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番奇书屋 > 青瓷

第33章

青瓷 | 作者: | 更新时间:2017-01-11 05:20:2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圣墟修罗武神混沌剑神绝世战魂超品相师玄界之门万域之王一念永恒武道宗师武炼巅峰
  张仲平沉吟了一会儿,说:“我看这个合作协议就这么定,首先第一条,双方共同争取这笔拍卖业务,以结果论,如果出现两家中任一家单独承揽了这笔拍卖的情况,就属违约。”徐艺说:“行。这也就是一个君子约定,大家以两家的名义共同做工作,谁也不撇下谁。”张仲平说:“第二条,原则性地定一下,主拍单位从事拍卖活动全部环节的相关工作,协拍单位予以协助,一旦出了差错和问题,责任由主拍单位完全承担。”徐艺说:“是完全承担还是首先承担或承担主要责任?”张仲平说:“还是完全承担好。这一条款的主要意思就是为了杜绝出现差错,强调主拍单位的责任心。不出差错,什么完全承担责任、首先承担责任、承担主要责任其实都没有意义,但是,万一出了什么漏洞,再来进行责任量化,就会很棘手。”徐艺说:“行。”张仲平说:“第三条是利益分配问题。我的想法是主拍单位占全部佣金的百分之四十五,协拍单位占全部佣金的百分之五十五,费用从总佣金中先行扣除,税收各自承担。”徐艺说:“张总你说错了吧?应该是主拍单位占百分之五十五,协拍单位占百分之四十五。”张仲平说:“我没有说错。”徐艺说:“那不等于说主拍单位最后获得的佣金收入反而比协拍单位还要少?”张仲平说:“对。我的想法是这样,世界上没有名利双收的事,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你想一想,如果主拍单位的佣金比协拍单位的佣金高,或者哪怕是一样,那咱们两家还得去争,是不是?”徐艺说:“那倒是。”张仲平说:“所以,你可以选择做协拍单位呀,这样我只需要你挂个名,什么事都不需要你干,到时候就能拿走全部佣金的百分之五十五。”徐艺说:“问题是这样一来,岂不是贵公司的投入与产出、责任与利益不对等了?”张仲平说:“纠正你一个说法,不是敝公司,也可能是贵公司,由你先行选择,主动权在你。”徐艺说:“张总我还是有点不太明白。有什么学问没有?”张仲平一笑,说:“没有,刚才不是说了吗?谁都不能名利双收,把便宜都占尽了。而且,我觉得这一条款可以彻底摈弃我们合作过程中的扯皮情况。我这里替3D公司表个态,不管你徐艺选择做主拍单位还是协拍单位,我都会乐意接受。”徐艺说:“是吗?如果由你来先选择呢?”张仲平说:“问题是,这是一种假设,你不会真的把选择权让给我。所以,我也就不好回答你了。不过,徐总如果单是这一条定不下来,晚一点答复也没有关系。”徐艺说:“是呀,张总的想法有点深奥,我可能得琢磨一下。”张仲平笑一笑,说:“完全可以。”张仲平对徐艺很了解,他在3D公司担任部门经理时,主要是负责外联攻关,对通盘运作并不是很熟,所以,他可能知难而退,选择作协拍单位,这样的话,3D公司的损失也就五个百分点,算下来也就几万块钱的事。当然,从另外一方面来说,正因为徐艺对通盘运作并不熟,可能更加希望尽快熟悉起来,加上公司是新成立的,能够让3D公司成为它的协拍单位,可以满足某种程度的虚荣心。这样的话,3D公司就可以做甩手掌柜,集中精力做香水河法人股的拍卖,而佣金收入还可以比时代阳光高出十个百分点。此外,张仲平还想到了龚大鹏。丛林多次提醒他,这个人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万一惹出什么麻烦来,作为主拍单位,徐艺就必须先在前面主动担着。都说拍卖好做,好像只要弯腰就有钱捡。其实哪里有这样的好事。捡钱也还要起早床哩。中国外国因为拍卖公司运作失误惹官司,弄得声名狼籍甚至倾家荡产的情况多了。

  别人不知道,徐艺应该知道,因为网上、媒体上一有这样的报道,张仲平就要拿到工作例会上去说,提醒大家守法经营。为什么人们在劝说别人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千万不要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轮到自己就没有了那一份清醒,就有了盲点,天真地相信自己是上天的宠儿,运气就是好,天上不仅会掉馅饼,甚至还会掉金元宝呢?徐艺显然一时拿不定主意:“张总我可能得跟我的项目经理商量一下。”张仲平说:“可以呀,你需要用座机吗?”徐艺说:“不用,借用你的休息室打个电话吧。”张仲平说:“你请。”他起身亲自将门打开,将徐艺让了进去,然后又轻轻地替他把门带上了。徐艺要找的那个人是鲁冰还是江小璐?徐艺既然说是他的部门经理,大概就是江小璐吧。她从这笔业务中能够提成多少呢?徐艺在里面屋里小声地说话。显然,江小璐的电话他一拨就通了,可见她是看到了张仲平给她去的电话的,只是不愿意接听而已。为什么不接呢?她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这笔业务是从3D公司手里抢过去的?张仲平以前的女人,没有一个是跟他公司的业务有瓜葛的。

  他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地要让双方都知道游戏规则,所以,到大家都没有了新鲜感的时候,说分开也就分开了,彼此轻松愉快,甚至还能做朋友。因为让他们分开的不是别的,而是新鲜感的丧失。张仲平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也从来不说我爱你,只说我真的爱死你了。张仲平认为这是有区别的。一个爱字是神圣的、庄严的。一辈子只能用一次,如果在它前后加几个字,便像纯酿中加了水,稀释得没有了杀伤力。张仲平在男女关系上做得很潇洒,既没有感情的投入,也没有扯不清的经济上的麻烦。江小璐的情况有点不一样。男人女人之间一扯上钱,就说不清楚了。他和她还会见面吗?他们还会上床吗?或者从此陌路,甚至因为在一个圈子里混而互相提防?张仲平找不到答案。他喝了一口茶,撮了一颗尚未完全化开的茶粒含在嘴里,用上面的牙齿慢慢地把它在舌头上摊开。他发现那味道有点甜、有点苦,也有一点涩。徐艺出来了,他对张仲平说:“对不起张总,可能要到晚上才能给你答复。”张仲平说:“没有问题。看来徐总是准备选择做主拍单位了,因为协拍单位比主拍单位的佣金收入还高五个百分点哩,用不着这么犹豫,对不对?”徐艺笑笑,没说话。

  张仲平说:“合作协议拟好打印出来,将主、协单位空在那儿,等你决定了,再填上去签字盖章,可以吗?”徐艺说:“可以。”张仲平说:“顺便问一句,你的那位项目经理是不是一个女的,姓江?”徐艺说:“你怎么知道的?”张仲平嘿嘿一笑,说:“看来江湖传言是真的。”徐艺说:“什么江湖传言?”张仲平说:“说时代阳光经理部还有一个名字,叫阳光靓女组合。拥有十二大名媛,个个花容月貌长袖善舞,名声大过女子十二乐坊,也是身怀独门暗器,吹拉弹唱无所不精,一出手无不所向披靡。”徐艺哈哈一笑,说:“纯属诬陷。公司员工漂亮一点不违法吧?”张仲平说:“违什么法?美女养眼嘛。钱,吾所欲也,美人,吾所欲也,美人不是鱼,钱不是熊掌,两者若能兼得,不亦快哉?”徐艺说:“张总过奖了。”张仲平不再说什么,他五点多钟还要去碧海蓝天接侯昌平,便起身与徐艺握手告别,说:“咱们大家好自为之吧。”不管张仲平回得多晚,唐雯很少先上床睡觉,她总是一边看书一边等他。张仲平也知道分寸,不管是在外面应酬还是跟曾真厮混,时间一般不会超过十二点。张仲平从曾真那里回来之前一般都是冲过澡的,回到家里洗脸洗脚属于重复劳动,却也不能省。

  张仲平看过一本杂志,上面说女人的嗅觉比男人的灵敏得多,对男性身上类似香水的气味非常敏感,尤其是在排卵期,所以,张仲平在曾真那里洗澡从来就不用什么洗发香波和沐浴液。有一次张仲平直接上床被唐雯逮着了,说:“是不是在外面洗过了?”亏得张仲平反应快,说:“是是是,今天接待任务比较重,洗了三次脚。”唐雯说:“你最近脸色不太好,有点发青。”张仲平说:“是吗?可能太累了。”唐雯说:“悠着点嘛。”张仲平说:“你还说我,我看你也挺辛苦的。”唐雯说:“没有办法,快要考试了。”张仲平说:“是吧,复习得怎么样?”唐雯说:“还行吧,谁知道考试的时候会怎么样。”张仲平说:“你也要悠着点。”唐雯说:“跟我们竞争的都是一些刚出校门的小青年,有些还是硕士直接考博士,我要是悠着点,前面的辛苦等于白费了。”张仲平说:“不要太勉强自己,只要尽力就行了。”唐雯说:“有时候看书太累了,就希望你早点回来。有时候精神好一点儿,又想你就是再晚回来十几二十分钟也挺好的,这样我可以多看几页书。”张仲平已经成功地把唐雯对他的盘问转移开了,也就打个哈欠,说:“是不是呀?”两个人躺在床上,有时候各自看一会儿书,有时仍然扯淡。主要是唐雯向张仲平说她们学校的事。学校是给唐雯分了房子的,房改的时候买了下来,现在出租。唐雯说现在的学生可不得了,本来是租给女生的,有次去收房租,每张床上都躺着一个男生。有时还会在垃圾篓里发现用过了的安全套。张仲平说:“你还操这份心,现在大学生都允许结婚了,同居算什么?听说你们学校就有女生在男生寝室里睡觉的,也有男生在女生寝室睡觉,一到半夜,床铺还吱吱乱响。”唐雯又说一个同事得肝癌死了,发病前也看不出来,在医院里住了不到半个月,却不行了。张仲平笑她说话有逻辑错误,好像医院把人给治死了似的。唐雯说:“多可惜呀,才三十五六岁。”张仲平说:“三十六岁是个坎,不好过,黛安娜死的时候就是三十六岁。”唐雯说:“你倒是关心国际风云。”张仲平说:“人的生命是很脆弱的,所以要善待自己。”唐雯说:“其实考上博士又怎么样,我们院里的刘博士你都想不到住的是什么地方,防空洞!”张仲平就说:“困难是暂时的。”唐雯说:“谁知道,听说学校征地拆迁遇到了麻烦,拆迁办强行拆屋时误伤了一个老太太,不知道要拖多久。”张仲平说:“总是有希望的吧,我们的国家毕竟正在一天天地强大起来。”唐雯说:“你说话有点像党和国家领导人嘛,你自己什么时候强大起来呀。”唐雯一边说一边往张仲平的关键部位一探。张仲平本能地一躲,躲开了唐雯伸过来的一只手。想一想,觉得不妥,又赶紧抓住她的手,允许它放在自己的肚皮上。张仲平说:“希望在明天。明天早晨好不好?”唐雯说:“你躲什么躲,又不是第三只手。”张仲平说:“真的是第三只手我就不躲了。大不如小,小不如偷,偷得着不如偷不着。”唐雯说:“你胡说些什么。”张仲平说:“没有没有,我只是说我不是躲,其实我心里也想,又怕心有余而力不足。”唐雯一笑,说:“行了行了,只要不到外面乱搞慈善活动就可以了。”张仲平脑子里老是曾真的样子一晃一晃的,一下子没听懂,就说:“搞什么慈善活动,我又不想当政协委员。”唐雯说:“张仲平你是故意装糊涂吧,你老婆大人是怕你胡乱捐款哩。这里捐银子,那里捐金子的。”唐雯是利用了金子与精子的谐音。

  对她来说,这已经是很大胆的调侃了,所以一说完自己先就感到了一点不好意思,就把脑袋往张仲平的腋窝边蹭了蹭。唐雯都四十来岁了,还害羞。这点让张仲平很受用。他觉得正派的女人才会害羞,而老婆怎么着也还是要正派一点好。曾真却是另外一种风格,她会发嗲,会一遍一遍地叫他老公,会一味地要他爱她疼她宠她。作为男人,张仲平觉得曾真带给他的完全是另外一种令他内心痒痒的、酥酥的感觉。唐雯一般不问张仲平公司具体业务的事。以前也问过,那是公司的业务刚刚有起色不久。一次张仲平用银行的礼品袋直接往家里提了十万块钱。那钱是应一位朋友的要求准备的,本来约好了那天晚上要当面交给他,但张仲平临时害怕了,担心这样直接送钱,会出事,想等一等,看怎么样送才能艺术一点。唐雯刚开始以为是张仲平拿回家给她的,准备第二天存到银行的卡上去。张仲平说不用了,在床底下搁几天吧,有位朋友出差了,回来就得给人家。

w w w.x iaoshu otx
青瓷最新章节http://www.panqis.cn/qingc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钢铁皇朝极品富二代贴身兵王重生初中校园:超级女学生99亿新娘:撒旦老公请温柔继承者驾到:校草,闹够没!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凤逆天下:妖娆二小姐婚然心动:首席老公,抱紧我毒医兽妃:妖孽邪王,抱不够