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青瓷

第31章

青瓷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7-01-11 05:20:19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一念永恒混沌剑神修罗武神龙王传说武炼巅峰校花的贴身高手万界天尊大道争锋绝品邪少
  他鲁冰要往南区法院放,不明摆着要撇开我?那样,委托拍卖的事就会由南区法院说了算,南区法院说了算,还不是由他鲁冰说了算?像话吗?我的案子哩,我还没有退休呢。他鲁冰这样做也他妈的欺人太甚了,搞什么名堂?”张仲平一边听,一边点头,这是再明白不过的道理。他光顾了做侯昌平的工作,怎么就没有想到也该到鲁冰那里去疏通呢?鲁冰是局长,他如果跟侯昌平意见一致,事情差不多就OK了,如果两个人意见不统一,鲁冰腾挪伸缩的余地就比侯昌平大。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太不应该了,但张仲平这会儿没有工夫自责,他本来是与侯昌平面对面坐着,这时将椅子往旁边一移,一步一步地靠近了侯昌平。临阵调马换将乃兵家大忌,弃侯昌平投鲁冰只会把事情搞得复杂化,甚至可能会一塌糊涂,事到如今,他只能与侯昌平并肩做战了。张仲平想了想,还是伸出手搂住了侯昌平的脖子,说:“侯哥,你这样子替小老弟操心,我很感激,也有点过意不去,要不是为了小老弟的事,你会这样跟鲁冰一般见识吗?早随他去了。”侯昌平说:“我看你小老弟不错。什么你的事我的事?这话再不要说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张仲平说:“侯哥这话我喜欢听,谁叫咱们是兄弟呢?咱们这会儿发牢骚骂娘没用。得赶紧想办法,可不能让这件事给黄了。”侯昌平说:“我约你出来,就是这个意思。”张仲平说:“这种情况叫委托执行,你们执行局以前这样干过没有?”侯昌平说:“一般都是哪里审哪里执行。咱们院从区里调案子上来执行倒是不少,像这种反向操作的情况,不多。”张仲平说:“那这一次呢?鲁冰找了个什么理由?”侯昌平说:“表面上的理由还是有的,说胜利大厦在南区的地盘上。可是,又不涉及管辖权异议的问题,哪个规定了非放到南区法院去执行不可?”张仲平说:“那好。既然鲁冰有了这个意思,咱们就预测一下可能出现的结果。如果你把案子硬是扣着,会怎么样呢?那就会僵在那儿。凭你侯哥的性格,凭鲁冰手上的权力,一定会弄得矛盾公开化。其实鲁冰还有一个不能拿到桌面上来的理由,他把案子往下面区里放,可以绕开市中院司法技术室。而这一点对于你们局里的同事来说,是会获得支持。我知道一点情况,你们局里的那些同事,好像都不怎么买司法技术室的账。既然鲁冰跟刘院长关系不错,我想他可能也先打过了招呼,刘肯定是默认了,最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这种情况下,咱们跟鲁冰针尖对麦芒闹起来,只怕会吃亏。因为他把案子往区里调还有点理由,你压着案子不放就会显得意气用事。退一步来讲,咱们即使不至于落败,这件事也会弄得目标很大。到时候,市中院司法技术室插手是肯定的。事情不闹开,彭主任那儿还好办,事情一闹开,委托哪家拍卖公司来做,会变得众目睽睽。在这一回合,鲁冰要是处于劣势,对我们更不利,他会认为是咱们坏了他的好事。他要是搅事,还用得着他亲自出马吗?他一个局长当着,总会有几个鞍前马后的人。咱们就有点孤军奋战了,到时候,侯哥再怎么想帮小老弟的忙,可能也不好直接出面,你说我的分析有没有道理?”侯昌平说:“张总的意思,那就由着他鲁冰了?”张仲平笑了笑,手上稍稍使劲,在侯昌平肩膀上压了压,又象征性地朝他靠拢了一点,说:“那么就看另外一种情况,如果放到南区法院去做,会怎么样呢?如果我猜得不错,鲁冰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因为他心目中早就有了别的拍卖公司,他走的是‘曲线救国’的路。”侯昌平看着张仲平,想说话又没有说话。

  他抿了一口酒,将酒盅往桌子上一撂,没有喝完的酒就往外面溅了出来。张仲平抽出几张餐巾纸,把桌子上的酒吸干净了。他想,看来侯头也算性情中人,难得呀。但要把事情做成,总要沉得住气才行。张仲平的手再也没有往侯昌平的脖子上去了。他本人又没有喝酒,两个男人老是靠得那么近,勾肩搭背的,毕竟有点不自然。这个时候要的是不失风度。能够让侯昌平感觉到张仲平把他当大哥,领了他侯昌平的那份情也就可以了。张仲平说:“我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侯哥你看这么安排行不行?”不等侯昌平回答,张仲平又说:“侯哥你先拖一拖,案子无论如何先不能交,就是要让鲁冰感觉到你有情绪。哦,咱们就是那么好欺负的,可以像一个软柿子一样地随便捏?”侯昌平说:“对,我估计鲁冰也不至于明火执仗地来抢,总得要征求我的意见,我要横起来,让他也搞不成,他又能把我怎么样?只是不想跟他翻脸罢了。好了,张总,你继续说,然后呢?”张仲平说:“利用这个时间差,我去找鲁冰挑中的那家公司去说一说。既然是做生意,那就好办,各自后退一步,两家公司一起做这笔业务算了。”侯昌平说:“你知道鲁冰跟哪家拍卖公司关系好?”张仲平说:“也是猜吧,我估计八九不离十。”侯昌平说:“找到了那家公司,还要说服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张仲平说:“是呀,他既然有鲁冰替他撑腰,可能会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但是,生意是谈成的,你刚才说得好,事情搞僵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商场上的事,没有必要把弦绷得那么紧。咱们这是给他留余地哩。当然同时也是给自己争取机会。你说呢,侯哥?”侯昌平说:“张总好气量呀。”张仲平说:“侯哥你过奖了。如果能够稳赚一百块钱,谁不赚?可是,谁又敢说这一百块钱就已经赚定了?与其去冒一分钱都赚不到的风险,不如稳稳当当地赚五十块算了。不战而胜为上,看起来好像是让利了,其实是双赢。”张仲平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为侯昌平斟了一杯酒,望着侯昌平说:“不过侯哥咱们可把话说死了,这件事我可自始至终只认你侯哥一个人。你可不能中途撂担子,撇下我不管。”张仲平当然不敢有半点马虎,让侯昌平产生误会,以为他会背着他去攻鲁冰的关。

  张仲平看似画蛇添足地又加了一句:“我张仲平原来跟侯哥说过的话,仍然一成不变。”侯昌平望着张仲平,一仰脖子把杯里的酒一口干了,他拍拍张仲平的肩膀说:“咱哥儿俩要是早几年认识就好了,那阵子,机会多了。哪有这些七弯八拐的事儿。”张仲平也就笑笑,说:“是呀是呀。”边说边给侯昌平又斟了一杯酒。侯昌平酒喝高了,这样去上班是不行的,好在执行局不实行坐班制,说一声办案去了,也没有人管你是真办案去了还是在干自己的什么事,除非院里有统一安排。张仲平买了单说:“侯哥不用去院里了吧?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张仲平本来想让侯昌平去鹏程大酒店洗桑拿的,但往深里一想,又算了。安不安排洗桑拿,张仲平从来不主动提议,完全由朋友自己掌握分寸。什么分寸?一是业务量的大小,二是关系的深浅。双赌单嫖。五星级宾馆开设有桑拿房不是秘密。大街上还开桑拿房呢。但桑拿跟桑拿是不一样的。去五星级宾馆洗过桑拿的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对于公务员来说,当然是一件相当私密性的活动,不像打一场高尔夫球或保龄球。

  张仲平所以冒出来请侯昌平洗桑拿的想法,自然是觉得这笔业务即使是跟别的公司一起做,大家分而食之,也算可以了。而且廊桥驿站这顿饭吃下来,侯昌平对他掏心掏肺的,两个人的关系好像又进了一层。侯昌平骂鲁冰、编排他就是一个标志。张仲平所以很快又打消了自己的想法,也有两个原因,一是侯昌平没有主动提。既然没有那种意思表达,按照张仲平一贯的原则,那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是拍卖委托的事已经提到议事日程,目前正处于关键时刻,能争取到一个什么结果还很难说,在这种敏感时期最要防范的就是节外生枝,万一碰到扫黄打非之类的统一行动,害了侯昌平不说,3D公司的声誉也会跟着玩完儿。张仲平还是把侯昌平送到碧海蓝天来了,为他订了一间贵宾房,要他自己活动,说好五点半以前再来接他。侯昌平说:“你别管我了,搞完了我自己回去。”张仲平说:“那怎么行?万一我来晚了,侯哥你尽管自由活动,多做几个项目,但一定要等我回来,我还有事跟你商量呢。”张仲平接下来给徐艺打了个电话,张仲平一开口就说:“徐总你不错嘛。”说完这句话之后,张仲平停顿了下来,而且让那种停顿有意超过两句话之间应该有的时间间隔,好像在等待徐艺的反应。徐艺的反应也够快的:“张总呀,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哩。”张仲平说:“那就巧了,那你看什么时候能够接见我一次呀。”徐艺说:“张总你安排吧,我随时听你的指示。”张仲平说:“还是你定吧。”徐艺说:“请问张总你在哪里?”张仲平不想随便捏个什么地方糊弄他,就说在车上。徐艺说:“张总能不能请你来咱们公司?要不,我去咱们公司也行呀。”徐艺的说法挺别扭,张仲平明白他是把时代阳光拍卖公司和3D拍卖公司都当成是他的公司了。他笑一笑,说:“要是徐总方便的话,就请徐总来3D公司一趟,可以吗?”张仲平本来是想上徐艺公司的,但临时改变了主意。他既然猜测是徐艺在中间插了一杠子,这样找上门去,多少有点打上门去兴师问罪的意思,没有必要把关系搞僵。所谓投鼠忌器,如果没有鲁冰,他徐艺又算得了什么呢?张仲平太清楚不过了,拍卖企业之间的竞争,其实是后面关系的竞争。他犯不着为了徐艺,或者说为了一笔业务去得罪鲁冰。

  徐艺跟鲁冰的关系是建立起来的,而且是3D公司最先提供了徐艺与鲁冰建立关系的条件与方便。其实这种关系完全可以由他张仲平去建立,以前是这样,现在仍然是这样,就看你怎样计算投入和产出之间的账。当然,除了建立关系,还有一个维护关系的问题,这就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你把什么事都揽到自己身上,那等于想把天下所有的麻雀都捉尽,结果不仅捉不尽,可能还会把人给累死,但是,一些关系你不去建立,你不去维护,别人就会乘虚而入,你可能就得被迫放弃一些地盘。什么是无奈?知道该怎么做却不能那样去做就是无奈。你没有办法支配别人控制事态的进行,你就得想办法说服自己去适应。徐艺为什么口口声声说咱们公司咱们公司的?大概是说尽管已经出去自立门户了,心里还惦记着哩。至于他惦记着公司的什么,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但不管怎么样,张仲平觉得都没有必要逞口舌之快,因为这样一来反倒显得小家子气了,好像不再把他徐艺当自己人似的。徐艺称张仲平为您的语气早就改了,称3D公司为咱们公司的说法还没有变。他既然还争着当自己人,问题就好解决。

  说来说去,不就一个钱字吗?能够和平谈判达成协议,成本无疑是最低的。当然也要看各自的想法和期望值。在这一点上,张仲平无所谓底线不底线,见机行事而已。一个成熟的商人就是一个善于变通的人,要能够根据瞬息的变化改变自己的思路和策略。不过,如果能做到让徐艺主动开口,就最好了。张仲平想在见徐艺之前跟江小璐通个电话。种种迹象表明,江小璐已经搅到这件事情里来了。能够通过江小璐掌握一点对方的情况也是好的。自从发生买安全套的事情之后,张仲平就再没有到她那里去过。江小璐开始还隔三差五地来过几次电话,欲言又止的样子,都被他找理由岔开了。那时,他心里还有点没有拐过弯来。张仲平现在有点醒悟过来了,江小璐那几次找他,可能不光是为了重修旧好,是准备谈这件事也说不定。张仲平先往江小璐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通了,嘟嘟嘟地响了十来声,没有人接。只好打她的手机。也通了,响了十来声,也没有人接,直到她的手机自动断掉。张仲平在快到公司的那个十字路口按了一下重拨键,这次电话却是占线。等红灯换成绿灯,过了十字路口,再拨,又通了,却仍然无人接听。张仲平心里明白了,原来江小璐只是不想接他的电话。

  想证实江小璐是不是真的不想接他的电话很简单,他只要在路边停下来,找一部公用电话打过去就行了。可是,如果江小璐确实不想接他的电话,电话通了又怎么样呢?徒生尴尬而已。出现这种情况是张仲平始料未及的。正是自己安排江小璐去徐艺的公司送侯昌平儿子的书法作品的。这是一件多么偶然的事情,可是在江小璐那边,却派生出了多少他不知道的情节。徐艺的公司美女如云,他是知道男人的爱好和心理弱点的,跟他差不多一起注册的新公司,有几家连槌都还没有敲过,而他的时代阳光公司已经在圈里小有名气了,靠的是什么?有的人爱财,有的人好色,所以,美女经济才有市场。张仲平莫明其妙地想起了与江小璐接吻的情形。通常情况之下,江小璐是被动接受的,羞涩的,往往浅尝辄止,但有时也非常执著大胆,她会把她小小的舌头直接伸到他的口腔里,与他的舌头紧紧地缠绕在一起。那时候她眼睛闭起来,有一股不管不顾的疯狂劲儿。张仲平不禁想,她与别人接吻做爱会是什么样子呢?是不是也跟他俩在一起时差不多?她为徐艺公司工作时知不知道,她其实是在跟将她无意中带入这个圈子的老情人抢生意?张仲平笑了笑,觉得这世界还真有点意思,绕来绕去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也就那么一点事儿。

www.XIAOshuotx
青瓷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僵尸崛起系统透视之眼都市最强灵皇都市最强灵皇绝品相师重生之地球修仙重生两千年后大富翁重生之商业大亨仙家小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