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都市言情小说 > 青瓷最新章节

第29章

青瓷 | 作者:浮石 | 更新时间:2017-01-11 03:52:15
同类小说推荐:超品相师神藏官道天骄都市虫皇武器专家绝世高手在都市最强穿越者乡村艳色最强弃少大国重工
  张仲平说:“可是,这样会不会把市场给搞乱了?要是别的委托方也学着干,拍卖行不就惨了?”徐艺说:“张总你不会不知道吧,有好几家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在这样做了,他们采取让拍卖公司竞标的方式确定拍卖人,也就是说谁收的佣金低就选择谁,让拍卖公司自己杀价。瞧瞧,人家在拿咱拍卖公司的看家本领来对付咱们哩。”这事张仲平当然知道,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徐艺说:“新公司业务难做呀。司法拍卖业务当然是最好做的,买卖双方百分之五的佣金可以满收。售后服务方面,法院还可以出面帮助理顺关系。可是,拍卖资源不可再生,省里市里已经有了那么多的拍卖公司,都往那儿挤,大家还不明里暗里打架?”张仲平说:“市场经济,竞争是免不了的。”徐艺说:“那倒是。这次主要是想把事情做好。赚不赚钱,以后再说吧。我们另辟蹊径,就是不想跟大家在一只锅里抢饭吃。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有法院的业务,或者国土局的业务,不幸让我们两家碰上了,张总你说怎么办呢?”张仲平笑一笑,说:“徐总会不会讲客气?”徐艺说:“可能不会。”张仲平说:“我也不会,大家公平竞争吧,法院和国土局又不是哪一家开的,对不对?”挂了徐艺的电话,张仲平的目光很自然地落在了空空荡荡的博古架上。徐艺说得不错,拍卖资源是不可再生的资源,拍一单少一单的。有了线索一定得抓紧。你不抓紧别人会抓紧,只要有一点机会,就会见缝插针。香水河法人股的事倒是不用操心,健哥自会当成自己的事情去办。胜利大厦的事就很难说了。侯昌平那儿虽然已经下过不少工夫,但以前彼此没有合作过,两个人的关系不可能铁到像健哥那样的程度,还有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的颜若水,这家伙也不知道是真的那么忙还是怎么回事,约他吃餐饭都老约不上。对了,好久没有跟他联系了,给他打个电话吧。电话通了以后,颜若水说:“兄弟费心了,谢谢你的安排哟,兄弟。”张仲平倒有了点发愣,只好嘴里噢噢个不停。颜若水那边好像有了点察觉,赶紧说:“星期六去钓鱼的事,我们公司的小马已经跟我说了。”张仲平马上接口说:“是吗?刚才打电话就想亲自跟你说这事。”颜若水说:“我这里有车,地方我也知道,你就不用管我了,我跟小马直接去。中院侯法官那里是你接还是我们接?”张仲平赶紧说:“我接我接。”“谢谢你呀,颜总。”颜若水说:“应该谢你,我都不好意思了,再推,兄弟背后都要骂我摆臭架子了。”张仲平说:“岂敢岂敢。”张仲平这才知道,原来侯昌平已经替他安排了请颜若水钓鱼的事。这样看来,侯昌平还是不错的。张仲平觉得该给侯昌平去个电话,对他表示一下感谢。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却不是侯昌平。张仲平赶紧说请问侯法官在不在,对方说声不在,就挂了。跟侯昌平一个办公室的执行法官是个四十多岁的女同志,姓卜,新来的。张仲平本想再打一个电话,问一问侯昌平去了哪里,想一想又算了。四十多岁的女人是不怎么好打交道的,对人的态度说好就好,说坏就坏,好坏的转换没有一个准。这可能跟她们这个年龄的内分泌状况有关。张仲平想如果遇到她脾气不怎么样的时候就没趣了。今后他跟她肯定还要见面的,说不定还会有业务要做。她虽然不知道打电话的是谁,但张仲平多少会觉得有些别扭。他本来也是可以给侯昌平打手机的,但十有八九没有开,一试,果然关机。侯昌平老不开机可能是为了省电话费。

  有一次张仲平有点事找他,给他打手机,电脑提示说对不起用户因欠费已停机,张仲平跑到电信局帮他预存了一千块钱的话费,存完之后,张仲平对于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侯昌平有点犹豫。张仲平不是不想当无名英雄,主要是怕侯昌平知道自己的户头上平白无故地多出了一千块钱,又不知道是谁干的,会有心理负担,便在第二次见面时跟他提了一下,并当着他的面将那张预存话费单撕成了指甲般大小的碎纸片。侯昌平连一句谢谢的话都没有说,反而表情很严肃,他说:“你这个张总,下不为例哟。”侯昌平本来已经开始叫他仲平或小老弟了,“张总”一叫,好像又生分了。张仲平不敢露声色,也就笑笑,说:“好好好,下不为例。”张仲平想,还是晚上打电话到他家里去吧,记得别忘了这件事就行了,反正今天才星期三,还早。张仲平打通了曾真的电话,说:“怎么,还在睡呀?”曾真说:“是呀,美人是睡出来的嘛。”张仲平说:“小心美人没睡成睡成了一头小胖猪。”曾真说:“你才猪哩,死猪头。我讨厌死你了。”张仲平说:“好了好了,你不是吵着要游泳减肥吗?我们游泳去吧。”他们去了东方神韵大酒店。

  曾真兴致很高,早在家里就换好了游泳衣,把外衣在浴室的柜子里一存就可以下水。张仲平换泳衣也很方便,没想到肚子突然咕咕直响,就让曾真先下水,他得上洗手间。曾真说:“怎么啦,仲平?是不是在外面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张仲平来不及回答,急急地冲向了洗手间。几分钟以后,当他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发现游泳池里没几个人,曾真已经在游泳池里闹开了。跟她闹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两个人在浅水区互相撩水。张仲平拉完肚子很爽快,夸张地对曾真说:“你也太狠了,连少年儿童都不放过。”曾真说声你这个老坏蛋,便转过来向他攻击。张仲平也不客气。曾真向他撩水的次数很多,水花却很少,张仲平却一次是一次的,曾真很快就占了下风,她的尖叫声和哈哈大笑的声音交替使用,整个游泳池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那小男孩被晾在一边,呆呆地看着他俩闹。过了一会儿,到底忍不住,便加入了战斗。但他帮强不扶弱,和张仲平一起在另外一个方向向曾真发起进攻。曾真两面受敌,叫得更厉害了。她用一只手挡着小男孩撩过来的水花,慢慢地朝张仲平靠近。张仲平手早就软了,曾真一下子扑过来,紧紧地趴在了他背上,躲在他身后了。

  张仲平伸出一根手指头朝小男孩摇一摇,小男孩也就停了下来,不闹了。曾真说:“你这个小帅哥,太不像话了,居然帮别人一起欺负女生。”小男孩胖嘟嘟的,脖子不是脖子,腰不是腰的,其实一点都不帅,但整个看起来圆滚滚的一堆,也还可爱。他一点也不怯场,指着张仲平对曾真说:“那他也是男生,他也欺负你。”曾真说:“我们是一家人嘛。”小男孩装模做样地点点头:“噢,我知道了,你们两个长得好像的。”曾真说:“小帅哥你有没有搞错?我们两个长得还像呀,我这么漂亮,他那么丑,你什么眼神嘛?”小男孩说:“我说你们两个像当然有道理。因为你们两个都长了疙瘩。不过呢,他的长在背上,你的长在脸上。”曾真假装气得哇的一声哭起来,从张仲平身上滑下来,又撩水花去打小男孩。张仲平笑了笑,心想这小子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油腔滑调,要不了几年就会成为高手。张仲平让曾真去跟小男孩闹,自己以蛙泳动作朝游泳池的另一边游了过去。忘了做活动,只几个来回,就有点累了。这时曾真也早就游过来陪他了。张仲平仍然不放过她:“怎么样,小弟弟不好玩吧?”曾真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正经?”张仲平说:“没有呀,说你魅力四射哩,通吃。”曾真说:“再说再说,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张仲平就不说了,并不是他一下子找不到词了,而是抬头的时候,在游泳池的入口处看到了一个人。这个人的出现让他一下子愣住了。江小璐。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来这儿?她身披着白浴巾,脚下的拖鞋也是酒店专用的。游泳池里人不多,江小璐显然也看到了吊在张仲平脖子上的曾真。因为张仲平看到她仿佛迟疑了一下。不过,她并没有转身离去,仍然一步一款地朝前走,一直走到游泳池边缘的小台阶上,随手将浴巾往躺椅上一扔,慢慢地脱掉拖鞋,又慢慢地坐在了露出水面的台阶上。她将两只赤脚伸到游泳池里,一下一下地打着水花。她的眼睛什么也不看,就那么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丫子,还有被脚丫子打击出来的水花。那个小男孩试探性地围着她转,她却不理他。曾真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曾真说:“喂喂喂,老张同志,反应太过激了吧,是不是老相好呀?”张仲平噢的一声醒悟过来:“说说说什么啦?”曾真说:“瞧你,舌头都打卷卷卷儿了。”张仲平说:“没有吧?”曾真说:“那边那位,你老人家认识?”张仲平说:“哪一位呀?”曾真说:“你装什么蒜?”张仲平被曾真紧紧地盯着,当然不能说认识,也不好说不认识,就说:“那一位呀,好像是见过噢,是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见过的吧,你想起来是在哪里没有?”曾真说:“我想不起来,我哪里有你这样的心思,对不知道哪里见过的女人也这样念念不忘。”张仲平说:“不会吧,你这就吃醋了?”曾真说:“我吃什么醋?也犯得着我吃醋吗?做作得要死。你没有看见她刚才坐下来的那副样子?人家不是一屁股坐下来的,是先将一边屁股往台阶上那么一放,然后把那小蛮腰那么一扭,哟,摆POSE哩。张仲平老男人,人家是做给你看的哩,你还不快追?”张仲平做了一个坏笑,说:“你要我追呀?”曾真说:“你心里不是早就痒痒了吗?你去追你去追呀。”张仲平说:“好,得令,我追我追我就追。”就展开双臂,做了一个鹰击长空鱼翔浅底的动作,假装真的要往前冲。曾真说:“哪里逃?”就一下子朝他扑过来了。两个人在水里搅成一团。曾真一边夸张地大声尖叫,一边双手钩着张仲平的脖子,两条腿死死地缠着他的腰。这个动作是她常做的。张仲平一开门进来,她就会这样纠缠他。曾真说:“弄一弄嘛。”张仲平说:“大胆!这是哪儿呀?公共场所,少儿不宜哩。”曾真说:“什么少儿不宜,你是不想让那边那个女的看到吧?”张仲平说:“女的?哪里有女的?”边说边故意四下里张望。台阶上空荡荡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江小璐已经无影无踪了。曾真说:“有问题,真的有问题。”张仲平说:“什么问题?”曾真说:“她为什么又不下水了?哪儿去了?”张仲平说:“好了好了,别管别人了,我们比赛吧。”曾真说:“行呀。从这边到那边,三个来回,看谁快。”张仲平说:“一个来回吧。”曾真说:“是不是人家走了,你连游泳的兴趣都没有了?”张仲平说:“哪里哪里,啰,小帅哥还在嘛。”比赛进行到一半就停了下来,是曾真先停下来的。她游泳的姿势很好看,像一条美人鱼,游得也比张仲平快。她超过张仲平之后就双脚着地站住了,等张仲平呼哧呼哧地游过来,一把就攥住了他。曾真说:“我想起来了。刚才那个女的,在拍卖会上买过画。”张仲平说:“哦对。我说了是我们一起在哪儿碰见过的嘛。”曾真说:“你真的不认识她?”张仲平一把将曾真抱在怀里,很用劲地抱,让她差不多都要咳嗽了。他衔弄着她的耳垂,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除了你,我谁都不认识。”张仲平没有想到接下来会碰到鲁冰,而且就在东方神韵大酒店游泳池旁边的健身房里。游完泳,张仲平三下五除二就冲完了澡换好了衣服,他在更衣室门口等曾真出来。张仲平等曾真总是很有耐心的,浴室里再也没有别人,曾真一边洗澡一边哼唱刘若英的歌,歌声断断续续地飘出来,很好听。但一个大男人老那样站在女更衣室门口,多少显得有点儿傻。

  前边十几步远的地方,就是一个被玻璃隔断的健身房,灯火通明的。张仲平踱着方步过去,于是就在那儿看到了鲁冰。鲁冰个子很高大很威猛,曾经在省水球队打过球,这会儿正仰躺在器械上练杠铃。其实张仲平是先看到江小璐的。她仍然穿着游泳衣,只是那条浴巾已经没有披在身上了,那会儿正一条胳膊斜倚着跑步机,帮旁边不远的鲁冰十九二十地数数。江小璐眼一瞟也看到了张仲平,淡定地看,似乎还抽空朝他笑了一下,若有若无地冲着他点了一下头。张仲平认出了鲁冰,而鲁冰正在那里心无旁骛地使劲,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从他的角度是不太可能看到张仲平的。张仲平当然不会上前打招呼,他还没有那么傻。张仲平紧走几步回到更衣室门口,和着曾真唱了几句。又过了一会儿,曾真披着半干的头发出来了。曾真不时地抬头望他。张仲平说:“看什么?为你站岗放哨哩。”曾真摇摇头说:“今天我们家老男人整个一个不对劲儿,怪怪的。怎么啦,没有掉什么东西吧?”张仲平说:“掉什么东西?”曾真说:“小魂儿呀。”张仲平说:“胡说八道,你才是我的魂儿哩。”

www。xiaoshuo
青瓷无弹窗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同类新书推荐:乡村艳色玩美人生乡村风月神级小卖部极限透支肖申克的救赎他与月光为邻宗师宝典如何阅读一本书长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