎么样了。”丛林说:“正在弄哩,竞争很激烈,开销也挺大的。到时候你可能要帮我报点发票。我不想找那些律师。”张仲平说:“没有问题。要不要替你准备一点现金?”丛林说:“暂时不需要。”丛林最近挺忙的。东区法院院长先是被?“双规”,后来被逮捕了,位置空了出来。都说那位置不吉利,已经有两任院长出了事了。但是,位置毕竟是位置,怎么说也是有吸引力的,而且,想去坐的还不少。丛林年富力强,但在中院已经是老庭长了,按照院里院领导的年龄、学历结构,一时半会儿可能难得上去,院党委就想把他先放下去。丛林自己也想去。丛林的竞争对手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东区的常务副院长,一个是市政法委的一个什么处长,大家都在活动。张仲平用手指往上面指了指,说:“跟老班长说了没有?”丛林说:“前段时间我不是去了一趟北京吗?说了,老班长当即就给这边打了电话,就怕远水解不了近渴。”张仲平说:“那倒是,各有各的门路。”丛林说:“这种事情,尽力就行了,结果是次要的。”张仲平说:“能够有这种心态最好。”丛林说:“四十多岁的人了,人和事看了不少,也就那么回事吧。”张仲平说:“心态还是可以再积极一点。”丛林笑了笑,说:“怎么积极?去争去抢?”张仲平说:“你去又没有升,只是平级调动,应该是很有希望的。”丛林说:“看吧,你别替我操心了,抓紧办你自己的事,我已经跟鲍律师说过了,侯头那儿要你自己抓紧,你们这种生意,立竿见影的,争的人抢的人倒是不少。”张仲平点头称是。这时正好曾真和小曹推门进来,丛林就闭口不说这些七七八八的事了。吃完了饭,张仲平说:“搞搞活动吧。”曾真说:“去游泳吧。”丛林说:“怎么不提前说?没准备衣服。”小曹说:“要不去做健身,丛林你是要多锻炼锻炼了。”张仲平说:“怎么样小曹,丛林是不是吃不消了?”丛林说:“我吃不消,有没有搞错?”丛林虽然不服气,健身却不去,说:“健身运动太激烈了,明天肯定会腰酸背疼的,一个星期都难得恢复。”曾真说:“那去蹦的怎么样?”小曹说:“好呀,我好久没去过了。”丛林说:“不去不去,太吵了。”张仲平说:“看看,有代沟了是不是?你俩也是,要学会照顾老年人嘛。”最后统一了思想,去打保龄球,就去了鹏程大酒店。

  回家的车上,曾真说:“吃饭之前你们谈什么,鬼鬼祟祟的?”张仲平说:“怎么啦?”曾真说:“他没有说我什么吧?”张仲平说:“没有,你怕人说吗?”曾真说:“我怕什么?”张仲平说:“就是。”张仲平不想让曾真搅到自己公司的业务里面去,想了想,还是对她说了丛林的事,问她丛林像不像当院长的样子。曾真说:“这个你还不知道?中国的官儿是什么人都能当的。他要是当上了院长,就会有院长的样子。”张仲平说:“不见得吧?”曾真说:“怎么不见得?这种事我见得多了。”张仲平说:“你怎么会见得多了?”曾真说:“因为我外公呀,我外公就是管这些事的。”张仲平说:“你外公是谁呀?”曾真说:“我外公是谁?你是商人,可能不知道我外公是谁,你要是在官场混过,就知道我外公是谁了。”张仲平说:“快说,你外公到底是什么的干活?”曾真说:“我外公是省委组织部的头儿。只不过,已经退休好几年了。”张仲平说:“你怎么不早说?”曾真说:“你又没有问过我,怎么啦?”张仲平说:“丛林的事,现在正处在关键时刻。”曾真说:“你是说我外公能够帮得上忙?”张仲平说:“那还用说,让老人家发挥点余热嘛。”曾真说:“要不要打电话告诉丛林?”张仲平说:“倒不用那么着急,也不是这一两天的事。还有呀,你外公肯不肯出面哟?”曾真说:“那就要看你的了。我可告诉你,我外公最疼他老人家的宝贝外孙女了。”张仲平说:“原来我们还有共同的语言。”曾真说:“你要是敢欺负我,你得小心一点。”张仲平说:“那我就跟你外公比赛看谁更疼你。”曾真说:“我外公挺古板的。”张仲平说:“他老人家有什么个人爱好没有?”曾真说:“怎么,你想刺探军情,好到我们家去搞腐败呀?”张仲平说:“哪里哪里。”曾真说:“好多人都怕我外公,不过,我倒觉得他挺好玩的。”张仲平说:“怎么好玩?说出来听听,看俺能不能学习学习。”曾真说:“我跟你说件事肯定要笑死你。他退休以后,也就种个花儿呀养个鱼呀什么的,也帮我外婆干点家务活。有年夏天帮着收拾晒好了的衣服,其中有我的一个胸罩。我那时的胸罩是里面有水的那种。”张仲平说:“为什么有水?噢,知道了,为了看上去显得大,对不对?”曾真说他讨厌,顺手打了他一巴掌。张仲平继续过嘴瘾地说:“那不是成注水肉了?你不怕工商局的查呀?”曾真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打什么岔?再乱打岔我不跟你说了。”张仲平说:“好好好,你继续说。”曾真说:“我外公哪知道这个,他拎着左看看右看看,研究了半天,还直纳闷,给我外婆说,你说现在的太阳是不是不如从前了,要不晒了一整天怎么还没晒干呢?把我外婆笑得要死,你说好笑不好笑?”张仲平说:“好笑。”曾真说:“你讨厌。”张仲平说:“没有呀,是真的好笑嘛。”张仲平跟曾真在一起真的很放松很开心,想到什么就能说什么。他有时候甚至想,要是没那些乱七八糟的生意上的事,就这么两人整天整天地泡在一起,不知道会怎么样。想到这儿他说:“你好久没有上班了吧?”曾真说:“个把月吧,怎么啦?你希望我上班呀?”张仲平一笑,没有说什么。曾真说:“原来不觉得,现在想来,整天到外面疯疯癫癫的,一点意思都没有。仲平,我好爱你。你不希望我在家里等你陪你呀?”曾真一边说,一边朝张仲平这边直挤,很快就用两条胳膊吊着了他的右臂。张仲平说:“喂喂喂,开车哩。”曾真说:“怎么搞的?我怎么会这么爱你这么一个老男人?真的,我每天脑子里都是你。我不去上班,一是厌烦了;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不想跟你错开,你说我是不是疯了?”张仲平说:“没疯。”曾真说:“怎么说?”张仲平说:“因为我满脑子里也都是你呀,要不然,我也疯了?”曾真说:“真的吗?”张仲平说:“真的。我好喜欢你的。”曾真说:“只是喜欢呀?”张仲平说:“是爱,爱死你了。”曾真说:“你就是这张嘴。”曾真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不想上班。现在,除了跟你在一起,别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仲平,你说我是不是被你给毁了?”张仲平说:“你别吓我。”曾真说:“问题是,你就是真的毁了我,我也愿意。”张仲平说:“这还差不多。”车停好了。张仲平望着曾真,曾真回望他,说:“怎么啦,你不上去了?”张仲平说:“你看,太晚了。”曾真说:“上去嘛,上去亲我一下嘛。”张仲平将车子熄了火,伸出胳膊把曾真搂到怀里,长长地吻她。曾真说:“你偷工减料。”张仲平说:“真真宝贝儿你乖你最乖了又乖又听话。”曾真说:“我不要听。你这种时候说这种话最假了,就是想早点打发我,好回到那边去。”张仲平笑一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只好又低下头深深地吻她。

  每一道工序都用足了劲。曾真又自己挣脱出来,叹一口气说:“算了算了,你还是走吧。”她把车门打开,屁股一扭,先让脚伸出车门,再回过头来吻他一下,说:“别那么急,车开慢一点。”张仲平说:“好。”曾真在完全下车之前,还是在他胳膊上使劲地拧了一把,说:“我真的好讨厌你。”张仲平把车灯打亮,照着曾真。她走起路来摇摇曳曳、晃晃荡荡的。走两步就回一下头,张仲平真担心她不看路会摔跤。好不容易到了楼梯口那儿了,她回过身来朝他挥了挥手。张仲平早已经把车窗摁下来,也朝她挥了挥手。已经看不见她了,张仲平仍然没有动,他听着她的脚步声慢慢地越来越弱。后来,房间里的灯亮了。他伸出头偏着望上去,看见她在窗帘后边看他。他伸出手扬一扬,又一次一次地变着远近灯,心里头叹一口气,慢慢地开车走了。徐艺公司的拍卖公告占了《白鹿都市报》C版的半版,跟省国土资源局土地储备中心联合拍卖城南开发区几宗商业用地。张仲平粗略地估算了一下,拍卖标的总值应该在两亿元左右。没想到徐艺表面上忙着搞艺术品拍卖,底下却有这么大的动作。

  张仲平打通了徐艺办公室的电话,徐艺急急地说:“对不起张总,我稍后给你来电话好吗?我这里正好有个朋友谈点事。”张仲平说:“你忙你忙。我没有什么事,刚才看了你的公告,来电话祝贺一声。”半小时以后,徐艺把电话打了过来:“对不起张总,忙得晕头转向的。”张仲平说:“忙好呀,像我,闲得都发慌了。”徐艺说:“张总谦虚,小钱辛苦大钱命。张总是有底气的人,省高院、市中院每年做两三笔业务不就行了?不像我们这些小公司,瞎忙。”张仲平说:“这次拍卖有两三个亿吧,还是瞎忙呀?”徐艺说:“有些事情你是不知道,咱们这是赔本赚吆喝,不收佣金的。”张仲平说:“不收佣金?不可能吧?”徐艺说:“真的。”张仲平说:“两边的佣金都不收吗?”徐艺说:“张总又不是外人,我说假话干吗?拍卖委托合同规定好了,买方、卖方均无需支付拍卖公司任何佣金,只由省国土局支付拍卖公司十万元的包干费。包干费包括公告费、资料宣传费、招商费、场租费等等。张总你帮我算算,看我有钱赚没有。”张仲平说:“你干吗这么干?”徐艺说:“就这样还费了好大的神呢。张总你知道,又不是只有咱一家拍卖公司。”

WWw.xiAosHuo
青瓷无弹窗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同类新书推荐:乡村艳色玩美人生重生之名流巨星乡村风月索马里大领主捡宝王金牌主持超级传奇商店引狼入室我可能是个假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