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青瓷

第30章

青瓷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7-01-11 03:52:1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混沌剑神一念永恒武炼巅峰大道争锋俗人回档校花的贴身高手龙王传说武道宗师万界天尊
  张仲平接到侯昌平电话的时候,都快中午十二点了。曾真已经将煲好的天麻炖乳鸽从罐子里盛出来摆放在了小饭桌上,屋子里飘荡着令人口舌生津的香味。她在床上一丝不挂,在家里窜来窜去也是赤身裸体的。张仲平为此挺紧张的,有时还不得不跟着她到处检查窗户窗帘是否关严。曾真看他紧张兮兮的样子,忍不住直乐,动不动还故意扯着窗帘的一角一掀一掀地逗他。张仲平说:“你这个家伙,小心着凉哩。”曾真说:“主要是怕春光外泄吧,小气鬼。”张仲平说:“谁叫你身材这么好?是不是有你这种魔鬼身材的人都有暴露癖,生怕别人看不到?”曾真说:“还不是跟你学的。”张仲平喜欢裸睡,开始曾真还笑他。张仲平说:“没有办法呀,谁叫你老公是农民哩。”曾真说:“你是农民,那我是什么?农妇呀?我可不愿意当农妇,再说了,裸睡跟农民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张仲平说:“不懂了吧。一般来说,农民有两个爱好,一是深挖洞广积粮,有事没事就喜欢弄他自己的那一亩二分地;另外一个就是喜欢光着身子睡觉,因为心疼衣服,担心衣服被磨破了。”曾真说:“你瞎扯吧。还是诗人呢,其实你可以换一个浪漫的说法,说咱们这是赤诚相见。”跟曾真在一起,张仲平感到自己肉体的欲望变成了每天的功课,而且是一门让他乐此不疲的功课。他真的愿意每天做这样的功课,而不愿意到外面低三下四地求人。侯昌平说:“忙什么张总?”张仲平说:“没有忙什么,侯哥有什么吩咐?”侯昌平说:“你要是没事,中午我请你喝酒吧。”张仲平连忙说:“你还在院里呀,我来接你吧。”张仲平赶紧穿衣起来,侯昌平的电话让他有点心里发虚。一个是打电话的时间,都中午十二点了,早过了约请吃饭的最佳时间。另一个就是侯昌平说话办事的风格,有事没事绝对不会为了喝几盅小酒而正话反说。侯昌平是用办公室座机给他打的电话,说完很快就把电话给挂了,张仲平估计侯昌平有话想当面跟他说。正是侯昌平郑重其事的态度让张仲平感觉到可能出了什么状况。上个星期六的钓鱼活动进行得不错。侯昌平,颜若水,还有他们公司的小马,再是张仲平,四个人一共钓了三百多斤鱼,加上在钓鱼中心吃的那顿中餐,也就花了两千多块钱。张仲平就要了两条鱼,一条先送到曾真那里,另外一条拿回了家,其他的就让他们三个人分了。侯昌平得了大头,估计他们家就是餐餐吃鱼也够吃上十天半个月的了。

  那个渔场是颜若水挑的,离城区很远,青山绿水的,大家兴致都还不错。张仲平对那次活动的感觉比较好,心里暗自评估了一下,觉得事情大概有了七成希望。因为在饭桌上,颜若水其实已经主动表了态。他对小马说,建国路胜利大厦的事,就交给你了,你可要配合法院,配合侯法官把工作做好,不要出什么差错哟。马亮说:“颜总放心,侯哥对我们公司很关照的,我一定会配合侯哥把工作做好。”侯昌平当时没有接茬,他抿了一口张仲平带来的擎天柱酒,嘴里吱地韵了一下味,说:“不错。”颜若水也接口说:“是呀是呀,这酒不错,张总也不错,我们是老朋友了。”这就叫心照不宣了。到目前为止话也只能说到这个分上。张仲平曾经跟侯昌平讨论过,按照司法技术室下达的文件,如果被执行人不出席,那就等于说可以由申请执行人——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一家说了算,只要市中院司法技术室不从中作梗就行了。司法技术室彭主任那儿,张仲平早就开始做工作了。彭主任的小孩今年考大学,一次一起吃饭时谈起这事,张仲平已经向他打了包票,说一定把高考政策用活用透,把他小孩录到一个好学校的好专业,张仲平怕彭主任以为是他在吹牛皮,主动把另外一个大学同学端了出来。

  那个大学同学姓朱,是教育厅考试院的一个处长。小孩子上大学可是大事,彭主任对于张仲平的主动请缨,还是很高兴的。再说,司法技术室与执行局还在扯皮,彭主任犯不着为了公家的事跟执行局闹得那么僵,只要政策允许,能做个顺水人情又何乐而不为?张仲平接到侯昌平的电话感觉不好,便假设事情真的起了变故,这样等于事先将可能要来的打击在心里面预演了一下。既然已经设想了最坏的结果,两个人见面的时候,至少可以表现得从容一点。可是,如果真的出了问题,那会出在哪儿呢?张仲平有点担心鲁冰。侯昌平曾经说过,钓鱼要将鲁冰一起叫上的。当然他并没有把话说死,只说要看鲁局有没有时间。这里面就有侯昌平不能替领导做主,还需要他去争取的意思。但侯昌平既然把心里的打算说出了口,就意味着这件事已经在他心里掂量过,争取鲁冰参加还是很有希望的。问题是那天鲁冰并没有参加。鲁冰喜欢钓鱼张仲平是知道的,他以前就请他钓过鱼。他那一套进口行头就相当不错,也不知道是谁孝敬的。鲁冰为什么没有来呢?这有两种可能性,一是真没有时间,一是不买侯昌平的账。当时侯昌平没有提这件事,张仲平也就不好主动问。

  张仲平的预感不好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上个星期与曾真一起在东方神韵大酒店游泳的时候,碰到了江小璐。江小璐在游泳池里闪了一下就不见了。她是跟鲁冰一起来的,而且显然在东方神韵大酒店开了房。江小璐要跟谁上床睡觉,张仲平是不能管的,想管也管不了。既然连婚姻这种排他性的契约都越来越被人明里暗里违背,他跟她的那种关系,又有多大的约束力呢?女人是一种资源,越年轻越美丽,这种资源也就越具有稀缺性,想要独享或分享这种资源的男人也就越多。但一个女人要奉献自己,还要自己去酒店主动开房,却决不是一件小事。对于江小璐来说,几乎没有可能性。东方神韵酒店是五星级酒店,打了折的价格每晚要四五百块钱。江小璐就是想主动开房,也没有这种经济能力,更没有这种必要,因为她自己就有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那个小区还不错,她的房间里也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鲁冰呢?鲁冰更没有必要去开房了。市中院执行局属于正科级,高配半级,也不过是副处,一个月的工资一千多块钱,不吃不喝也开不了几次房,所以鲁冰也不会在那里开房,开了房只会是别人买单。何况以自己的名义去登记开房,会留下电脑纪录,鲁冰是搞法律的,不可能这么弱智。

  那么,替他们两个开房或者买单的,一定另有其人。这个人是谁呢?张仲平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徐艺。江小璐认识徐艺。徐艺认识鲁冰,而且关系显然还不错,当初徐艺要从公司出来自立门户,鲁冰还替他做过说客。如果建国路胜利大厦拍卖委托的事出了变化,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最大的可能就是徐艺,是他插了一杠子。曾真把碗筷准备好了,见张仲平在那儿发愣,就说:“怎么啦?老公,你好严肃的。”张仲平说:“没什么,可能得出去一趟,公司的事。”曾真说:“这汤你不喝了吗?”张仲平说:“喝小半碗吧。你这汤是怎么煲的?真的好喝,阿二靓汤。”曾真说:“什么阿二靓汤,难听死了,不准说。”张仲平跟曾真说过,旧社会香港、广东那边称小老婆为阿二,学习煲汤是她们的功课。正应了现在那句话,要想留住男人的心,先要养好他的胃。张仲平瞅了曾真一眼,觉得她嘟着嘴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就伸手在她脸上轻轻地捏了一把,说:“好,再也不说了。”曾真说:“仲平我很疼你的。”张仲平说:“我也疼你。”曾真说:“我真的好疼你的,我不想看着你这么辛苦。”张仲平说:“没有办法,辛苦命嘛。”曾真说:“我真的好疼你好疼你的。”张仲平说:“嗨嗨嗨,又不是送郎上前线,搞得这么悲壮干什么?”他抱着她吻她,两只手一只在她的腰上,一只在她的屁股上,都非常用劲地把她往自己这边箍了一下。不出张仲平所料,果然是胜利大厦拍卖委托的事出了问题。而且,问题果然出在鲁冰身上。张仲平在市中院前边二十来米的三岔路口接了侯昌平,把他拉到了廊桥驿站。张仲平来过几次了,觉得这里闹中取静,一边吃便饭一边谈点事,还真的不错。侯昌平刚一坐下来就骂人:“他妈的鲁冰,什么玩意儿。”张仲平说:“侯哥先喝茶,消消气儿。”侯昌平说:“那件案子鲁冰想放到南区法院去执行,他妈的。”鲁冰是从南区法院调上来的,在那里干了十多年,干过执行庭长,干过院长,根基很深。张仲平心想难怪,徐艺没有离开公司时南区法院的业务就是他负责的。他那个时候就已经跟鲁冰很熟了,早就利用3D公司提供的便宜,建立了自己的私人关系。侯昌平说:“他鲁冰算个鸡巴毛,我到市中院执行局的时候,他刚从省体校下来,不知道走了什么关系,加上他个子大,才进了南区法院,也不过是个书记员。这几年走狗屎运,就以为自己是个角色了。”张仲平在各个法院执行局都认识不少人,最怕他们同事之间背地里找他发牢骚、骂娘。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有可能掌握着拍卖业务,张仲平犯不着亲谁疏谁,跟每个人都保持着一种纯粹的业务关系是最好的,张仲平暗地里把它称之为等距离外交。因为他要在里面讨生活的圈子,是一个是非圈子,深入其中就难免牵扯出许多的利害,关系也就复杂了起来。走得近了,就成了帮派;走得远了,又生嫌隙。一个好汉三个帮,没有人帮怎么行呢?这已经不是单打独斗跑单帮的时代了,你再聪明,再有能力,就是一条龙也会让你变成一条虫。反过来讲,人帮人却能够使人成为龙。但真正去做,却又难免不出纠纷。要是人不投缘,或者看错了人,拉帮结伙就无异于蝼蚁之聚,忙忙碌碌,来来往往,耗时费力,到头来也还是一场空。别的不说,如果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和地点,跟一个错误的人,哪怕只讲了一句错误的话,说不定就把另外一个什么人给得罪了。你得罪了人还不知道,人家又不会当着你的面来解释,来找你求证,只会默默地记在心里。可是,在有机会拿到业务的时候,你就等着瞧吧。你只会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拿走。你以为满有把握的事情,永远差那么一点点火候。

  这里搞好了,那里又会出问题,你像上了跷跷板一样,被支使得上蹿下跳的,累死累活大半天,却仍然不知道玩你的是谁。张仲平也永远不想倾听法官们的个人秘密。这是他们自己的事。他们可能因为心血来潮或者因为喝了一点酒而忍不住向你一吐为快。这是完全可能的,谁都不是圣人,谁都有感情脆弱需要宣泄的时候。可是,等到他们清醒过来以后,又说不定会因为自己嘴巴不牢而后悔和迁怒于人。因为人一旦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别人,就等于暴露了自己的短处。他可能会这样看问题,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他的私人恩怨、隐情,那么值得防备的也就包括你了。因为你在法院认识的人也太多了,谁知道你会不会把他的那些鸡零狗碎的事情给抖出来?张仲平怕侯昌平骂鲁冰的娘,就是怕陷入人际关系的是非圈子。还好,菜很快就上来了,是女老板亲自带了个服务小姐上的。张仲平上次跟葛云来过一次以后,跟她算是认识了,后来又来了很多次。他有她的名片,每次来就怕没有包厢,所以总要先打个电话给她。她也是个很懂味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坐下来陪你聊几句,什么时候你是有事要谈,她在这儿不方便,因此决不会多待半分钟。女老板抿嘴一笑,走了。

  张仲平跟侯昌平又是斟酒又是劝菜的,很殷勤。侯昌平肯定是在鲁冰那里受了什么委屈,将手一挥一挥的:“我反正是就要退休的人了,我怕他个屁。”张仲平当然知道侯昌平不用怕鲁冰,但在这件事上他一开始找的就是侯昌平,在鲁冰那里几乎就没有做什么工作,他们两个人要真的为这件事闹起情绪来,受影响的就是3D公司。张仲平决定先让侯昌平发发牢骚,让他先图个嘴巴痛快。只有等他平静了,大家才好有个商量。不能陪着侯昌平激动,否则,无异于火上浇油。过了一会儿,张仲平尽可能心平气和地问侯昌平:“如果鲁冰真的委托南区法院去执行会怎么样呢?”侯昌平说:“事情明摆着,他鲁冰这是吃里扒外。委托南区法院执行,执行费就归南区法院收,咱们院里就收不到。可是鲁冰那小子会拍人马屁,他跟刘培炎的关系好,刘院长被他哄得团团转的。案子放下去了,委托拍卖的事也就不归咱们院里管了。早几天我跟司法技术室的彭主任碰到了,无意中扯到你,他对你的印象还不错。如果放到咱们院里做,我努努力,讲句不吹牛皮的话,委托书下给你张总,是分分钟钟的事。

WWw.xiAosHuo
青瓷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超级军工霸主超级兵王在都市战神小农民修罗天尊都市超能神豪绿茵边锋志妖记国民老公宠妻1001式医流狂兵绝美总裁的贴身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